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195 14,150
澳元 9,630 9,580
英镑 17,750 17,500
港币 1,815 1,805
日元 133 132
新币 10,325 10,300
欧元 15,675 15,600
人民币 2,005 1,995
新台币 461 458
马币 3,405 3,400
泰铢 471 468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tāi
9 画
连载小说 - 22 Mar 2018 HEN 167965
李锐著
银城故事08
银城故事08
没有任何文献曾经记录过这些海鸥,也没有任何文献记录过一个姑娘柔肠寸断的眼神。在她的眼睛里远处是看不见的家乡,身边是从天而降的恋人。如果不是父亲教会他使用炸弹和手枪,这个在河内长大的中国人绝不会改名换姓,肯定还会用他自己原来的名字,那个名字很好听,也很有意境,有点像是一句典雅的古诗欧阳朗云。
走出茶楼的时候,欧阳朗云和秀山次郎赫然看见了那两具刚刚被砍了头的尸体。秀山次郎心里油然涌起要拍照片的渴望和激动。他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场面。可惜,照相机不在手边。而且他现在还要护送自己的同伴回学校。他焦急地拉着欧阳朗云的胳膊向外走。围观的人群像一道墙壁,远远地围站在街道上。看到两个东洋人走出来,士兵们对人群大声呵斥起来。呵斥声中那道人墙蠕动了几下。一些争先恐后的人脸又替换着插进缝隙里来。刚刚行过刑,喷洒在街道上的血还是鲜红鲜红的。一个行刑的士兵正在用手里的腰刀把一颗人头摆正,可拨弄了几下那颗头反而越滚越远。士兵不耐烦地骂了起来:"龟儿子,掉了脑壳还耍啥子牛脾气?"

一面骂,一面又伸出手去提起辫子,把那颗不听话的人头拉到自己面前,重重地礅在街面上。这一次,他成功了,人头被他端正地摆在街道正中,好像是从铺满石头的路面上长出一颗人头来。士兵满意地笑笑,随手把满是血迹的腰刀在尸体的衣服上来回擦抹。欧阳朗云猛然停下来,秀山次郎在一旁紧紧拉了他一把。可欧阳朗云还是爆发起来,他浑身颤抖地指着那个士兵破口大骂,但他马上又停下来,他还是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他从士兵们惶惑的脸上看出自己喊出来的是日语。秀山次郎一边继续把同伴拉向外面,一边又勉强替他翻译:"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死人,你们要尊重死者。"

士兵们都知道这两位是育人学校里的洋先生,他们不知所措、无动于衷地讪笑起来:"脑壳砍都砍光了,啷个尊重法嘛?"

"洋先生,长官要我们砍他的脑壳,没有要我们尊啥子重。"

欧阳朗云又喊了起来,秀山次郎还是一面劝阻一面拉着同伴向外走。两人一直在讲日语,谁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银城的士兵们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两个东洋人,不明白他们到底为什么要为死人发这样大的火气,又为什么要和这些同他们根本无关的事情争吵。聂大人放你们两个洋人走路就是尊重你们,难道要你们给知府大人抵命才算是尊重?士兵们虽然听不懂东洋话,但却知道自己现在该为洋人做什么。
士兵们再次对着人群大声斥骂起来:"让开些!挤,挤啥子嘛龟儿子些!挤到前面来砍脑壳?"

听到斥骂,远处的那道人墙嘁嘁喳喳地又一阵蠕动,又有许多人头争先恐后地晃动起来。木然的脸上竟然露出了兴奋、惶恐的笑容。忽然有人高声地对秀山次郎叫喊:"洋先生,你啷个不拿起机器来?砍脑壳的事情不是天天都看得到的呦!"

秀山次郎没有停下脚步,只是鄙夷地侧回头来。

走过人群以后,欧阳朗云终于没能忍住狂涌而下的热泪。他不去擦,就那样泪流满面地走在大街上,引得行人不断惊讶地打量。秀山次郎急切地提醒他:"鹰野君,现在不是你哭的时候。你这样不沉着是要坏事的!你现在可以听到我说话了吗?" 欧阳朗云摇摇头,又点点头,可眼泪还是照样流。

"鹰野君,我提醒过你,要注意计算爆炸力。"

欧阳朗云在纷乱的泪水中自言自语道:"我没有想到会死这么多人。我没有想到他们会滥杀无辜。我应该回去自首。我不想让别人为我送死。"

秀山次郎气愤地看着他,"我已经说过了,这只是一个计算错误。你没有别的错误。
你要做的事情不是成功了吗?知府不是已经被炸死了吗?你怎么可以因小失大?你难道以为做这种事情就像请我喝茶一样清闲吗?你去自首,除了白白送死之外还有什么意义?鹰野君,你是一个在日本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你和那些拖着辫子的支那人是不一样的人!我父亲教你们制造炸弹、使用炸弹,并没有教你们自首!你现在需要用的是头脑,不是感情!"

欧阳朗云看懂了秀山次郎急切的表情,甚至看懂了裹挟在急切和气愤之中的蔑视。他还是什么也听不见,他觉得这个没有声音的陌生的世界,好像忽然和自己隔了很远很远。他还是止不住自己的眼泪,他猛然转过脸来盯着自己的同伴:"秀山君,你不懂,你根本就不懂!被砍头的是我的同胞,不是你的同胞!我和他们一样,是你说的支那人!"

听他这样讲,秀山次郎顿时无言以对。

在行动之前,他们曾经有一个君子协定,秀山次郎不可以直接参加行动,只可以事后来拍照,只能做一个旁观者。可两个冲动的年轻人直到现在才明白,这件事情远远超出了他们各自原来的想象。在得到桐江知府来到银城的消息之后,欧阳朗云就下定了刺杀的决心,认定这样做是自己惟一的使命。

欧阳朗云已经来不及等待暴动总指挥的命令了。他不想错过这个刺杀知府为同学们报仇的最好的机会。在省城革命党的暴动中,有三位欧阳朗云的同学被杀了。他们都是欧阳朗云在秀山制作所认识的同学。省城的暴动失败以后,欧阳朗云几乎每一天都煎熬在复仇的等待之中。为了保证自己的刺杀行动能够实行,欧阳朗云严格保守秘密,甚至瞒过了育人学校校长刘兰亭。

欧阳朗云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事情败露,那么就由自己一个人去赴死,就由自己一个人来独自承担一切。在这个悲壮的计划中,欧阳朗云曾经设想过无数的细节和意外,惟一没有想到的意外,就是自己其实根本就承受不了这么残酷的一场爆炸。
 
就在刚才爆炸发生之前,在会贤茶楼二层的包间里,素瓷静递,清茶润口,两位踌躇满志的年轻人还沉浸在各自的雄心壮志当中。凝重的紫檀木桌椅,淡雅的青花瓷茶具,挂在墙壁上的陶渊明的意境高远的诗句,把他们的决心衬托得古朴而又浪漫。谈笑风生之中,他们坚定不移地等待着知府大人的死期。(08 待续)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