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150 14,075
澳元 10,650 10,450
英镑 18,800 18,600
港币 1,815 1,800
日元 130 129
新币 10,475 10,375
欧元 16,475 16,325
人民币 2,175 2,168
新台币 472 469
马币 3,540 3,500
泰铢 438 434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6 画
大观园 - 26 Apr 2018 HEN 170328
伪造证件的祖师爷梁山泊的萧让和金大坚
伪造证件的祖师爷梁山泊的萧让和金大坚
伪造证件是严重的刑事案件。在今天的社会上,最常被伪造的证件便是文凭、遗嘱和地契。2018年的苏北省长候选人,便有一位因为被指控伪造高中文凭,他的名字不单被从第三号的候选人名单上被删除,还吃了官司。
至于伪造遗嘱,多数发生在富豪之家,尤其是生前享受齐人之福,三妻四妾,生下一大群儿女的大富豪之家。根据报载,在外国就曾发生一个富翁死后,同时出现三份遗嘱的大案。官司打了十多年,有的继承人都为了打官司,心力交瘁,积劳成疾而病死了,真是不值得。如果元配和妾侍生的孩子愿意和平解决,可能还能各自打开一片天地。

还有伪造地契的事,在印尼各地屡见不鲜,不过假的金子一定怕火,几经审查,就会真相大白,伪造者也难逃法网。

今天《好报》要介绍中国四大名著水浒传里两名伪造文件的祖师爷,他们是萧让和金大坚。

萧让,济州人,绰号:圣手书生,地文星,秀才,擅书法,列梁山好汉第46位,文职将领,掌管梁山文告等事,招安后参与征辽、打田虎、灭王庆等征战,后留在京师,在蔡太师府内听调。

金大坚,济州人,绅号王臂匠,地巧星,列梁山好汉第66位,文职将领,掌管梁山兵符印信,招安后参与征辽、打田虎、灭王庆等征战,后留在京师,被宋徽宗安排在御前听用。

萧让、金大坚出身、经历、结局十分相似,他们都来自济州,都有一技之长,都是文职系列。

萧让是梁山将中为数不多的文士之一,这在《水浒传》中写得非常清楚,他是"秀才" 。这就和白衣秀士王伦、教书先生吴用差不多。只不过王伦弃文当了山大王,吴用主要吃智谋饭,而萧让则始终保持着文士的身份,书写文告,就相当于现在的秘书。善于书法,本是文人素质的体现,在古代用毛笔书写是文人的看家本事。当然,精于苏、黄、米、蔡诸体,这是萧让高出一般文士的地方,是他的一种特长。
萧让的经历与这种特长很有关系,因这一特长而上山,因这一特长而留在蔡京府中。

金大坚,确切地说是个匠人,是善刻碑文的石匠。但他不是一般的石匠,而是一个很有名气的石匠。还有一点,就是他不仅善刻石,而且善刻印章,这就和一般的石匠不同了。一般石匠可能只擅刻工,未必写得好,而一个善治印的,文字肯定差不了,要不然,宋徽宗也不会把他留在宫中使用。说到这里,我们就该称他为雕刻艺术家或金石艺术家了。当然,他和萧让一直是一写一刻的搭档,这并不是因为刻者不会写,而是萧让写得更好,萧氏书丹金氏勒石,则书与刻皆至完美。

萧让、金大坚原本是济州城里的居民,没有多大的理想,没有多高的奢求,写字刻碑,凭那精湛的技艺和响当当的名望,挣些钱养家糊口,过着小康一样的生活,他们自然安份守己,不可能有其他的奢望,更不想打破平静的生活。但,正是这可被利用的手艺,使他们二人的命运随着吴用的思维发生了改变。

他们是被赚上山的。宋江发配江州,酒后在浔阳楼写了反诗,被黄文炳告知蔡九知府抓住把柄判以死罪。蔡九写信给他的老子当朝太师蔡京,请示是解到京师还是就地处决,并派日行八百里的神行太保戴宗送信。戴宗行至梁山泊时被朱贵酒店拿获。为救宋江,吴用出主意造假信欺瞒蔡九,自然想到了他的相识萧让和金大坚,因为他们二人可以把信造得以假乱真。萧让善书"苏、黄、米、蔡" 诸体,仿蔡京的字写信没问题。金大坚是金石高手,又看过蔡京手书上的印章,制印也是没问题的。

有学者说,宋代书法四大家的提法始自南宋,但固定为"苏、黄、米、蔡" 的排名顺序应当在元末明初。可见,北宋末年的吴用不一定能说出"苏、黄、米、蔡" 排名。
但,小说就是小说,无须细致考查当时有没有"苏、黄、米、蔡" 的排名,只要理解为蔡京的字在北宋时已经被天下人所知,萧让有可能临到他的字体就可以了。

吴用知道萧让、金大坚不会心甘情愿地上山,只能象赚朱仝、赚李应、赚卢俊义那样地把萧让、金大坚赚到梁山来,就派戴宗去济州城里找到萧让和金大坚,谎称请他们去泰山刻碑,并每人先付五十两银子。两人信以为真,没想到在半道就被梁山将强行"请" 到山上,吴用还随即把他们的家人也诓到山上来。事已至此,萧让、金大坚也不得不听从吴用的安排,为梁山假造官府的公文了。当然,从此就加入了梁山队伍,这也是吴用设计了的,因为梁山泊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少不了萧让、金大坚这样的人。 

但,这个事还是出了差子。差子不是出在萧让和金大坚身上,而是出在吴用那里。
吴用忽略了蔡京给儿子写信不可能用名讳印的惯例,被黄文炳看出破绽,何况印刻的是蔡京当翰林时使用的,已经做了宰相的蔡京不可能再用翰林时的印信。如果只写信不盖印倒或许能蒙混过去。用印信,是晁盖先说的,但也不怪晁盖,因为吴用说自己筹划到了,可以去请金大坚。可见,这次失误,主要应当算在吴用身上。真是应了那句话: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假信没有骗过蔡九知府,宋江的灾难就大了,并且还连累了戴宗,他也被判处斩。梁山泊没办法,只得组织头领们去江州劫法场,新到梁山的萧让和金大坚也都参与了这一营救宋江和戴宗的战斗。

作为梁山的头领,萧让、金大坚主要还是发挥自己的特长。萧让负责撰登录名册、撰写文告之类的工作,金大坚负责兵符印信的制作。随军出征时,基本上也是这样,无论是征辽、征田虎、征王庆,需要文书告示,也是萧让写,胜利后刻碑勒石,就让金大坚做。

当然,他们有的时候也客串一下,被派去配合其他将领做些事情。比如打破祝家庄后,萧让、金大坚就参与了到李家庄"赚" 李应上山的活动。萧让扮知府,戴宗、杨林扮巡检,裴宣扮孔目,金大监、侯键扮虞侯:"知府下了马,来到厅上,居中坐了。侧首坐着孔目;下面一个押番,几个虞候;阶下尽是许多节级牢子。李应拜罢,立在厅前。知府问道:"祝家庄被杀一事,如何?" 李应答道:"小人因被祝彪射了一箭,有伤左臂,一向闭门,不敢出去,不知其实。" 知府道:"胡说!祝家庄见有状子告你结连梁山泊强寇,引诱他军马打破了庄,前日又受他鞍马羊酒,彩缎金银;你如何赖得过?" 李应告道:"小人是知法度的人,如何敢受他的东西?" 知府道:"难信你说!且提去府里,你自与他对理明白!" 喝教狱卒牢子:"捉了!带他州里去与祝家分辩!" 两下押番虞侯把李应缚了。众人簇拥知府上了马。知府又问道:"那个是杜主管杜兴?" 杜兴道:"小人便是。" 知府道:"状上也有你名,一同带去,也与他锁了。" 一行人都出庄门。当时拿了李应、杜兴、离了李家庄,不停地解来。
行不过三十余里,只见林子边撞出宋江、林、花荣、杨雄,石秀一班人马拦住去路。林大喝道:"梁山泊好汉合伙在此!" 那知府人等不抵敌、撇了李应、杜兴逃命去了" 逃命是做给李应看的,萧让、金大坚这班人离开现场后,一定是偷笑去了!

萧让、金大坚随军征战,有时也遇到危险。三战高俅后,萧让和乐和被派去随高太尉向天子表达招安意愿,却被高俅困在高府,最后还是被戴宗、燕青救了出来。

梁山军打王庆时,萧让、金大坚和裴宣被王庆手下的荆南留守梁永抓住,在敌人的威逼利诱面前,他们经受住了生死考验:梁永颇要他们降服,萧让,裴宣,金大坚睁眼大骂道:"无知逆贼,汝等看我们是何等样人?逆贼快把我三人一刀两段罢了!这六个膝盖骨,休想有半个儿着地!即日宋先锋打破城池,拿你们这夥鼠辈,碎万段!" 梁永大怒,叫军汉"打那三个奴狗跪着!" 军汉拿起棒便打,只打得跌仆,那里有一个肯跪。三人骂不绝口。梁永道:"你每要一刀两段,俺偏要慢慢地摆布你。"
喝叫军士:"将这三个奴狗,立枷在辕门外;只顾打他两腿,打折了驴腿,自然跪将下来。" 萧让、金大坚和裴宣真是大义凛然,所幸义士萧嘉穗解救了他们,使他们活着回到梁山队伍中来。萧让、金大坚这次的态度,和当初被赚到梁山相比有很大的不同。虽然都是不得已,但被梁山将赚上山也就留下了,被王庆的人抓到荆南他们却态度坚持、义不降敌,可见,在他们心目中还是有杆称的,他们知道梁山队伍是义军,而王庆一方代表着邪恶,是不共戴天的敌人。

萧让还出奇谋救了宛城。王庆一方为解山南之围,组织兵力攻打宋江军占领的宛城。城中空虚,只有一万兵将,且大半是老弱,敌军有三万余人进攻西门,情况万分紧急,萧让道却从容献出空城计:以五千精兵伏于西门内,待贼退兵时出击。让老弱军士偃旗息鼓,只待西门炮响,立刻举旗助威。大开城门,几个官员文士装作若无其事地在那里吃酒,迷惑敌人。敌将怕中计,立刻退兵,萧让他们让部队乘势追击,杀得敌军丢盔卸甲,狼狈逃窜。使用空城计,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在善于神机妙算的诸葛亮那里还是险棋呢,何况是平时并不指挥打仗的萧让呢,不过,这也说明萧让作为文人的精细和聪明。

萧让的文人气质,不仅体现在制作文书上,也不仅体现在宣读皇帝诏书上,有时还体现在他对事物的文人化解读上。比如他这样解读雪花:"这雪有数般名色:一片的是蜂儿,二片的是鹅毛,三片的是攒三,四片的是聚四,五片唤做梅花,六片唤做六出。这雪本是阴气凝结,所以六出,应着阴数。到立春以后,都是梅花杂片,更无六出了。今日虽已立春,尚在冬春之交,那雪片却是或五或六。" 这样的话,出自书生之口,把李逵等粗汉惊得一愣一愣的。

萧让、金大坚虽属文人,但并不文弱,而且颇有些护身的功夫。梁山泊赚他们上山时,他们敢于和王矮虎打斗五七回合,虽然王矮虎武艺不算高,虽然萧、金二人打对方一个,但作为善良平民,这也不简单了。

有人说梁山好汉排座次时的天降石碣,是宋江、吴用装神弄鬼,让萧让、金大坚弄出来的,并以此指责宋江欺骗梁山兄弟。这种观点只是想当然,蛮横地用自己的想象绑架水浒原著,缺乏文学思维:如果说石碑是人工假造的,那西北天上出现的天眼火团怎么解释?退一步,暂且猜想他们用焰火之类的东西蒙住了众人,那罗真人把李逵浮起来的云头是谁假造出来的?九天玄女给宋江授的三卷天书,又是谁装神弄鬼搞出来的?在《大宋宣和遗事》中,九天玄女的三卷天书上就有梁山将的名单。《水浒传》开头,洪太尉就误走了一百零八个魔头,这魔头难道也是后来才出生的宋江、吴用们造出来的么?《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却打不出如来佛的手心,如来的五个手指,又是谁假造的呢?说到底,《水浒传》的作者这样写,只不过为了给读者一个梁山好汉都是"真命强盗" 的印象,他们本是天上的星宿下凡,不是平平常常的人。

萧让、金大坚不是战将,他们一般不用在两军阵前冲杀,只在军中服务就可以了,所以,梁山将死的死,伤的伤,但萧让、金大坚却能安然做事。这正是文人、有特殊专长者的特点。萧让、金大坚从一介平民到梁山将领再到朝廷职员,靠自己的特长吃饭,在济州时他们安于家居,在梁山时安于山寨,留在东京又安于官府。秀才、工匠不是一个独立的阶级,不同的人、不同的境况导致他们依靠不同的阵营。
他们有利用的价值,又安于从被利用中获得生活来源。他们虽然没有太多的轰轰烈烈,却有难得的平安与自如。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