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150 14,075
澳元 10,650 10,450
英镑 18,800 18,600
港币 1,815 1,800
日元 130 129
新币 10,475 10,375
欧元 16,475 16,325
人民币 2,175 2,168
新台币 472 469
马币 3,540 3,500
泰铢 438 434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bié
18 画
灵异故事 - 04 Mei 2018 HEN 171009
来世再表白
每年的夏天都是雨季,特别是南方地区,从四月份就开始进入雨季,连绵不断的大雨,伴随着的是洪水。姜宁悦就是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南方的城市里,她已经上高二了,马上就要升入高三,所以学校根本不可能放假,就算大雨一直在写,眼看着公交车就像开在河水上一样,她还是要撑着伞踏进水里,上车的时候身上已经湿得差不多了。她有时候会在车上整理服装,因为天气热,穿得很薄,衣服湿了之后就粘在身体上。姜宁悦每次碰到雨天,都会在包里多塞一件外套,以备不时之需。
可是,今天她把背包翻遍了,也没有找到外套。大概是出门的时候太着急了,害怕下雨耽误时间,把外套忘在沙发上了。衣服都黏在身上,她虽然还没有发育很好,但是少女的羞耻心鞭笞着她。总是感觉周围的人在眼光复杂的看着她,虽然她知道,这只是自己的错觉罢了。正当她左右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个人把自己的外套递给她。
姜宁悦抬头一看,那是一个高高的瘦瘦的男生,已经转过头背对着她,看不到脸。加上玻璃窗户反射外面的光,他的脸就在光影之间模糊一片。那是隔壁的二中的校服,在空白的地方写着男生的名字,是涂鸦的"聂尔安" 。姜宁悦感激的穿上了外套,很奇怪的是外面那么大的雨,聂尔安的外套竟然一点儿没湿。姜宁悦的中学和聂尔安的二中隔得不远,就在一个公交车站下车。
可是,姜宁悦下车的时候,想把外套还给他,怎么都看不到他在哪里了。姜宁悦只好先拿着校服,她记得二中是一定要穿校服,否则就会扣操行分。大概聂尔安是先下车了,今天下雨,门卫大爷应该也不会看得太仔细了。只能够在心里祈祷他没有事情了。下了车,姜宁悦还是趟着水到了教室,鞋子里都是水。同桌已经到了,看到姜宁悦的狼狈样,就知道她肯定是自己来的了。毕竟是城市里面的孩子,每家每户几乎都有代步车,就算没有家长也不会在这样的雨天让孩子自己来上学,只有姜宁悦每次都是浑身湿透。同桌注意到了,她身上穿的校服,还是二中的,于是戳了戳她,问:"姜宁悦,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姜宁悦正好弄干净身上的水,吃了一惊,不明白同桌为什么这么问,直到同桌扯了扯她身上的外套,她才明白。
她说:"这是我坐公交车碰见的一个男生借给我的,好像是二中的。" 同桌点点头,大门被推开了,老师拿着书进来了。宣布上课,一天的课程又开始了。之后就是自习课,姜宁悦觉得困了,就偷偷的趴在桌子上睡觉。她觉得冷,迷迷糊糊的就看一个人,给她披上了一件外套,那个人很眼熟,好像见过姜宁悦同桌叫醒她的时候,已经开始上下一节课。姜宁悦发现自己的背上,是一件外套,就是聂尔安的校服。难道自己梦到了聂尔安?可能吧。晚上放学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但是路上还有很多的积水。姜宁悦依旧要去搭公交车,她还期盼着,能够再一次见到聂尔安。的确也如同她的期盼,她又一次看到了聂尔安,他依旧是上午的打扮,站在前面。
可是他们之间有太多的拥挤的人,姜宁悦好几次想挤过去还衣服,又被上下车的人挤到了后面。一直到下车,她也没有把衣服还回去。她回到家的时候,赶紧给同桌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在公交车上发生的事情。同桌立刻就说:"姜宁悦,你是傻吗?你不知道吗,如果你不还衣服,你就有和他接触的机会啊!没准,他还会主动找你!我告" 同桌喋喋不休,姜宁悦却没有心思再听了。同桌说得对,只要衣服在自己的手上,聂尔安就和自己有着联系。第二天,姜宁悦特别的起早了,早早地等着那班公交车,她远远的就看到了,聂尔安依旧站在窗边。
清晨的公交车特别的拥挤,没有座位也是正常的,姜宁悦经常站着到学校。她上了车,原本想挤到聂尔安那边,可是她发现聂尔安不见了,等她找到了合适的位置,才发现聂尔安又站到了很远的地方去了。后来,连续的几天都是这样。姜宁悦上下学都会看到聂尔安,可是却无法接触到。终于,她忍不下去了,跟同桌商量了一下,她要亲自去二中找聂尔安。这天晚自习下课了,姜宁悦一个人回家。因为她太晚了,连公交车也停了,她只能够一个人走路。这条路走路并不安全,听说出过事。姜宁悦总觉得有人在背后跟着自己,加快脚步,后面的人也加快了。
姜宁悦害怕的跑起来,那个人也跑起来,既然都被发现了,他当然不可能放过姜宁悦了。女生敌不过男性,当那个人的手握住了自己的嘴巴,姜宁悦觉得很绝望,她不停的挣扎,可是周围黑漆漆的,一个人都没有这时候,那个人突然就放开了姜宁悦,看着前面,好像看见了鬼一样,嘴巴里也一直叫着:"鬼啊" 姜宁悦趁机跑了,她虽然不知道抓住她的那个人看到了什么,但是她知道,肯定是聂尔安来救她了。可是,姜宁悦一个人都没有看见。第二天,同桌陪着姜宁悦来到了二中,门卫大叔没有怎么询问,就让她们进去了。她们想看运气,随便就问了一个人,认不认识聂尔安。那个人一脸惊恐,左顾右看之后,说:"你们两个也是记者吗?来采访聂尔安的死亡吗?" 姜宁悦觉得脑袋嗡嗡作响,根本听不清楚二中的学生在说什么。
后来,她弄懂了一系列的事情。聂尔安,早已经死了。听说是绝症,在医院咽气之前,还留下来很奇怪的遗言,说要到一中看一个女生。可是他的父母没有同意,这件事情也就被当做传闻。姜宁悦当然知道了,她早就认识了聂尔安。她上高一开始,每天都会按时搭乘公交车,就是为了能够看到那个穿着二中校服的男生。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男生都没有出现。直到那天下大雨,男生又出现了,还把校服给了她。姜宁悦泣不成声,她恨自己没有早一点表白,竟然成了这样的结局。(综合讯)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