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230 14,190
澳元 10,850 10,750
英镑 19,250 19,000
港币 1,820 1,812
日元 131 130
新币 10,630 10,600
欧元 16,850 16,750
人民币 2,230 2,220
新台币 478 475
马币 3,590 3,585
泰铢 447 444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huà
4 画
文艺 - 17 Mei 2018 HEN 171654
香港◎东瑞
芸香覧献给天下所有的爱书人,也是向古代的女书痴致敬之作 覧
芸香覧献给天下所有的爱书人,也是向古代的女书痴致敬之作覧
钱绣香小姐逝世的时候,范氏家族的白事举办得很隆重,外面认识绣香的亲友们都觉得很奇怪。绣香出生卑微,在嫁入范家之前,不过在做大户人家的丫头,而且在嫁入范家之后,一直郁郁寡欢,怎么后事办得如此轰轰烈烈?
尤其最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绣香的遗体出殡时没有运到外面的墓园土葬,居然就埋葬在范家那名为"天一园" 内的书楼"天一阁" 一侧。这年月,范家历经时代忧患、社会变迁,人丁寥落,不像几十年前人丁最旺年代的热闹和鼎盛了。因此,那座新起的坟墓,不折不扣地成为孤坟一座。

绣香无病而终,死得神秘,下葬那天,请来的几个挑棺夫见到那么庞大的棺木,顿时吓了一跳,它完全与钱小姐娇小迷你的身躯不相称,最初仅是四人抬,居然抬不动。再临时添加了两人,共六人抬起,还是沉甸甸的,太让他们惊讶。须知那棺木,不是用太名贵的重型木料,制作得也一般,绣香个子娇小,远近见过她的人都知道,怎么棺材会那么重呢?究竟是什么陪葬品那么重,置放在棺木里和绣香一起下葬?

经验老到的挑棺夫小三和老八此刻徐徐放松手中绳索,将棺木慢慢降下,两人对看了一眼,都想到了一处,除了石头,就是金银珠宝才有那么重了!但谁会用石头做陪葬品呢?又见两人眉头对眉头,皱了两皱,于是有了午夜的惊人之举。

夜晚。白天的天一园一向很少人进去过。它灰墙高筑,庭院深深。从深锁的大铁门门缝贴眼朝内窥看,但见园内修竹处处、芭蕉摇摆,小径通幽。此刻,天一园更是寂静一片。夜幕上半轮寒月映照下的绣香孤坟,更显得一片荒凉。是的,书香世家的范家在上一代,本已是半破落,到了范少爷、绣香夫妇俩这一代,出走的出走、死的死,曾经繁华过的范氏家族,如今已没多少人了。绣香一走,爱她的丈夫范少爷也病了。此刻,守着天一阁书楼的奴仆范阿贵在楼下门口的小房鼾声大作,睡得正酣。

小三和老八跳进天一园来。很快,神不知鬼不觉的,绣香墓被挖出一个大窟窿,翻出的泥土堆在地面上。小三和老八跳入坑内,面对姿色依然的绣香遗体毫无畏惧之心,唯有那散发出来的浓郁的体香,令他们感到诡异,少不免渐渐地有点畏惧起来。
小三抱起绣香的遗体,老八迅速摸遍棺木四周和棺底,硬硬的有如书本的东西围满和铺满棺木四周和棺底,竟然都是书,而且有几百本之多!比较起来,书占了约三分之二,绣香弱小的躯体,顶多只占了三分之一空间而已。他们恍然大悟:原来重的正是这些书本!

月色太暗,他们又不怎么识字,赶紧将墓地处理得了无痕迹,恢复原貌。

跳出天一园的围墙时,他们同时骂了一句粗口!

夜色下,走在马路一侧的林荫小径,小三和老八有如下的对话覧

小三:"八兄,太奇怪了!真叫人猜想不透。那么多书!我们大字没识几个,晚上黑不隆冬的,看不清是什么书。也许都是价值连城的海外孤本?"

老八:"有道理,午后我们把范阿贵请出来喝两杯,问问他个中秘密。"

午后,在附近的一家茶楼,小三和老八约了范阿贵上茶楼喝茶吃点心。言谈中,方知阿贵对医学甚有兴趣和心得,天一阁的医学书籍几乎都被他阅读遍了。范阿贵说了有关钱绣香的生前往事:

原来绣香只是中下等人家,从小酷爱读书,无奈钱家只让她读了几年书,无以为继。她不知从哪里知晓范府所拥有的天一园和天一阁远近闻名,尤其是园内的天一阁,乃全城藏书最多的书楼,好想有朝一日,能够进阁读一读里面的书。可叹天一阁的藏书从不外借。

有一日,范府来了一个个子娇小迷你的女孩,毛遂自荐说愿意来范家当丫鬟,服侍范家大小。那时范家老爷还健在,见她还有几分姿色,衣裳干净,手脚俐落,也就答允。这个小女孩只有十六七岁,也就是现在的墓主绣香小姐。她进了范府后,被安排照顾仅仅比她大约五岁的范家少爷。虽然门户府第不同,绣香琴棋书画一点儿都不输给大家闺秀,令范少爷刮目相看,渐渐对绣香生起好感。范少爷向绣香表示爱意,也向父亲提起,原先老人家因为门户关系是不太赞成的,但少爷非绣香不娶,父母最后也只好同意了。绣香最后也芳心默许。听说过了门的第二天,绣香就向她夫君提出到天一阁读书的要求,碍于范家传统和家规,范少爷未敢破例,就请示老爷。老爷一听大怒,骂道:"范家几代,从未曾有过女流之辈踏足天一阁,这儿完全是女性的禁地!" 原来,范家重男轻女,从来不让任何女子进阁看书,尽管少爷疼爱少夫人,在严厉、传统的老爷面前,也不敢擅自主张和违例。

据说绣香不服,说出这样的话:"我到您们家,先为下人,后为夫人,说实话,有一半是为了喜欢读书,被您们的天一阁内的书所吸引,想进到天一阁书楼读书。我们自古以来不知有过多少饱读诗书的才女,我从未见过那样歧视女子的家规!" 少爷认为少夫人说得完全有道理,可是未敢冲破范家几代的风气,还是不敢轻易逾越。

有日夜里,绣香走到天一阁楼下,想乘范阿贵打盹儿的时候闯进去,刚没走几步,就被阿贵发现了。阿贵挡住她道,绣香,老爷怪罪下来,我可担当不起呀。

没想到对于天一阁不得其门而入的事,令小姐郁郁寡欢了多年,终于一病不起,那是过门好几年后的事了。那一年,范家大老爷也升天了。范少爷决定废除范家一世纪以来的清规戒律,允许夫人进天一阁读书了,然绣香的病已经日渐沉重,已无法恢复当初的勃勃兴致,也没有那等精神和精力了。

最后一天到来了,范家一家大大小小都围在绣香床榻周围,与她做最后的告别。绣香的临终要求是,希望将她葬在天一阁书楼一侧,以便她死后日夜都可以闻到书香。还有,将她当年嫁来范家带来嫁妆覧几箱心爱的书籍全部作为她的陪葬品,其他金银珠宝等首饰,全部都不要覧夫人说完就撒手离世了。

范少爷在一侧哭成泪人儿,后悔生前不敢反抗固执保守的父亲,害了爱妻的命。绣香的病就是因为嗜好读书的心愿不能满足,以致积郁成疾、赔上生命的啊!如今人去了,怎可不满足夫人的要求!于是,绣香的棺材用了特大号的;除她自己的书,范少爷还加了一些天一阁的非孤本图书,一起放进棺材内垫底。她的墓,也按照她的要求,设立在天一阁书楼咫尺之远。

原来,其中有着这样令人大感意外的内情。

几年后,有感于绣香的感人故事,为纪念绣香,范家的天一阁书楼对外开放了,书籍的书页原先常被书虫蛀蚀的现象也奇迹般的没再发生了,人们发现天一阁散发出浓馥的香气,按味寻源,才发现原来天一阁里的每一本书都夹上了一种芸香草制作的书签。这种书签就是用绣香墓上、墓周围长出的芸香草做成的。具有很强的除蠹驱虫的功能。

从傍晚到午夜,绣香孤坟上的芸香草和天一阁书楼里的芸香草书签会发出诱人的异香,传说那就是绣香的灵魂正在读书的时刻。人与书已经化二为一。
        
作者按:我缺乏钱绣香小姐的资料,偶然在一本赏析周邦彦的书中,读到有关她的故事,文字仅有约两百字,感动不已,于是联想扩写之,成此文。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