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5,240 15,210
澳元 10,925 10,850
英镑 20,100 19,900
港币 1,958 1,947
日元 137 137
新币 11,090 11,070
欧元 17,650 17,550
人民币 2,212 2,200
新台币 502 498
马币 3,690 3,675
泰铢 469 467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6 画
灵异故事 - 25 Mei 2018 HEN 172267
小鬼朋友
陈浩伟是国小三年级学生,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在一次交通意外中双双离世了,一位远房亲戚收养了他。虽然亲戚待他视如己出。可父母的去世给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所以他从小性格就比较孤僻,怯懦。也因此,成为了很多坏孩子和社会青年欺负的对象。但他不敢告诉亲戚和老师,而是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这一天放学,陈浩伟又被校外的小混混阿虎勒索了,身上的零花钱都被抢走了。但阿虎并不满意,还想让他拿更多的钱出来,不然就要打他。没办法,陈浩伟只好拼了命地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实在跑不动了。
就在小路对面的一块沙地旁坐了下来,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陈浩伟不由得有些害怕,他拎起沾满灰土的书包,刚想起身离开。可就在这时,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响。陈浩伟心里一惊,连忙回头去看,借着月光,他看见不远处的另一处沙堆旁,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小男孩正跪在地上玩沙子,他留着小平头,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裤。由于背对着自己,陈浩伟看不清他的面孔,但不知为什么,陈浩伟觉得这小男孩有些怪怪的。刚才自己来这里的时候明明没有一个人,这小男孩的凭空出现着实有些诡异。
"喂,这么晚了你不回家吗?" 陈浩伟忍不住对那个男孩喊了一声。"我,没有家" 那男孩缓缓地站起身子,把头扭了过来,当陈浩伟看清他的样子时,瞬间吓得大叫了起来,那小男孩脸色惨白,一点血色也没有,他的眼角周围有着浓重的黑眼圈,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恐怖,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他的脚是微微悬浮在半空中的。陈浩伟战战兢兢地后退了几步,却不料被石头绊倒,一屁股摔在了地上。等他揉着屁股爬起来的时候,那个可怕的男孩正微笑着站在他的面前。"你,你是鬼吗?" 陈浩伟胆怯地咽了一口唾沫。"嗯,不过,我不会伤害你的。" 男孩淡淡地笑了笑:"我一个人待在这里太孤单了,只想交个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陈,陈浩伟" 陈浩伟有些结巴地回答道。
"我的名字叫李同,能和你做个朋友吗?" 小男孩缓缓地说道。"当然可以!" 听到这句话,陈浩伟几乎兴奋地跳了起来,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他没有朋友,但他非常渴望能和其他的孩子一样拥有友情。虽然面前的这个男孩是和他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但他心里仍然非常高兴。"太好了,我在这里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愿意和我做朋友的人。" 李同开心地握住了陈浩伟的手,他的手凉凉的,一点儿温度也没有,不过陈浩伟并不介意,因为从这一刻开始,他也是有朋友的人了。"你,一直都在这里吗?" "嗯,不过,我只有晚上才会出现,白天的光线太强烈,只要被照到,我就很可能灰飞烟灭。" "我知道了,以后,我会常常来找你玩的。" 陈浩伟高兴地说道。
"谢谢你,不过,请不要把我的事情告诉其他人。"好的,你放心。" 从这天开始,陈浩伟每天晚上写完作业后都会溜到沙地。而李同也会准时出现,他们俩会一起躲在沙堆的后面说悄悄话。一到这个时候,陈浩伟就会变得非常开朗,他滔滔不绝地把自己在学校里的见闻和经历讲给李同听,也把自己被小混混阿虎欺负的的事情告诉了他。"那个阿虎真讨厌,每次碰到他都会跟我要钱,拿不出钱他就会打我,疼死了,现在我天天都在想办法躲着他。" 陈浩伟一边说,一边挽起衣袖,露出胳膊上斑斑点点的淤青:"都是被他打的。"
"你怎么不告诉老师和家里人呢?" 李同小声问道。"老师是惹不起他的,家里人的话,我爸爸妈妈早就不在了,我住在亲戚家里,虽然他们对我很好,但是我不想给他们添麻烦。" 陈浩伟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早就习惯了。" "真可惜,如果我能随处移动的话,或许可以帮帮你。" 李同说道:"我的尸体被埋在这块沙地下面,害我的人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镇魂符放在我的尸体上,我就变成了地缚灵,除了这片小小的区域,哪儿也去不了。" "你,是被谁害死的?" 陈浩伟有些好奇地问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我只记得在四年前,我一个人放学回家的时候,有人从背后用刀子捅死了我,他抢走了我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我在失去意识之前看到了他的脸,可我并不认识他。" 说到这里,李同的声音变得哽咽起来:"但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张脸!" "对不起,问到了你的伤心事。"
"没关系,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只不过我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和我的朋友们了,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待在这片沙地,偶尔有碰到我的人也会被吓跑。我真的好孤单,好难过。" "别难过,我愿意和你做一辈子的朋友!" 陈浩伟大声说:"永远都是!" "谢谢你" 就这样,在李同这个不一般的朋友的陪伴之下,陈浩伟一天天变得乐观开朗,他不再害怕与人交流,也不再抗拒别人的善意。然而,学校外面的小混混并没有因此停止对他的勒索和欺负。终于有一天晚上放学,阿虎在学校门口堵到了陈浩伟。"小兔崽子,可算让我找着你了,这几个月怎么不交保护费!" 阿虎叼着烟卷儿恶狠狠地说道:"今天全给我补齐。"
"我没有钱,就算有也不会给你!" 陈浩伟壮着胆子顶了他一句:"我再也不是胆小鬼了,我不怕你!" "哎呀,还反了你了,今天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阿虎说着,从衣兜里摸出一把了弹簧刀,陈浩伟见势不好,撒腿就跑,而阿虎也在后面紧追不舍。陈浩伟发了疯一般地向前跑着,面对着阿虎这样棘手的家伙,他只能去沙地,因为只有在沙地,李同才能现身帮助自己。
"李同,李同,你在哪里?" 到了沙地里,陈浩伟却没有发现李同的身影,他焦急地张望着四周,大声呼喊着李同的名字,可李同并没有现身。而这时,穷凶极恶的阿虎已经追了上来。"小兔崽子,今天你就等死吧!" 阿虎挥起刀子,用力地朝陈浩伟刺了过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突然,一道白光出现,把陈浩伟弹飞了好远,陈浩伟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眼冒金星,隐隐约约地,他看见了李同正怒目圆睁地朝惊慌失措的阿虎走过去。但他的视线却变得越来越模糊,最后,伴随着阿虎一声凄厉的惨叫,陈浩伟昏了过去当陈浩伟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天已经蒙蒙亮了,小鸟在窗外叽叽喳喳地叫着,似乎在催促他赶快起床。
陈浩伟感觉有些奇怪,自己昨天明明是在沙地昏倒的,怎么莫名其妙地回到家里了。难道,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梦。陈浩伟正想着,手却不经意间碰到了放在床头的一张白纸。那上面用铅笔写着一些字。陈浩伟把纸拿到眼前,只见上面是这样写的:"浩伟,我是李同。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放心,我并没有消失,只是重新投胎做人了。
昨天晚上追你的那个人,也就是阿虎,他就是当初杀害我的人,虽然过了很多年,但我并没有忘记他的样子和声音。现在我终于手刃了凶手,解除了他对我的封印。但是很可惜,以后不能在和你一起玩了,希望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多交一些朋友,不要忘了我再见了" "李同" 陈浩伟的眼眶顿时湿润了,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打湿了握在手里的白纸:"我不会忘了你。
(综合讯)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