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5,240 15,210
澳元 10,925 10,850
英镑 20,100 19,900
港币 1,958 1,947
日元 137 137
新币 11,090 11,070
欧元 17,650 17,550
人民币 2,212 2,200
新台币 502 498
马币 3,690 3,675
泰铢 469 467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bĭng
8 画
历史故事 - 29 Mei 2018 EDY 172452
唐太宗妙招巧解憨妹夫之困
丹阳公主,是唐太宗皇帝李世民异母的妹妹,在李渊的众多女儿里,排行十五,下嫁给了西北汉子,一个叫薛万彻的武夫。
说起这段皇家姻缘,也不知是小公主娇蛮任性又幼稚呢,还是薛驸马蠢笨木讷而乏趣,总之,成婚好长一段时间,一对新人别别扭扭,敬而远之,蛮搞笑的。
薛万彻,是个标准的西北汉子,祖籍甘肃敦煌,后来全家迁居陕西咸阳。其父薛世雄官居隋朝的左御卫大将军,万彻少年时与兄长万均,即以好战而有武略受人追捧,将军罗艺将哥俩一块儿招致麾下。玄武门之变前,薛万彻曾效忠太子李建成,玄武门之变那天,薛万彻带着东宫的兵马与秦王李世民死拼,忠诚到不顾局面、不计后果的程度,直到李世民派人向他出示了主子李建成的首级,他才罢兵南逃入山。
这个与自己对着干,绝对一根筋的薛万彻,李世民有一百个理由杀了他。可人品上的逻辑就是这样,无论敌与友,忠诚与正直勇敢的人,谁都喜欢。事后,太宗李世民不仅没治薛万彻的罪,倒对他的忠勇报以高度赏识,授予右领军将军。
知遇之恩,涌泉相报,薛万彻此后替李世民东征西讨,立下赫赫战功。自然,他良好的表现也换来了新主子的奖赏,升任左卫将军,迎娶皇妹丹阳公主,加封驸马都尉,一跃成为李唐皇室自家人。
要说历史上不少名将,一搞政治,一落入权力争斗的泥潭,就成了困兽。薛万彻也不例外。唐高宗李治之初,他稀里糊涂被拉进房玄龄之子房遗爱的政变小圈子,事败被捕。
硬汉子,死得都与众不同。
行刑那天,薛万彻被押解到刑场,他仰天大喊:"薛万彻大健儿,留为国效死力固好,岂得坐房遗爱杀之乎!" 我薛万彻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这一身力气理应为国效力啊,怎么就跟着房遗爱这混蛋误入了歧途,把命白白丢了呢!
斩杀过程也蛮奇特。薛万彻解开衣服伸脖子让砍,许是被壮士得气势吓到了,刀斧手一刀给砍歪了,薛万彻不耐烦了,扭头朝刀斧手吼起来:用些力气看准点成吗!?刀斧手一连再砍了三四刀,薛万彻才倒地毙命。
别看薛万彻这个人站错了队被高宗李治砍了头,其实在早前,太宗皇帝还是蛮高看他的。李世民曾这样对人讲:大唐当今论名将,在朕眼里,也就李积、王道宗和薛万彻;李、王小胜多但也无大败,薛将军要么大胜要么大败。
最能证明太宗李世民喜欢薛万彻的事儿是,身为天子,又是大舅哥,李世民曾亲自替他的这位憨妹夫解了夫妻尴尬之围。
事情是这样的,丹阳公主下嫁给薛万彻,薛这个西北男人,长相粗就不说了,因久居行伍,大大咧咧,夫妻同处一个屋檐下,常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加之日常生活上笨手笨脚,没一点情趣。丹阳公主拿他跟其他姐妹的驸马一比,感到脸面上无光,羞得都不愿见人。有了这个心结,公主与薛万彻成婚好几个月了,竟不让他上自己的床,急得薛抓耳挠腮没法子。
这种个人私生活的事儿,不知怎么就传到了太宗皇帝的耳朵里。李世民起先听了,忍不住笑了。后来他仔细一琢磨,这不行呀,我还靠薛万彻给我打仗呢,再说小妹既已下嫁于他,一对夫妻长期这样谁不粘谁也不是个事呀。
这一天,太宗皇帝在宫里摆下酒席,把所有的姐妹与驸马都请了来。事前他给其他各位做了交待,今儿个你们要在席上好好给我夸赞薛万彻,拣他多英武、多能干的话说。席间,丹阳公主本来是低眉不语的,她瞅着别的姐妹夫哪个都比自己的夫君强。没想到的是,吃着饭喝着酒的间隙,众人都在夸她的夫君,一时半会儿她开始怀疑起自己来。
太宗李世民见小妹的脸上有了些喜色,趁热打铁,他提议要跟薛万彻握槊赌输赢,以身佩宝刀为赌注。游戏过程中,太宗假装失误,输了比赛,当下真地解下宝刀,赐赠给了薛万彻。这一下可把丹阳公主惊讶得半天合不拢嘴,激动、惊喜、兴奋、得意!宴罢,丹阳公主主动依偎到薛万彻身边,撒娇央求丈夫和她并肩同坐一辆车,高高兴兴地回府。
是夜,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星星还是那个星星,薛万彻还是那个薛万彻,但被窝里,却钻进来一个娇羞温柔的公主。
夫妻家务小事情,若是经大人物一过问,也就成了连正史也不肯遗漏的大事件。英明领袖的英明处,不全在那些惊天动地的壮举上。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