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5,260 15,200
澳元 10,900 10,800
英镑 20,100 19,800
港币 1,960 1,950
日元 138 137
新币 11,100 11,070
欧元 17,625 17,500
人民币 2,215 2,200
新台币 501 497
马币 3,690 3,670
泰铢 470 467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dàn
11 画
大观园 - 07 Jun 2018 HEN 173047
塞罕坝生态文明建设范例启示录
从一棵树到一片"海" 3
从一棵树到一片"海" 3
如今,从红外防火到雷电预警,塞罕坝已经建立了现代化立体防火监测系统。"但再好的设备也不能取代人眼的精确度,更不能取代防火瞭望员的责任心。" 林场防火办副主任孙文国说。
塞罕坝仍有9座望海楼,其中8座由夫妻共同值守。
"先坝上、再坝下,先顾树、后顾家。" 今天,尽管生产生活条件已经大为改善,但塞罕坝人的工作时间表仍然满是辛劳与付出。
为了植下新绿,施工员需要连续作业,整月整月地吃住在山上;
为了防治病虫害,防治员需要半夜2点出发实施喷烟作业,持续几个月;
为了防火安全,分场责任人需要驻守营林区,一呆就是半年多
千层板分场场长于士涛的时间表有两个作息坐标。
一个坐标是孩子。
常常在儿子没醒的时候他就出门,儿子睡着后才能回家。以至于孩子两岁的时候,还把于士涛当作陌生人往门外推。
另一个坐标是鸟。
春天幼苗发芽后,成群的麻雀飞来啄食。为了驱鸟,让早起的鸟儿没食吃,他要起得比鸟更早。
在于士涛看来,养树比养孩子更要细心。"树出了问题不会哭、不会说话,只能用更多时间不停观察。"
12年前,这个在华北平原长大的"80后" ,从河北农大林学专业毕业,第一眼就深深爱上了塞罕坝,一头扎了进来。
在北京工作的妻子付立华拗不过他,放弃高薪,也扎了进来。
"对林场发自内心的认同感让我留了下来。我感觉自己就是属于这里的,每天走在林子里心情特别舒畅,会情不自禁地又唱又跳。" 付立华说。
这段时间,于士涛忙着林木管护,付立华在山上进行森林测绘,两人十几天没有见面了。
"每天都会打一个电话,偶尔也会吵架,但话题一转到林子,一切矛盾都烟消云散了。" 于士涛说。
  
塞罕坝的林子有一种特殊的魔力
在塞罕坝,没人喜欢坐办公室,不是在林子里,就是在去林子的路上。
塞罕坝人大都皮肤黝黑,透着微微的"森林红" ,朴实内敛不善言谈,但一讲起树就滔滔不绝。
塞罕坝人喜欢用林场的树做微信头像,朋友圈里晒树的大大多过晒娃的。
爱树如子的塞罕坝人,干脆把林、森、松、杉这样的字眼放进孩子的名字里,大林、林源、乔森

塞罕坝的林子有一种特殊的魔力
年轻一代的塞罕坝人,有的是林三代,有的是对这里一见钟情,还有的是被配偶"骗" 来的。
但只要在这里扎下来,他们就会扎得很深很深,心甘情愿为这片绿色付出一切。
绿色贡献从因林而生到与林共进,三代塞罕坝人用青春与汗水铸就的绿水青山,在无声无息中变成金山银山,诠释着绿色发展的真谛,昭示着生态文明建设更加美好的前景。
北京环境交易所,塞罕坝林场18.3万吨造林碳汇正在挂牌出售。全部475吨碳汇实现交易,可获益1亿元以上。
森林每生长出1立方米的林木蓄积量,平均可吸收1.83吨二氧化碳,释放1.62吨氧气,这是大自然回馈给塞罕坝的巨大财富。
种好树,塞罕坝人有一种朴素的生态意识;用好树,塞罕坝人有一种自觉的生态意识。
"荒原变成森林,森林换来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在无声无息中变成金山银山,塞罕坝形成了良性循环发展链条。" 林场副场长陈智卿说。
但仅仅5年前,时任千层板分场场长的陈智卿还在为职工每个月的工资发愁:"守着那么大一片林子,却感觉有了上顿就没了下顿。"
那是塞罕坝发展进程中无法回避的一段阵痛期。木材占林场全部收入的90%以上,销售渠道单一,主要供应给煤矿用于巷道支护。随着各地小煤矿接连关闭退出,木材价格跌入谷底。
痛定思痛,塞罕坝从生态文明建设大棋局中找准落子时机
在林场一片实施改培作业的林地上,落叶松、云杉、桦树、樟子松、油松相伴其间,高低错落,层次多样,煞是好看。
造林施工员曾立民告诉记者:"当年人工造林时每亩按照333棵的高密度栽植落叶松,我们通过近自然管护,不断去除次树、选留好树,最终每亩保留15棵左右,再利用树下空间种上幼苗,高大的树冠能为树苗挡风抗寒,对病虫害的抵抗力也更强。"
这是塞罕坝独到的"砍树经" :过去"以砍养家" ,砍树是为了卖钱;现在"以砍养树" ,遵循去小留大、去劣留优、去密留匀的原则,完善森林生态链,让树木长得更好。
2012年,塞罕坝自我加压,将每年木材砍伐量从15万立方米调减至9.4万立方米,这一数量不及年蓄积增长量的四分之一。
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
红线之下,塞罕坝建立了极严格的林业生产责任追究制,一旦发现超蓄积、越界采伐林木行为,实行一票否决制,坚决追究责任。
东边不亮西边亮。少砍树不但没有砸了塞罕坝人的饭碗,反而倒逼塞罕坝人开辟出一片新天地。
"同样是树,却能做不同的文章,与其卖木材,不如卖整株苗木。" 陈智卿说。
把最擅长的育苗投入产业经营,塞罕坝人如鱼得水。几年时间,8万余亩绿化苗木基地一片嫩绿,1800余万株树苗可供商业销售,每年给林场带来近千万元收入。
一番转变之后,木材收入占林场总收入的比重下降到50%以下,以前只有一条腿的"板凳" 有了越来越多的支撑点。
一番转变之后,塞罕坝人最终受益。目前,林场职工人均年工资收入9万多元,还有4万多元的绩效奖金。
这样的工资水平,不仅明显高于当地城镇职工平均水平,也高于全国林场平均水平。
在开发与保护的考题上,塞罕坝人常有意想不到之举。
眼下正是塞罕坝的旅游旺季,天南海北的游客纷至沓来。去年,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接待旅游者50万人次,门票收入达到4400万元。
按照规划,塞罕坝完全可以承受100万人次接待量,再轻松增加收入4000多万元。这可是几乎不用任何投入就可以落袋的真金白银。
但塞罕坝人却做出决定:严格控制入园人数、控制入园时间、控制开发区域、控制占林面积。
"塞罕坝再未批过旅游项目用地,再未增加过酒店床位,对超过限额的游客,我们只好拒之门外。" 林场旅行社经理闵学武说。
塞罕坝人并非看不上这笔钱,而是算清了开发与保护的大账。
林场党委副书记安长明说:"如果生态效益没有了,用再多的经济效益也难以挽回。经济账和生态账、小账和大账孰轻孰重,头脑必须清醒。"
目前,林场正联合地方政府展开生态旅游环境提升行动,为住宿和餐饮场所安装小型污水处理器,并建设一座垃圾处理场。
行走在林场,可见一座座白色风力发电机分散其间。塞罕坝有优良的风电资源,但在引进风电项目时,林场管理者明确了只能利用边界地带、石质荒山和防火阻隔带,不占用林地,不采伐林木。
只要影响到树,影响到"绿" ,眼前有大钱也不挣!塞罕坝人就是有这种"傻傻的抠劲" 。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不因小失大,不寅吃卯粮,不急功近利。
塞罕坝人的"抠劲" ,彰显的是生态文明建设的大局观、长远观、整体观。
对自己吝啬的塞罕坝人,对周边居民却格外"大方" 。
在林场,只要不在防火期,周围村民就可以进山采集野菜、蘑菇、药材等林下作物,一年可为一个家庭带来5000元左右收入。
在围场县,从苗木种植到旅游开发,从手工艺品制作到发展交通运输,越来越多的人争相搭上塞罕坝这趟绿色发展快车,每年可实现社会总收入6亿多元。
尝到绿色甜头的村民们,也深深烙下绿色意识。
紧邻千层板分场羊场营林区。34岁的村民程小刚7年前利用自家房屋办起了农家院,一年收入可达十几万元。
"从小看着这片林子一点点长了起来,没想到这些树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儿时,树木还没成林,程小刚的父母种地为生。树渐渐多了,草也长出来了,程小刚做起放牛娃。实施禁牧后,程小刚到县城做了打工仔。
直到小树林成为森林,游客渐多,程小刚抓住机会,自己做了老板。"我特别在乎这些树,看有客人出门,一定要提醒他们爱护每一棵树,千万别吸烟。" 他说,村里人有个共识,宁可让家门上的门号牌掉了,也不能让防火责任牌掉了。
人因自然而生,人与自然共生。
"林业超出你的想象,当人与森林和谐共处,能为彼此创造更多价值。" 林场林科所所长程顺说。
守住绿水青山,塞罕坝创造了价值难以估量的金山银山
曾经的皇家狩猎场,成为今天的动植物物种基因库。塞罕坝有陆生野生脊椎动物261种,昆虫660种,植物625种,大型真菌179种。
在华北地区降水量普遍减少的情况下,当地年降水量反而增加60多毫米,为辽河、滦河涵养水源、净化水质1.37亿立方米。
周边区域小气候有效改善,无霜期由52天增加至64天,年均大风天数由83天减少到53天。
以现有的林木蓄积量,塞罕坝每年释放的氧气可供近200万人呼吸一年。
中国林科院评估显示,塞罕坝的森林生态系统每年提供超过120亿元的生态服务价值。
沈国舫评价说:"从造林、护林到用林,塞罕坝将绿色理念贯穿始终,成为建设美丽中国的一支重要力量。"
大自然没有辜负人的努力和付出
上世纪50年代,北京年均沙尘天数为56.2天,如今已下降到10.1天。2016年,北京沙尘天仅有5天。
巨变背后,塞罕坝的绿色贡献功不可没。
更大的绿色奇迹,还在路上
到2030年,塞罕坝森林面积达到120万亩,生态功能将显著提升,生产生活条件明显改善,绿色产业健康发展,建成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经济、社会、环境协调发展的现代林场。
这是一条绿色发展的必由之路,更是一条开创生态文明新境界的希望之路。(新华社记者陈二厚、张洪河、赵超、曹国厂、于佳欣、侯雪静)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