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150 14,075
澳元 10,650 10,450
英镑 18,800 18,600
港币 1,815 1,800
日元 130 129
新币 10,475 10,375
欧元 16,475 16,325
人民币 2,175 2,168
新台币 472 469
马币 3,540 3,500
泰铢 438 434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9 画
连载小说 - 13 Jun 2018 EDY 173515
舒仪著
格子间女人11
格子间女人11
谭斌抬起头,象是头回见面,细细打量男友。
频繁的室外写生,令沈培露在外面的肌肤呈现淡淡的棕褐,却质地柔软,不见一丝风霜之色。
他有一个著名国画家的父亲,入行之初就有人捧,占尽天时地利,成名轻而易举。
沈培的字典里,没有挣扎、奋斗这一类的字眼,他本人也没有太大的野心,所以他的脸上,找不到任何苦涩之态。
谭斌直撇嘴:"要不怎么说,同人不同命呢!梵高,天才不是?好,一生困苦,死了倒便宜无数奸商。" 她自己都觉得,口气酸溜溜的不同往常。
沈培拍着她的背,禁不住失笑:"其实我们这一行,最容易听到牢骚,一句怀才不遇,可以抱怨一辈子。"
谭斌说:"职场中没有怀才不遇这回事,我们只会找个角落,反省自己学艺不精。"
她的语气调侃,嘴角那点笑容却让沈培看得心疼。
他有点不知所措,松脱双臂放开她,脱下围裙扔在一边。原来里面穿着一件牙白色的丝衬衣,半透明的材质,隐隐露出宽肩细腰。
谭斌把手伸进沈培的衬衣,摩挲着他背部结实的肌肉,心中忍不住生出猥琐的念头。她悉悉簌簌地笑出声。沈培的朋友中,以不修边幅的居多,这似乎是业内不成文的规矩。
贫困造就天才,好像早已成为公论,困窘衍生的戾气融入作品,才能焕发出非凡的生命力。
象沈培这样起居讲究的八旗后裔,纯属其中的异类,很为同行诟病,亦连累他的画风,被激烈地抨击为华丽而空洞。他的心态却很好,一概嗤之以鼻。
沈培说:"艺术家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不要让他人的噪音淹没你内心的声音。"
令谭斌肃然起敬。他时常有惊人之语。
但是随后一句补充,马上让谭斌满腔敬意化为乌有。他说:"迎合这些人有什么用?买我画的又不是他们。"
这些细节若传进文晓慧耳朵里,一准会让她笑歪了嘴。很多时候谭斌也困惑不已,两个人是怎么走在一起的?缘分这件事,经常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两人的相识,说起来非常富有戏剧性。
谭斌某个周末心血来潮,一个人跑到世纪坛美术馆消磨时间,在一幅展画前,她停步驻留了很久。
沈培就是那幅画的主人。
那是他年少成名的第一幅作品,中国的毛笔和宣纸,落笔却是典型的西洋画风,在巴黎画展中得过铜奖。
看到一个美貌时髦的年轻女子,站在空旷的展厅中,长久而痴迷地盯着自己的作品,沈培几乎立刻被深深感动。能够静心欣赏艺术之美妙的年轻女人,在现今这个急功近利的浮躁社会里,实在是不多。
他上前搭讪,然后两人交换通讯方式,约会,随之而来的亲吻和上床,都变成顺理成章的事情。
他也没想到,自己会找一个在外企任职的女友。
在他的眼里,此类女性过于市侩势利,殊不可爱,他一直以为自己会找个同行。但他的身边,也少有那样的女子,外表斯文,性格却象男人一样坚定,目标明确,永不言败,且从不为莫名其妙的小事无端哭泣。
他被深深地迷惑,然后猝不及防掉了下去。
不过谭斌一直没敢告诉他,当初她停下脚步,是因为那天穿了双新鞋,夹脚,很疼。
她在转身的瞬间,看清对面男生清爽漂亮的面孔,气质恍若年轻时的冯德伦。那一瞬间她下定决心,决心把这个秘密永远保守下去。
不同的人执着于不同的东西,谭斌承认自己最大的弱点,是难以抵挡美色的诱惑。
"来,给你看样东西。"
沈培拉起她的手,掀开画架上的白布。
三十公分见方的油画,背景一片朦胧的新绿,影影绰绰的旧屋顶,树干后探出少女羞涩的笑脸,两条油黑的长辫垂落肩头。
"猜猜,这幅画叫什么?"
谭斌凝神去看,画面中似有轻风吹过,斜飞的柳枝,撩起画中人纷乱的刘海,露出明净的额头。
她犹豫着试探:"二月春风似剪刀?"
"对。" 沈培击掌,显得份外高兴,"《春风》,就是《春风》。"
画中的少女笑容纯真,眉眼分明是谭斌,只是比她年轻得多。
谭斌伸手摸过去,大惑不解地问:"这是我?"
沈培说没错,和他梦中的情景一模一样。
谭斌退后两步,再次细细观看。
这幅画的风格,和沈培以往的作品不太一样,色彩偏冷,画面始终弥漫着一层淡淡的忧郁。
她喜欢这种华年不再的惆怅调调,可是事关自己,不能夸,一夸就成了自恋,所以她维持一个神秘的微笑,亦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
"我一直想看看," 沈培说,"你离开这个城市,脱下这身职业装,究竟什么样子?"
"哦,这样。" 谭斌矜持地点头,为谨慎起见,并不立即发表意见。
其实有句话已经滑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想说,我脱光了什么也不穿的样子,你又不是没见过。不过女人的言辞一旦豪爽过头,就变成十三点。这点分寸她还有。
第11章
昌平县城正北,就是著名的小汤山,京郊的温泉胜地。沈培的朋友住在这里。多年前没有禁止农民出让宅基地时,自搭自建的农庄。
前后占地一亩半,屋内的所有立柱都保持着原生状态,正中的壁炉上,还隐隐露着白茬。
主人是一对四十左右的夫妇,一般的返璞归真,穿的都是市面上少见的粗纺棉布。红花绿叶,蓝底白花,倒也相映成趣。沈培给她一大杯现榨的玉米汁,谭斌端着四下浏览,兴致盎然。
电力来自七八公里外的村落,自来水通过自建管道引进房间,热水要自己烧,夏天没空调,冬季无暖气。谭斌觉得不可思议。她和沈培都是城市动物,早被宠坏,小区二十四小时热水管道维修,停水一天就哇哇叫,完全无法忍受。
午饭非常具有农家风味,冒着热汽的大砂锅端上桌,原来是南瓜玉米炖排骨。
主人说,都是当地农民种给自己吃的,绝对纯净无污染,肉里也不会有激素。
谭斌吃得很少,秀丽的女主人殷勤劝客:"多吃点儿,多吃点儿!" 谭斌只好向沈培投去求援的目光。
沈培笑着解围:"甭理她,这么大的人,能饿着她?" 这么说着,还是往谭斌碗里舀了一勺南瓜和玉米,"再吃两口,都是粗纤维,不会让你长脂肪的。" (11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