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5,000 14,920
澳元 10,875 10,750
英镑 19,550 19,250
港币 1,915 1,900
日元 137 135
新币 10,925 10,870
欧元 17,475 17,300
人民币 2,195 2,180
新台币 487 483
马币 3,650 3,625
泰铢 462 460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zhu
17 画
爱心故事 - 25 Jun 2018 EDY 174046
好人就是永不枯竭的一滴水
冷转运是武汉市汉阳钢铁厂高温车间的一位退休工人,今年73岁。
冷转运的一生,平平淡淡。
16岁,他在汉口惠济理发厅做学徒;19岁,成为南海舰队一名战士;24岁退伍,被分配到汉阳钢铁厂,直到退休。
没有跌宕起伏,他的人生履历,短短两行字就可以概括。
但有一些事,在心里打下了烙印。
他记得在理发厅做学徒的第一天,师傅故意考验他,钱这儿丢了一枚,那儿落下一张。下班后他清理卫生,把那些钱码好,交到师傅手里。师傅语重心长地跟他说,你来我这里,要先学做人,再学做事。
当兵后,在他们驻扎的海岛上,没有正规的理发店。冷转运从第一个月的津贴里拿出4元,买了一套理发工具,开始义务给战友们理发。
逢年过节,也给岛上的居民理发。
打那时候起,给人免费理发成了习惯,并跟了他一辈子。
1969年,复员参加工作后,厂里有一个澡堂,冷转运在澡堂里设了一个免费理发处,为车间600多名工人服务。别人下班就走了,他回到家,要经常比别人晚上2个小时。
1995年,冷转运退休了。他闲不下来,在居住的四新社区设了个义务理发点,每月1日、15日,以及逢年过节,为人理发。这个理发点名气越来越大,别的社区也常有人慕名而来。
他是一位普通人,他帮到的人,比他还平常,其中很多其实属于社会中的弱者。
江夏区有一家老年公寓,附近几里路没有理发店,这里的老人,面对理发难、理发贵的问题,一筹莫展,求助于媒体。冷转运在电视里看到了,主动上门服务,还笑称自己是去解决老人们的"面子问题" 。
社区里91岁的刘全智老人,老伴多年前去世,儿女也住得远。冷转运每月上门为她理一次发,顺手还把家里的体力活儿干了。
一位街坊老太太过世了,老太太的儿子找到了冷转运,请他为逝者理发、整理仪容。因为停电,冷转运又跑到工厂,找到200米长的动力线,为老太太完成了人生最后一次理发。
这种事,他做过不止一次。有人问他为啥不忌讳,他说,这有什么忌讳的,都是四邻街坊,能帮就帮一把嘛。
一年除夕,一位中风老人的家属打电话到社区办公室,想要冷转运上门服务。社区主任觉得家家户户都在吃团圆饭,冷转运也是儿女绕膝的大家庭,哪会有时间上门服务呢。她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打通了冷转运的电话。冷转运正在小儿子家吃团圆饭,他反而劝社区主任不要推掉,不能让老人失望。在问清地点和联系方式后,他吃过午饭就赶回来给老人理了发,让老人过了一个干净清爽的年。
这些年来,无论是在理发点,还是上门为人理发,他都自带水杯,连大家的一口水都不喝。
也有些他经常上门服务的,家属过意不去要给费用,都被他拒绝了。他说,我愿意帮助大家,不是为了钱,我虽然没得到钱,却得到了钱所买不来的快乐。
这种快乐,带来了冷转运内心的平静,也带给了这个家安稳。
冷转运老两口都是退休多年的工人,每个月加起来,也不过有5000元多一点的退休金。他们居住的房子,还是上世纪80年代初单位分的老公房。
他们家位置偏远。从武汉市中心出发,坐公交车要一个多小时。楼房楼梯逼仄,陡,是那个年代简易公房的显著标志。
房间有40平方米,客厅放了一张复合板餐桌,角落里有一张桌台,上面是一台老式12英寸康佳电视机,也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标志性产物。除了这些,客厅再不能容下别的东西。
里间卧室里,并排放了张双人床和一张高低床。双人床归老两口,高低床上铺,存放着些旧物件;下铺,如果哪天孙女留了下来,就属于她们。
屋角,摞着几个陈旧斑驳的箱子。冷转运现在用它们装书。
冷转运的大儿子冷海波说,自己不是"官二代" 和"富二代" ,而是"正二代" 正能量二代。如果用金钱来衡量,这些年,父亲靠理发也许能积攒下买个房子的钱,他的选择虽然不能带来钱,却给全家人带来了满足感,一家人都为父亲自豪。
6月12日,在武汉被评为"最美家乡人" 之前,冷转运默默无闻,走在人群里也毫不起眼。但他如一滴水,微不足道又锲而不舍,温润着自己身边的那一片空气或土地,并且永不枯竭。
(来源:中青在线张培昂)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