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5,000 14,920
澳元 10,875 10,750
英镑 19,550 19,250
港币 1,915 1,900
日元 137 135
新币 10,925 10,870
欧元 17,475 17,300
人民币 2,195 2,180
新台币 487 483
马币 3,650 3,625
泰铢 462 460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15 画
连载小说 - 04 Jul 2018 EDY 174747
舒仪著
格子间女人24
格子间女人24
沈培顿时不乐意了,腾出手护住自己的头发,
"你才傻呢。"
从机场出来,到谭斌家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她坐在车上睡了一觉,直到沈培晃着她:"到家了,醒醒……"
谭斌迷迷糊糊睁开眼,空着手就往楼上走,连行李都忘了拿。
等沈培停好车带着行李进门,谭斌已经飞速完成沐浴,把自己扔在床上。
"斌斌,先别睡,睁睁眼,我有事儿跟你说。" 沈培上来啃她的脸。
谭斌胡乱挥着手,象赶一只苍蝇,哼哼叽叽地抱怨:"你这人好烦哪,明天一早有会,让我睡觉。"
"什么破工作把人累成这样子?"
沈培不满,"后天我就走了,连句话都没机会说。"
"哎?" 谭斌有点清醒,转身抱住他,"这就出发了?唉,怎么突然觉得怪舍不得的?"
"我也是。" 沈培把下巴搁在她的头顶摩挲着,闷声说,"睡吧,我已经把行李放在车上,后天从你这儿出发。"
谭斌"唔" 一声,贴近他的身体,口齿不清地说:"忽然想起一件事,你那双室外靴已经旧了,鞋底的花纹都快磨平了,太不安全,明天去买双新的吧,我找时间陪你去。"
沈培没接话,抱紧她再说一声,"好好睡吧。"
早晨谭斌去上班的时候,沈培还拥着毛巾被酣睡,睡姿憨态可掬。她站在床边看他,悄悄笑一笑,退出去锁门离开。
第21章
这一次的投标预备会,是执行董事长刘树凡兼任销售总经理之后,销售团队聚集最齐的一次。
除了南方区总监曾志强,因为和客户有约无法脱身,三大区销售总监以及各重点省份的销售经理,几乎都赶到了北京。
进入正题之前,刘树凡先传达了一份总部新精神,大意就是硬件设备的市场利润越来越薄,MPL从今年开始,将从单纯的设备供应商逐步向方案咨询提供商转型。
然后他宣布了一个决定:"PNDD的集采,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为保证投标顺利,我们要成立一个临时的投标团队,今天在座的,都将是这个团队中的KeyPerson,当然,我们更需要一个BidManager……"
刘树凡说到这里停顿一下,目光有意无意落在谭斌身上。后者立刻有了不祥预感,脑后嗖嗖地似有阴风刮过。
"经过商议,一位BeautifulLady,将作为PNDD项目的BidManager,负责协调投标一切事宜。她就是……"
谭斌听到自己的名字在耳廓中回响,"Cherie谭。"
她感觉脚下的地板似乎消失了。
室内有片刻静默,不少人转头看谭斌,表情各异。
谭斌脸上还残留着方才微笑的余波,毫无防备之下被砸得眼冒金星。
这个头衔的责任太重了,重得她完全负担不起。
中国大陆地区下半年销售目标的百分之六七十,都押在这个项目的成败上,万一有个闪失,就算她粉身碎骨也难辞其咎。
MPL公司的其他国家或地区,经常会采用Bidmanager负责的方式进行投标管理,但那些BidManager,都是具有十几、二十年销售经验的专才。
在中国大陆地区,若论起资历,于晓波或者曾志强,其实更适合担任这个角色。
谭斌本能地想站起来推辞,坐在对面的于晓波,望着她不易察觉地摇摇头,然后抬起双手,"啪,啪,啪" 轻轻鼓掌。
会议室内的其他人如梦初醒,纷纷效仿。
这一下堵住了谭斌未出口的话,她只好堆起笑容,向同事点头致谢,并示意他们安静。
刘树凡接着说下去:"Cherie随后几个月的工作,将会非常繁重,所以利维……哎,利维呢?"
乔利维从后排站起来,大声应道:"列兵乔利维报到。"
会议室内顿时笑声一片。这是句经典台词,来自一部热播的电视剧。
刘树凡也笑起来,摆摆手说:"坐下坐下,投标期间利维会支持Cherie,主要负责PNDD总部的客户关系,你们呢,要尽力协助他们两人的工作。"
乔立维相当配合,马上双手抱拳举过头顶,"诸位兄弟,看在党国的份儿上,到时候务必拉兄弟一把!"
会议室里再次哄堂大笑,气氛立刻轻松下来。
"Cherie呢?也表表态?" 刘树凡问。
谭斌双臂拢在胸前,脸上依旧维持着笑容,心里却异常恼火,感觉被当众涮了一把。
方才于晓波的暗示,分明告诉她,此事已成定局,反对无效,不要做徒劳的事。而乔利维的反应,更让她看得明白,他一早就清楚这个结果,只有她被蒙在鼓里。她实在不明白刘树凡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不怕压力和责任,但至怕两人共同负责一件事的暧昧分工,而且会前竟没有任何人询问过她本人的意愿。
谭斌迅速权衡一下自己的处境:做得好,是整个团队的努力,没什么可说的;但做砸了,别人都可以做甩手掌柜,而她头上顶着BidManager的帽子,板子只有落在她身上最顺理成章。
此刻木已成舟,摆在她眼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成功,要么成仁,没有其他退路。所以她一定要当着刘树凡的面,先把自己的位置摆正,即便死了也做个明白鬼。
于是她开口,把程睿敏"藏其心不掩其才" 的忠告完全扔在脑后。
"谢谢董事长和大家的信任,恭敬不如从命,客套话就不多说了,我会竭尽全力,我更相信我们团队的能力,有Management的支持,有大家的共同努力,这场仗,我们一定能赢得干脆漂亮。请原谅,我这就想进入角色,给大家提个建议……" 她转向刘树凡,"Kenny,可以吗?"
没有和谭斌共过事的人,大概很难理解,为什么在她手下工作过的项目经理和工程师,提起谭斌的名字总是喜恶参半。
她清秀柔弱的外表极具欺骗性,只有进入工作状态,才能真正见识到她强硬的本质。而且一旦有人触到她的底线,马上翻脸变得六亲不认。
刘树凡点头,做个手势示意她继续。
(24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