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5,000 14,920
澳元 10,875 10,750
英镑 19,550 19,250
港币 1,915 1,900
日元 137 135
新币 10,925 10,870
欧元 17,475 17,300
人民币 2,195 2,180
新台币 487 483
马币 3,650 3,625
泰铢 462 460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diào
10 画
连载小说 - 05 Jul 2018 HEN 174848
舒仪著
格子间女人25
格子间女人25
"谢谢!" 谭斌起身离开座位。
众人狐疑的目光追随着她。
谭斌站到白板前,"咱们必须吸收以前投标时混乱无序的教训。对外客户接口太多,对内沟通和协调不畅,每个人都忙得要死,其中不少却是重复工作,没有任何价值。所以我认为首先要保证的是,集采投标期间,必须确保所有的MessageFlow,InSameLanguage,InSameChannel,和客户正式的信息往来,无论是书面还是口头,都只能有一个接口,。"
说到这里,谭斌心头莫名其妙掠过一阵不安,好像什么地方没有考虑周全。但她没有功夫细想,因为乔利维立刻接茬:"一直不都是这么做的么?和PNDD总部打交道,所有的Documentation都要通过客户经理Yvonne提交。"
"不错。" 谭斌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客户经理定位不清,也是混乱的原因之一,她在其中的角色,仅仅是一个接口,一个传声筒,并未起到lead的作用,反而降低了沟通的效率。"
"那你这个接口是什么意思?"
谭斌没有马上回答,她转身拿起马克笔,在白板上画了一个漏斗,数条代表不同部门的信息流,在她笔下汇集到漏斗的尖端。
在漏斗的出口处,她写下两个粗粗的大写字母:BM(BidManager)下面鸦雀无声,在座诸人个个神态复杂,但都望着她不说话。
如果采用谭斌的建议,就意味着投标期间事无巨细,都要让她知道,也就是变相向她报告。
谭斌镇定地对视。她不能垂下目光,只要此刻露出一点服软的姿态,以后她的话就会被当成耳旁风。
刘树凡也盯着她看一会儿,眼神明暗不定,最后他打破沉默:"Cherie的建议不错,我同意。"
他的话一锤定音,镇住了所有的异议。乔利维悻悻的目光,于晓波若有所思的神色,都被谭斌一一收入眼底。
她微笑,这一次是由衷地感激:"Thankyou,Sir!"
游戏规则一旦确定,后续的行动就容易许多。
散会后谭斌追出去,"Kenny,有时间吗?我想和您谈谈。"
刘树凡看看腕表,"只有十分钟,行吗?"
"行。" 谭斌毫不犹豫地答应。
两人在开放区的咖啡桌前坐下。
"Cherie,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有什么话你可以直说。"
谭斌捧着咖啡杯,小心地问,"把我放在这个位置上,您放心吗?"
刘树凡摘下眼镜,揉着眉心低笑,"怎么讲呢?昨天Bowen说他不能常驻北京,提议让你来做的时候,我还真有点犹豫,但是刚才你给了我信心,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好。"
谭斌皱起脸回答:"您不知道,我心虚得要命,腿肚子一直哆嗦。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简直象晴天霹雳。"
她绕来绕去,其实就想弄明白一件事,为什么工作分配要绕过她?
刘树凡重新戴上眼镜,镜片后的目光犀利而通透。
"Cherie," 他说,"今天难为你了。昨晚我打算和你先谈谈,但你的手机一直关机。"
谭斌赶紧申明:"那时我在飞机上。"
刘树凡站起身,手放在她的肩上,"别想太多,相信你的能力,才会把你放在那个位置上。遇事多和Bowen他们商量,我也会支持你。我得走了,我们另约时间详谈。"
谭斌点头,心中的疑虑去了一半,有点后悔自己反应过激,那丝不安再次划过心头。
第22章
她没有回办公室,而是下楼躲进花园里,趁机平复心情,并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正叼着烟上下摸索打火机,"啪" 一声响,一只手揿着火机凑在她跟前,是乔利维。
谭斌点着烟吸一口,笑笑说:"谢谢!"
乔利维站在她身边,吧嗒吧嗒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
谭斌知道他有话说,静静等着他开口。
"Yvonne还是个小丫头,脸皮儿薄,又不经事儿。" 乔利维也点起一支烟,"有些话传她耳朵里,肯定会不高兴。"
"我只是论事论事,并不是说她能力有问题。真觉得难受,她应该去找她老板谈谈Jobdescription."
谭斌并不十分在意。她的目的是做成事,不可能讨每个人喜欢。这一点她老早就已经想通。
她也曾被人轻视过羞辱过,几乎每个人都是这么走过来的。想避免这样的尴尬,只能把自己修练得更好更强,走得更高更远。
乔利维失笑,"我只是提个醒儿啊,没别的意思。哪,以前投标的问题,你的确说到点子上了。不过,我觉得吧其实你可以,那个,其实表达得更婉转一点儿。"
谭斌看他一眼,心想你站着说话不腰疼,知道个屁。北方区还好说,南方区和东方区,从总监到几个老资格的销售经理,哪个是省油的灯?不当场拿下,以后怎么摁得住?本来是两个人的事,一根绳上的蚂蚱,你反而胳膊肘往外拐,老娘咬牙唱完白脸,你又来装好人。
她吐了个烟圈,笑得相当无奈,"老乔,你觉得我措辞温柔点,他们就会高高兴兴接受吗?才不会呢,决定他们态度的,不是我说话的方式,而是内容。"
乔利维挑起眉头又放下,表示他很不以为然。
谭斌问他:"你想让一个人死,会不会温柔地跟他说,想死还是想活?"
乔利维摇头,"当然不会,这人肯定回答:不想死!"
"这就对了。一般人都害怕变化,任何改变,第一反应就是抗拒。所以你得问他,是上吊吃药还是抹脖子?让他明白没的选择,一定要选,也只有死的方式。"
她转身往回走,乔利维跟在后面说:"有时候吧,我真觉得你不该是个女的。"
"什么意思啊?骂我呢?" 谭斌放慢脚步。
"当然不是,我是说,有时候你太强悍了,不象个女孩子。" 乔利维笑,"我媳妇儿你不也见过吗?她连家里添几样餐具,都要我拿主意。
谭斌头都没回踏进电梯,"那是你媳妇儿有福气,我可没那个运气。" 但乔利维的话,让谭斌想起一件事。
她发个短信给沈培,"我要写计划,抽不出时间,你自己记得去买鞋。"
沈培回短信:"那双鞋好好的,为什么买新的?"
谭斌便懒得再和他说什么,自去专心工作。
打开Word文件,刚把投标管理计划写个开头,她心里咯噔一下,忽然反应过来,明白了那点不安的源头出在哪里。(25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