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440 14,400
澳元 10,790 10,725
英镑 19,220 18,900
港币 1,840 1,825
日元 129 128
新币 10,590 10,565
欧元 16,920 16,750
人民币 2,160 2,150
新台币 468 465
马币 3,575 3,560
泰铢 438 436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xīn
7 画
连载小说 - 06 Jul 2018 EDY 174927
铁凝著
玫瑰门121
玫瑰门121
叶龙北环抱住竹西抢夺稿纸(抢那个上吊的老头),为了这夺(真夺)他和她离得更近,他挨住了她。为了这挨,她猛然把自己吸在了他身上,将两条背在身后的胳膊反过来把他抱住。
他在她的臂弯里挣扎,愤怒地挣扎。他把扬在空中的两只大手落在她肩上推她离开。
她把他箍得更紧,圆滑的肩膀顽强地抵抗着他那手的力量。他还是推开了她,带着挣脱之后的轻松连连后退。
她又追了上来,喘息着,脸很红,鼻孔翕动着,头发也蓬乱起来。当她又一次用双臂箍住他时,她那蓬乱的头发便开始扫他的脸、嘴、脖子一切可以扫着的地方。
这扫,这陌生的扫使叶龙北一阵阵厌恶,他继续努力从身上往下剥她。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加入这样一场拼搏(剥),一瞬间他甚至绝望了,他觉得这是一场无法退下来的拼搏。他很想打骂怀里这个女人,最好用一种农民打老婆的打法。他拧着身子脱下自己一只鞋,便朝这个女人举了起来。竹西为这只举起的鞋闭住眼等待着,那鞋却从叶龙北手里掉了下来,接着他突然把她抱住了。
她感觉到了这抱,感觉到这不再是拼搏。她抚摸起他粗糙的脊背,进而还看到了他小腹上那个三厘米的淡褐色疤痕。疤痕缝合得不算好,没长平。她后悔自己把手术推给了别人。
第二天一上班她就发现自己在注意外科那个电话机。那电话机已十分的破旧,那话筒或许很臭。她特地用酒精棉球把话筒擦洗一遍。半天之间她替别人接了好几个电话,最后她等来了她的等待(为擦话筒的等待)。虽然昨晚分手时他们并没有相约用电话联系,但竹西的直觉、感觉、听觉、视觉和嗅觉驱使她相信他会打。
叶龙北打来了电话,约她有时间去。
叶龙北的电话把昨晚的一切都变成了真的。
她不断"有时间去" ,他对她并不显过分热情,也懒得再跟她讲他正在写什么。当着她,他总有一种懒散、松懈、无可奈何的神态。只有当竹西把自己横在他眼前时他才打起精神去酝酿一个出击的计划。
他没有再谈过人的返璞归真,他只愿意通过她获得愉快,愉快得淋漓尽致点儿最好。为了这淋漓的尽致,他甚至注意到电视屏幕上有一个销售"男宝" 的广告。他顺着广告申明的地址找。他找到了,买了,用了。
对。
晚上,竹西回到响勺胡同。她刚走进她的西屋,司猗纹来了。
司猗纹从外间走到里间,选了一张小沙发坐下吸烟。大旗这对自制沙发弹簧显硬,她坐在上面有种滚过来滚过去的感觉。原来她是寻找烟缸。竹西从碗橱里拿出一只小碟子摆上茶几。
竹西不知司猗纹有什么事找她,她觉得不像是为宝妹。即使为宝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每次司猗纹对她谈宝妹都像是没话找话。真正要谈宝妹的时候是竹西找她。竹西让司猗纹一个人在里屋坐着,自己去外屋洗脸洗脚,然后光脚穿拖鞋回到里屋坐在床边。她尽量让司猗纹感觉到她要睡觉。
"他现在住几间一套的单元啦?" 司猗纹往小碟子里弹烟灰。她等着竹西吃惊地问"谁?" 然后她再说"他呀" ,这个谈话开始才显出奇。
竹西没问谁。
司猗纹有点失望。
"现在正是这种人出风头的时候,女孩子就崇拜这种人。"
"您到底想说什么?" 竹西问。
"你不是刚从甘家口回来么。" 司猗纹看着竹西两只白脚。
"这么说,劳您费神了。" 竹西也看自己的白脚。
"他需要你,可不会迷上你。他可不是大旗。这种男人到了这个岁数喜欢的完全是另一类。"
"您可真无聊。"
"有时候我是觉得无聊。可是你呢,岁数也不小了,完了事还得自己骑车往回跑。不无聊?"
"您想干什么,宝妹她奶奶?"
"正因为我当了奶奶,对人的事才知道得比你多。我是想告诉你,他那种人喜欢的是另一类。你没见眉眉十四岁他就整天跟眉眉穷煽,让眉眉整天神不守舍。也是对你的提醒吧该互相照应还得互相照应,庄家还有谁?"
"我想睡觉。" 竹西终于下逐客令了。
司猗纹遗憾地站起来。她本来也要站起来的,因为她的耳朵突然一阵阵奇痒。耳朵的奇痒使她觉得是西屋在作祟姑爸也许就在她的身后。她觉得竹西已经看出了她的痒劲儿,她才匆匆离开。
司猗纹走了,竹西随手熄了灯。屋子、院子都黑漆漆的。司猗纹回到南屋也不开灯,摸黑上了床。她回味着在西屋的那番话回味着竹西那两只微胖的白脚。她努力想弄清她要干什么,然而她弄不清。她为什么非要弄清?里屋的便盆盖子响了两声,宝妹下床撒了一泡尿。
司猗纹拧开台灯靠在床上,从火柴盒里捏出一根火柴开始掏耳朵。她急于要弄清应该先掏哪边,是哪边痒?她弄不清,那就两边都掏。她掏完左耳掏右耳,不时将火柴棍举到灯下用手弹弹,但棍上什么也没有。没有就算解个痒儿吧。掏完,她掀开被子放了一个屁,声音空洞,没什么味儿。她想这屁原来是用不着掀被子的。有时候掀是一种必要。
55
本来我不想对任何人承认这一点:我的本性是非常懒惰的。可是我没法儿不告诉你,眉眉。我憋得特别难受告诉了你就将这本性卸在了你的身上。
如今我总是显得很忙我也的确很忙;作画前就得先忙一大阵:画布,内外框,裘皮钉,调色油,松节油,油画颜料(还有新出现的丙烯),有时连托人烘烤木头宴请木工都是我。画完之后就更忙:名目繁多的研讨会,学术交流会,单位(本画院)还实行了一年一度的学术理论发布会。展览的名目就更多:"大展" 啦"个展" 啦"联展" 啦,还有人想出了个"马拉松" 展,就是你挨着我展,我挨着你展。这些都要和同行争执、较量。彼此的蔑视彼此的仇恨彼此那尖刻的亲密和毒恶的热诚还有什么?卖画,卖给洋人卖给通过各种渠道向我索画的主顾还要读书,不读书就无话可说就好比听别人讲话是为了自己的嘴也别闲着。
(121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