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440 14,400
澳元 10,790 10,725
英镑 19,220 18,900
港币 1,840 1,825
日元 129 128
新币 10,590 10,565
欧元 16,920 16,750
人民币 2,160 2,150
新台币 468 465
马币 3,575 3,560
泰铢 438 436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fāng
4 画
连载小说 - 06 Jul 2018 EDY 174928
舒仪著
格子间女人26
格子间女人26
她在会上一时热血上涌,竟犯了个不该犯的错误。
真不该说以前投标时如何如何。她那几句话,等于全盘否定了程睿敏在任时的做法,关键问题是,于晓波和曾志强两个昔日旧人,不幸亦被囊括在内,她成了一个踩人上位者,难怪当时于晓波神色古怪。
方才她显然也误解了乔利维的意思,现在看来他竟是一番好意,提醒她小心得罪人。
谭斌扶着额头呻吟一声,为自己的失言后悔,恨不得咬下闯祸的舌头,发誓今后绝不在血压升高的状态下开口说话。但错误已经酿成,覆水难收,只好等以后合适的时机再做补救。
这时手机嘀嘀两响,又是沈培的短信:"晚上按时下班,我在家等你。"
谭斌正懊恼得不知如何是好,抓过手机扔到一边。她为此烦躁了一天,直到临近下班,刘树凡发了一封邮件,才让她的心境多云转晴。
这个邮件发送给所有销售人员,并抄送售后项目、技术和物流等相关部门。邮件中明确说明,谭斌全面负责PNDD的投标,并直接报告给刘树凡,请各部门支持她的工作。
谭斌对着屏幕笑一笑,想起《围城》中关于教授和副教授的经典比喻,她此刻的心情,就像二房小妾终于被扶成正妻的感觉。
手头的活儿象是永远也做不完,不过六点的时候,她还是强制自己关了电脑离开公司。
刚坐进车内,便听到手机响。
谭斌看一眼号码,心跳立时就加快了。这号码她曾捏在手里揣摩几天,早就倒背如流。
她接起来,"嗨,你好!"
"我一直在等你电话。让人苦苦等待可不是好习惯。" 程睿敏的声音透过电流,显得有些低沉。
不知道为什么,谭斌的内心忽然感到欣慰异常。
"我并没有答应你任何事呀?" 她愉快地笑,"而且,我已经不在上海了。"
"你现在在哪儿?"
"北京。"
程睿敏沉默,过一会儿叹口气说:"真不走运。"
谭斌接话,"回北京吧,你要是想花钱,机会多的是。"
那边笑了一声,"对,没机会也要创造机会,那好,咱们回见。"
"回见。"
谭斌挂了电话,点火起步,手机又响,沈培的短信,只有三个字:"快回家" 。
她咕哝:"催命一样,真讨厌!"
路上一如既往地交通拥堵,再碰上几个行动迟缓的菜鸟,难免让人脾气暴躁。
谭斌遇到一个西服革履的男人,开着一辆别克君威,却在她超车时,猥亵地伸出中指。
她的怒火无处释放,只气得骂粗话,踹车门,自己跟自己赌气,咬着牙槽说再不高峰时刻上路。
待她停好车,小区内已是华灯初上,放眼望出去,西边天际还残留着一抹微红,前方万家灯火一片璀璨。
她抬头寻找,果然发现自家的客厅窗户,透出温暖的桔黄色灯光。
谭斌微笑,觉得这种感受熟悉而亲切。
想起高中三年,每次下了晚自习,都又累又饿,只有家中窗口那一点灯光,引诱着她一步三阶跳上楼梯,因为知道餐桌上一定为她留着爱吃的饭菜。
她抬手敲门,"我回来了,开门!"
沈培闻声来应门,却让谭斌大吃一惊。
他一该往日的做派,头发剪得短短的,只剩下一寸多长,上身随便套了件白色的马球衫,下面是条破牛仔裤,裤腿上满是大大小小的窟窿,象被虫蛀过。
去掉那些艺术家标志性的特征,这类简单清爽的服侍,愈发显得他眉眼细致,风流内蕴似上好的中国工笔白描。
谭斌坐下换鞋,顺便把手指伸进他大腿处的破洞中,嘻嘻笑着再抠大一点。
沈培攥住她的手,"你个流氓,这条裤子我穿了十二年,不许乱动,文物,知道不?"
谭斌摸他的头,忍不住嘲笑:"怪不得你们都喜欢留长发,再丑也忍着。原来没了头发,整个就是一普通人,什么叫沐猴而冠,这回我明白了。"
沈培一声不响地低头凝视她,表情变得极其严肃。
"生气了?" 谭斌捏着他的脸蛋,姿态轻薄。
冷不防沈培抓住她的肩膀,把她顶在门上,同时抓起她的双臂固定在身后,维持着一个非常暧昧的姿势。
"对,我生气了。" 他说,"后果很严重。" 另一只手充满色情地在她身上游走,"小妞儿,今晚我要先奸后杀。"
谭斌怕痒,伏在他肩上笑得几乎喘不上气。
沈培索性一弯腰,抱起她就往卧室方向走。
谭斌抬起腿试图踹他,"哎,别闹了,放我下来!"
沈培却一脚踢开卫生间的门,谭斌惊见他嘴边露出两个平日难得一见的酒窝。
她知道不妙,尚未出声警告,已经连衣服带人,扑通一声落进正在放水的浴缸。
更没提防花洒里蓦然出水,霎时被浇了个透湿。
她尖叫一声,刚要扬起手臂遮住头脸,沈培已经跨进浴缸,边笑边按住她的双手,取过花洒故意对着她的身体冲刷。
谭斌又笑又喘,在他身下扭来扭去挣扎,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不消片刻浅色的衬衣长裤全部被水浸透,贴身的内衣都现了原形。
沈培扔掉花洒,嘴唇随即贴上来,"谁是猴子?嗯?"
谭斌身体一下绷紧,几乎弹离他的手臂。
"说啊!" 他不依不饶地继续使坏。
"你欺负我" 谭斌蜷起双腿,声音似在呜咽。
沈培顿时就心疼了,抱着她坐起来,拨开她脸上湿透的长发。
"我怎么会欺负你?才舍不得" 他轻声笑。
谭斌闭上眼睛,感觉着他的双唇羽毛一样,轻轻掠过她的眉毛,她的嘴唇,她的脸颊,她的脖颈
他身体的热度透过湿透的单薄衣物传递过来,比肌肤之间的单纯接触更让人心醉神移。
她睁开眼睛,开始几乎找不着焦点。密集的水线哗哗浇下来,然后她在水雾里看见沈培的脸。
沈培的眼睛在弥漫的蒸气后面,黑得有点惊人,湿漉漉的头发沾在他的额上,水珠不停地流下来,流过他乌黑的眉毛,颤动的睫毛,弧线美好的眼睑
(26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