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750 14,660
澳元 10,740 10,690
英镑 19,300 19,050
港币 1,900 1,885
日元 132 131
新币 10,730 10,680
欧元 16,875 16,700
人民币 2,135 2,120
新台币 492 488
马币 3,575 3,555
泰铢 454 449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yuán
12 画
灵异故事 - 06 Jul 2018 HEN 174944
辫子姑娘的故事
我叫张亮,在殡仪馆工作,职位是死亡化妆师。说简单点就是给死人化妆的。其实给死人化妆,是为了给活人看,让在世的人看了死者,能够让他们心里安心,认为他已经安心的离去。到现在为止,我做这行工作不到一年,还是实习生,一直跟在师傅身边工作。师傅告诉我,在殡仪馆里,你什么样的尸体都会接触到,开始的时候,你会恶心,甚至是呕吐,不过没有关系,慢慢的你会适应的。不过千万千万的你要记住一点,面对死者你要对他们足够的尊重,这样他们才不会闹你。停尸台上,摆放着一具女尸,师傅面无表情的说道:"这姑娘从火车上跳了下来,结果不幸被门夹住了头发,结果大半个脑皮都没了,两条辫子也扯烂了,姑娘当场死亡,死的时候只有十八岁。"
"唉,真是好可怜阿,这样花季的少女死的这么惨!" 我话音刚落,师傅劈头盖脸的骂过来:"张亮我都跟你说过多少回了,在殡仪馆千万不能乱说话,特别是不能说可怜死者的话,否则哎,总之你要记住!" 师傅瞪我一眼后又道:"你来给她化妆,记得画的好看一些,女孩是最爱美的了。" "没问题!" 我跟师傅打包票,师傅这才脱下手套走出房门。我正准备给女尸化妆,这时候胖子走了进来,胖子也是殡仪馆的化妆师,他这个人大大咧咧,跟我一样也是学徒。"唉哟,我肚子好痛,我去上个厕所,你帮我看看。" "没问题,去就是了,我帮你看着。"

我走后,停尸房就胖子一个人,他撩开白布看了看女尸的尊容,嘴里啧啧两声:"我靠,这副尊容简直不能看,不过手上戴着的镯子好像挺值钱的,嘿嘿。" 胖子小眼睛四处瞟了瞟,一看停尸间里除了尸体,什么人也没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女尸的手镯拿了下来,放进自己裤兜里。等我回来后,胖子满面出发的离开了,那样子好像发现了金银财宝一样。我奇怪看着胖子的背影,摇了摇头开始给女尸化妆。在化妆前我上了三柱清香拜了拜,这也是我们这行的规矩。拜过之后,我开始给女尸化妆,我的技术当然不用说,把女尸给画的美美的,因为她的辫子断了,我还给她修剪了头发。化过妆的女尸变得漂亮动人,好像睡着了一样。我安心是喘了一口气,总算对得起的自己的良心,,这样也不负师傅对我的交代。夜已经黑了,我躺在床上,总觉得无形中有一双眼睛怨恨的看着我,我朝着四周看了看,可什么也没有。
这种感觉很奇怪,我只有躺在床上,忧心忡忡的睡着了。睡到半夜的时候,我梦到一个满脸鲜血的女子,伸出手掌朝我扑来,大声喊道:"还我手镯,还我手镯" "阿~" 我惊叫的从梦中惊醒,以为是一场梦,正当我松口气的时候,发现屋子前方有一道很长的人影,人影刚好就在窗帘后。

一阵风吹来,窗帘缓缓吹开,窗帘后的人若隐若现。也在这一刻,我吓得脸色惨白,差点尿裤子。眼前的人,竟然是我今天化妆的女尸。她皮肤惨白,;眼睛硕大,死不瞑目的瞪着我,冲我咆哮起来:"还我手镯还我手镯" 我吓得结结巴巴的说道:"姑娘,什么手镯,我不知道,我没拿过你的手镯阿" "是你的朋友" 我恍然大悟,该死的胖子,竟然顺走了姑娘的手镯,也让我有了记忆,姑娘刚来的时候,手腕上有一个翡翠手镯。"呜呜那你找他去
阿" "他身上三个戴着观音,我近不了身,只能来找你!" 明白了事情的真相,我算是缓过一口气,保证道:"姑娘你放心,明天我就让这家伙把东西还给你!" 第二天我气冲冲的找到了胖子,冲他吼道:"该死的胖子,你昨天是不是把女尸的手镯给顺走了,快拿出来!" 胖子不以为然嘿嘿一笑道:"原来你都知道了,既然知道了,那我就分你一杯羹,这点钱拿去花。" 我生气的拿掉他手里的钱,吼道:"昨晚那女尸跑来找我要镯子,快点还给他!" 胖子愣了愣道:"靠,女尸还真的找上门来,可是那镯子我已经拿去当铺当了!" "妈的!" 我立马找到了胖子去过的当铺,花了我整整两个月的工资才把镯子给赎回,重新戴在女尸手上,那一刻,我全身大汗淋漓,真的是被胖子给害死了。本以为这一切都该结束,可是到了半夜的时候,我又听到了凄凄惨惨的哭声。我猛地睁开眼睛,还以为屋子里进了小偷,可是看了看屋子里竟然没有人。(综合讯)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