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750 14,660
澳元 10,740 10,690
英镑 19,300 19,050
港币 1,900 1,885
日元 132 131
新币 10,730 10,680
欧元 16,875 16,700
人民币 2,135 2,120
新台币 492 488
马币 3,575 3,555
泰铢 454 449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duó
6 画
连载小说 - 07 Jul 2018 HEN 175011
舒仪著
格子间女人27
格子间女人27
她剧烈喘息着,肺部似乎失去呼吸功能。一片灼热的刺痛里,她感到沈培已经进来了。
"斌斌,说吧,说你是我的,说你爱我" 他的声音在她耳边辗转。
谭斌张张嘴,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她始终说不出那句话,却贪恋眼前的身体。无论何时,沈培总是温暖的,带着阳光和自然的味道,光滑的皮肤下,是蓬勃的血气与活力。
她甚至舍不得闭上眼睛。
最后一刻来临的时候,沈培张开双臂紧紧抱住她。他的脸在激情和欲望的烧灼下,显得脆弱而痛苦,似乎要拼尽所有的力气,让两人的身体每一寸都紧密贴合。
谭斌头昏得无法思考,脑中最后一根绷紧的弦也断了。
终于一阵电击似的痉挛掠过他的身体,沈培发出长长一声叹息似的声音,然后彻底地瘫软下来,象是生命在瞬间离开他的身体。
第23章
激情就象龙卷风,来得快去得也快,却总在身后留下一片断壁残垣。
谭斌皱起眉头,望着劫后余生的卫生间,不知从哪儿下手开始收拾。
两人的衣物团在浴缸里,瓷砖上到处都汪着水,地毯被浸得透湿。
她连声叫,"死沈培,过来擦地。"
沈培拉过薄被盖在头上,只当做没听见。
谭斌爬上床揪他的耳朵,他有气无力做柔弱状:"你真狠心,我已经被榨干了,动不了了,明天再干活成吗?"
谭斌啐他,"明儿一早你就跑了,骗谁呢?不成!"
沈培再提条件:"先吃饭行不行?我饿死了。"
谭斌这才想起,进门时好像见到餐桌上有几个碟子,上面还扣着几个瓷碗保温。
跑过去查看一番,果然是几个家常菜,看上去卖相还不错。
她难以置信,惊奇地问:"你做的?难道今儿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
沈培穿好衣服走出来,神色赫然,"不是,叫的外卖。"
"嘿,我说呢,你一向十指不沾阳春水,怎么突然转了性?不对," 谭斌忽然起了疑心,"这两天你的表现都不太正常,无事献殷勤,准没好事,你想干什么?"
"切,小人之心。"
"说实话,坦白从宽,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唉,难怪人说唯小人与那什么难养也!" 沈培叹气,"你生日不是快到了吗?不能和你一起过,只好先预支。预支,明白不?"
谭斌眨眨眼没有搭腔,坐下喝了半碗汤,才闷闷地说,"我不过生日,二十五以后就不过了。"
"暧?" 沈培咬着筷子问,"为什么?"
"一天天奔着三十大关去,有什么可庆祝的?"
"自欺欺人,你不过生日,三十岁还不是照样来?"
话说的非常正确,可却字字锥心,因为良药总是苦口,真话永远刺耳。
谭斌郁闷得不想说话,无精打采地挑起几根青菜,刚要放进嘴里,眼梢抬处,忽然注意到餐桌后面的墙上,多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她"咦" 一声,站起来走到跟前。
原来空白的墙壁,添了四幅带框油画,除了她见过的那幅《春风》,另有三张新画,风格迥异,画中的模特却都有一张相似的脸。
她震惊地回头:"这是什么?"
"真不容易,你总算注意到了。我忙活了一个月,今天又差点让锤子砸掉手指头。" 沈培从身后搂住她,"我的礼物。生日快乐!"
谭斌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画布上突起的油彩,一时间百感交集,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是一个系列,看出点什么没有?"
"画中人经历了不同的年龄?" 谭斌犹豫。
"对,你瞧,宝贝儿,我已经见证了你的一生。" 沈培指点着最后一幅,画中的女子眉梢额角沧桑难掩,双眼却清澈坦然,浸透了穿越岁月的睿智和优雅。
谭斌仰起脸,眼眶微微酸涩,但忍不住调侃,
"真有你的,敢这么大无畏给女友庆生的,你可能是第一人。"
"我想告诉你,真老了也没什么可怕,看,你还是很漂亮。"
"嗯,把我画得真难看。"
"说话当心," 沈培手挪在她的脖子上,手指作势收紧,"不要羞辱我的作品。"
谭斌转身抱住他,"我喜欢,谢谢你!"
沈培拥着她站一会儿,小声说:"等我回来,搬我那儿去吧。"
"干嘛说这个?"
"你去上海这几天,我一直在考虑,我我咱们还是试试两个人的生活好不好?"
谭斌抬头,略微有点紧张,"理由呢?"
大半年前两人曾讨论过同居的可能性,但几句话一过,就开始话不投机,最后彻底谈崩,冷战了一个月。再和好两人都若无其事,谁也不愿再次提起,相关话题自然成了禁忌。
沈培嗫嚅:"我你也知道,我就是害怕结婚,总觉得两人好好的感情,加上一张纸就变了味儿"
他怀中柔软的身体蓦然变得僵硬。
"明白。" 谭斌依然在笑,可是眼神渐渐变冷,"我是想问,同居之后呢?"
"我不知道,所以想试试。如果感觉还好,我要娶你,宝贝儿。"
谭斌干笑一声,"换句话说,你感觉不好,我就得拎着箱子落荒而逃,对吧?"
"我不是这意思我" 沈培没料到谈话如此不顺,上来就失去主动,预计的步骤完全被打乱,只好硬着头皮说下去,"我只是害怕,害怕两个人之间,突然掺乎进来两家人,也不敢想象如果没了感情,两个人因为别的原因还要凑合在一起。"
谭斌冷笑,"人最后都要死的,那你生下来做什么?"
"你别说得这么难听成吗?这不是在跟你商量吗?上回我说过,只要结婚,我一定会娶你。"
"哎哟嗬,是吗?我是不是要跪下来感激您的大恩大德?" (27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