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750 14,660
澳元 10,740 10,690
英镑 19,300 19,050
港币 1,900 1,885
日元 132 131
新币 10,730 10,680
欧元 16,875 16,700
人民币 2,135 2,120
新台币 492 488
马币 3,575 3,555
泰铢 454 449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6 画
连载小说 - 09 Jul 2018 HAS 175071
舒仪著
格子间女人28
格子间女人28
"你你讲不讲道理?" 沈培被逼到了墙角,开始口不择言,"我为你好,不想耽误你,别忘了你马上就二十九了!"
"谢谢您提醒!" 谭斌挣脱他的手臂,倔强地面对着他的眼睛,声音变得尖刻而生硬,"沈培,我跟你说两句话,你好好记住!第一,我有父母的家,有自己的房子,婚前我不和任何人同居,这不是底线,是原则,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我"
"第二,我从没有逼过你结婚,如果结婚让你这么痛苦,你从这儿马上出去,外面是你的自由世界。" 谭斌声音有点哆嗦,眼泪堵在眼眶里,转来转去始终没有落下来,"你以为你在买家电,先搬回家试用几个月再付钱?真可笑!你不觉得自个儿太天真了?你也用不着委屈自己,谢谢,我不需要,一点儿都不需要。"

连珠炮一样的语速,压得沈培张口结舌,根本插不进嘴。

谭斌则甩手走进卧室,把房门重重撞上。

"我错了,是我犯浑,咱不说了成吗?" 沈培倍觉内疚,追进来道歉,"我挑着走前的日子和你商量,就是为了给你给我,都留下一个人想想的时间。"

"想什么?没什么可想的。" 谭斌话里不留丝毫余地,"对不起,明天我要上班,想早点睡觉,你走吧。"

卧室门哐当一声,在他身后再次重重关上。

沈培一个人在客厅,垂头丧气坐了很久。

他想不通到底是哪句话说错,又从有理变无理,被谭斌噎至哑口无言。

上一次也是这样,说着说着激动了,谭斌就甩下脸再不肯正面交锋。

为了给两年的感情做个交待,他想了很久,才下定决心,非常有诚意地做出最大让步,他愿意克服自己的恐惧,一点点尝试。但谭斌的反应,却和想象中大相径庭,最后竟成了这么一个局面。

沈培不由叹气,想自己在外面也是玉树临风一著名青年画家,怎么到了谭斌跟前就变得笨嘴拙舌?

他试着扭动卧室的门把手,门应声而开。谭斌并没有锁门,这让他心里感觉到一点安慰。

两个人第一次背对背睡在一张床上,都没有睡踏实。吃过早餐,沈培就要出发了。

谭斌从起床起,一直把他当作透明,不肯和他目光对视,也不说一句话。

沈培暗自叹息,取过自己的背包,准备换鞋离开。

那双户外靴的鞋带系得相当紧,他用鞋拔努力半天,额头冒出一层汗,也没有把右脚挤进鞋里。

沈培自小就不大会系鞋带,从来都是他妈或者保姆帮他松松系好,让他一脚套进去了事。

可是户外靴不一样,鞋带不收紧,自然弊端多多。他又不想腆着脸求谭斌帮忙,只好一筹莫展地继续和自己较劲。

谭斌实在看不下去,走过来夺下靴子,解开鞋带又扔回他脚下。沈培噘着嘴看她,动也不动。

谭斌内心挣扎半天,骂自己一声"真他妈的没出息" ,还是单膝跪在地板上,先帮他穿好,再一点点抽紧鞋带。

望着她鼻尖上细密的汗珠,沈培的心融化得一塌糊涂,摸着她的头发说,"昨晚对不起。"

谭斌在鞋带上系了一个花结,顾左右而言它,"出门在外,你自己保重。"

沈斌搂紧她,额头轻贴在她的额头上,许久未动。谭斌扬起眼睛,两个人额头遮蔽的阴影里,她看到沈培的睫毛在不停地抖动,被什么东西粘成湿湿的几簇。

他说:"斌斌,你一直是我的骄傲,相信我,我爱你,我不想失去你。"

谭斌低头不说话。

沈培再挨延片刻,松开手站起来,"别送了,我从小怕送别的场面,车开的时候看着你我会难受。"

他轻轻关门,脚步声曩曩远去。

谭斌靠在窗口望着楼下的空地,七八辆清一色的越野车,都是沈培甘南之行的同伴。

沈培钻进驾驶座前,仿佛看见她的影子,冲着窗户方向用力挥挥手。

这一支醒目的车队,在众人好奇的注视中,声势浩大地穿过小区,沿着道路渐行渐远。

第24章
谭斌向文晓慧转述时,语气依然激烈。

"我愿不愿嫁他还不一定,他倒来劲了!哼,他以为市场上买大白菜呢,一划拉一堆,由着他挑三拣四,还象是给了我天大的恩惠。稀罕吗?我屁股后面的追求者,老的少的,没有一个排,也有一个加强班"

她以为文晓慧会象往常一样,立刻把沈培损得一无是处。但是没有。文晓慧只是盯着她看,嘴里啧啧连声。

谭斌不悦,"您那是什么意思?幸灾乐祸吗?"

"小的哪儿敢哪!" 文晓慧笑,"就是奇怪,沈培的婚姻恐惧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从不见你发这么大脾气。以前我挤兑沈培,你总是替他说话,今儿是怎么了?不大对劲啊。"

这么一说,谭斌也意识到自己的确有点失态,似乎从前一天的预备会开始,整个人就始终处在一种混乱亢奋的状态中。

一天之内两次感情用事,情商一路下降,这反常现象顿时让她心生警惕。

"您平时不是专修喜怒不形于色吗?瞅瞅,这一脸黑线,两百米以外都看得清楚。"

谭斌摊开手,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就觉得心里一团邪火,象点着的炮仗,嘣一下就炸了,拦都拦不住。"

"最近有不顺心的事?"

"你说我迁怒?" 谭斌认真想一想,摇头,"昨天还真有点儿不高兴,不过还不至于,我一直挺注意的,不把负面情绪带回家。"

"那就是更年期提前?"

"滚蛋!"

"哎呀,戳到痛处也别恼羞成怒啊!" 文晓慧咧开嘴乐,"那就剩下一个可能了,你心里有了别人?"

"越说越离谱,没有。" 谭斌马上矢口否认,声音却没有刚才那么响亮。因为文晓慧话音未落,她脑子里第一个跳出来的,居然是程睿敏的名字。

荒唐,她跟自己说,哪儿跟哪儿啊,做什么白日梦呢?

文晓慧点着她的脑门:"说谎吧,看看你的bodylanguage,目光闪烁,眼珠滴溜乱转,这不是心虚是什么?" (28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