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5,000 14,920
澳元 10,875 10,750
英镑 19,550 19,250
港币 1,915 1,900
日元 137 135
新币 10,925 10,870
欧元 17,475 17,300
人民币 2,195 2,180
新台币 487 483
马币 3,650 3,625
泰铢 462 460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7 画
连载小说 - 10 Jul 2018 EDY 175182
铁凝著
玫瑰门124
玫瑰门124
黄昏了,她望着苏眉那越来越模糊的轮廓说:"咱们去吃饭吧,去同春园吃炒鳝丝。"
在苏眉听来,婆婆的话有几分豪爽,有几分讨好,又有几分恳求,还有几分炫耀。就因了这诸种成分兼有的邀请,苏眉很恼火。她不表态,只沉默着。她想原来婆婆又开始买着吃了。
"买着吃" 又将她拉回了她们初次见面的那个时刻:"个儿倒是不矮,就是瘦。" 婆婆的话在耳边响起来。
苏眉拒绝了婆婆的邀请,推托晚上有事。她熟练地找到墙上的灯绳把灯打开,南屋一下子亮起来。她仍旧记得灯亮就得拉窗帘,她拉上了窗帘。她从书包里掏出两袋广式香肠和一包几乎是婆婆的传统食品的叉烧肉放在饭桌上说:"您留着吃吧。"
她看见婆婆惊喜而又畏缩的眼光,心想目的已经达到,也该是告辞的时候了。她背着空书包离开了响勺胡同。
司猗纹没再强留苏眉,她只觉出几分遗憾。她不是为苏眉不吃她的炒鳝丝而遗憾,她是想,要来为什么偏偏选个黄昏?为什么不让更多的人看见眉眉的归来?在大门口,她高声喊着眉眉,告诉她要常来。她想用这喊来弥补一下眉眉归来的缺欠。
叉烧肉很快就被司猗纹吃光了,那两袋广式香肠却被她长久地摆在桌上。她想,也是罗大妈该交房租的日子了。
罗大妈又来了,把手中的票子摊在桌上。司猗纹心不在焉地把钱推到一边,顺手也动了动那两袋香肠。
罗大妈早就看见了那两个塑料袋,或许她已猜出那是眉眉那天带来的。但罗大妈故意不提不问,司猗纹不得不自己开口了。
"没看见那天眉眉来吧?" 司猗纹问罗大妈。
罗大妈显出有一搭无一搭地只是摇头。其实她看见了,看见她们在南屋门口脸对脸地站着。她还听见司猗纹送眉眉要眉眉常来的喊声。但她对哪个情节也不加证实,这不得不使司猗纹把眉眉做一番描述,重点不是她的归来是她的事业。
"眉眉来了,还打听您哪。" 司猗纹说,"她现在是艺术家,就像当年的徐悲鸿,知道吧?国画、西画都画。他比刘海粟小几岁,都在国外留过学。刘海粟那时候还提倡过画裸体模特儿,也就是男女不穿衣服让人画。先前《良友画报》净登。军阀孙传芳不是还干涉过?封建。几千年的封建接受不了模特儿。现在好了,眉眉她们的画展上都有‘模特儿’画儿,站着的坐着的躺着的什么姿势都有。眉眉也画静物、花卉,画什么像什么,栩栩如生,就跟活的一样。这次的画展结束了,再办,我请您去光临指导。欣赏艺术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眉眉没吃了饭再走啊?" 罗大妈说。
司猗纹对罗大妈大谈眉眉的艺术,罗大妈却用了个"吃" 来大煞了一下司猗纹的"风景" 。有必要煞一下,罗大妈想。
"该叫孩子吃了饭再走,大老远来看您。" 她提醒着司猗纹,走了出去。有时一句话的分量就在于它普通。
罗大妈一句话的分量几乎使司猗纹背过气去,但她还是暗暗责怪了自己那番对牛弹琴。直到她看见床上那块黑料子,心情才渐渐平静下来。一块黑料子也许就是她生活中的一个新领域,她为什么不让它属于画家苏眉呢?此时让料子属于苏眉,就像前些年她接待外调者时让那个死去的国民党军官去台湾一样重要。
她开始按照她对眉眉身材的估量剪裁、缝制裙子。虽然她出的样式并不现代,但她相信衣服就像人生,万变不离其宗。不就是肥了瘦瘦了肥,长了短短了长么。只有不肥不瘦不长不短才是衣服的永恒。而谈到颜色,只有黑、白永远不会过时,永远是颜色中的佼佼者。她凭着自己的分寸感,用当年为大、二旗赶制裤子的速度把裙子赶制出来,然后她给眉眉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她先不提裙子,她尽可能像长辈对孩子说话那样让眉眉抽空儿回来一趟,她有重要的事要告诉她。
苏眉放下电话感叹着:一个追上来的婆婆,一个穷追不舍的婆婆。她相信响勺胡同不会有她的重要事,她也不愿给婆婆提供一个"追上来" 的机会,可她还是去了,就算是路过吧。
司猗纹把那条黑裙子亮给苏眉,还在叠得四方四正的裙子上系了条红缎带。红使得黑更黑,黑使得红更红。
"我给你做了条裙子。" 司猗纹说,"臀围腰围都没量,也不知合适不合适。" 她观察着苏眉对裙子的反应。
苏眉接过来正犹豫着,司猗纹却已让她打开试穿了。
苏眉打开裙子,穿上。司猗纹心满意足地欣赏起它和她,眯着眼说:"我这眼就是尺。" 她满意自己的手艺,更满意苏眉对这裙子表现出的兴趣。
"合适,挺合适的。" 苏眉说,"黑裙子最好配衣服。" 她觉得要肯定就该肯定得具体点,这肯定才更加可信。
"也得看谁穿。" 司猗纹来了情绪,"样子再新,手工再细,有人穿上就不是个样儿。街上那么多人,挑不出几个来。"
司猗纹一语双关,即:挑不出眉眉的身材,也挑不出司猗纹的手艺。她由穿衣服风度拐到罗家,由罗家又说到北屋,又由北屋说——"跟你说吧眉眉,将来罗家搬出去,北屋就是你的。你可以布置一间画室,想图清静就来北京家里作画。也许你还得把房子重新设计、改造一下,装地板、开天窗(不知她从哪儿得知画室需要天窗)。你还可以不出门在院里举办个人画展把画都挂在廊子上。让宝妹给你把门儿,我替你应酬客人。谁会料到世道总是变来变去,要不然我怎么能给你腾出房子当画室。"
如果说开始苏眉只把司猗纹的话当笑话听,那么渐渐的她便涌起一种朦胧的怀旧心绪。对于"响勺画家" 她倒没有多想,她想的是雨后的清晨那满院子硬木家具,为了把它们交出去,她是怎样跟婆婆一起认真地擦拭家具上的泥点。在一堆家具中她最欣赏的是那张写字台,画室里要是再有了那张写字台……苏眉莫名其妙地受了鼓动。
或许司猗纹看出了苏眉此刻的心情,还坚持要领她去参观"勺头" 那个阔大的宅院。这时苏眉才知道那院子当年是属于司家的。
司猗纹领苏眉理直气壮地往前走。
传达室一位老师傅出来拦住了她们。(124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