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750 14,660
澳元 10,740 10,690
英镑 19,300 19,050
港币 1,900 1,885
日元 132 131
新币 10,730 10,680
欧元 16,875 16,700
人民币 2,135 2,120
新台币 492 488
马币 3,575 3,555
泰铢 454 449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zuò
10 画
连载小说 - 10 Jul 2018 EDY 175183
舒仪著
格子间女人29
格子间女人29
"哎,我说,文晓慧同志,您正经点行吗?我这在谈一个相当严素的问题。"
"行,咱严肃。" 蜷在沙发里的文晓慧坐直了身体,"那我问你,很早你就说过,沈培害怕结婚。那你为什么还要一直和他混着?"
谭斌胡乱翻着手中的杂志,没有回答。
"我问你呢,每次一提到实质问题,你就不吭声了。"
谭斌还是没有说话,起身走到客厅落地窗前,拉开窗扇,迎着风点着了一根烟。
夏日黄昏的最后一缕光线,把她的身形勾出一个单薄的剪影。
文晓慧望着她的背影,不禁轻轻摇头。
谭斌只是闷头抽烟,过一会儿狠狠地说:"你就甭做那个弗洛伊德的款儿了。是我高估了自己成吗?我以为我人见人爱花看花开,没有搞
不定的男人,我以为我能成功感化他,我以为我垂青的男人会感激涕零下跪求婚,没想到最后让人家挑来拣去,我脆弱的自尊被严重伤害"
文晓慧噗哧笑出来,走过去搭住她的肩膀,"谭斌,记得大学的舞会吗?那时候咱俩多牛叉啊,等闲的男生都不带正眼瞧的"
"嗯,对,我还记得,低于一米七五的男生,咱叫人家根号三。"
文晓慧大笑,破天荒向谭斌讨了一根烟。以前她怕伤害皮肤,从来不肯抽烟。
谭斌疑惑地看看她,拿起打火机为她点燃。
第一口烟就呛得她连连咳嗽,眼泪都流了出来。
文晓慧抹掉眼泪,又吸了一口,才放平呼吸说:"那时候看金老的武侠,我喜欢乔峰和令狐冲,你喜欢的是谁,还能想起来呗?"
谭斌立刻斜过眼睛,"又想嘲笑我?我就是喜欢陈家洛,就是喜欢三心二意的花心男人,怎么了?"
"嘘嘘嘘,镇静镇静,你看你现在,一碰就跳,哪儿有总监的气度?"
"都是让你刺激的。"
"Dear,你难道没有发现,你喜欢的类型,皆是身家清白,温尔文雅,所有心事都埋在心底的闷骚男人?"
谭斌心头蓦然一跳:"那又怎么样?"
"所以我一直奇怪,你居然能和沈培走这么长时间。"
谭斌静下来,沉默许久说:"沈培有沈培的好处,和他在一起比较轻松。他对自己没什么要求,也不会给同伴任何压力,他也不会和我玩心眼儿。"
"谭斌,这种事儿,局外人的话你只能当个参考,决定权在你自己手里。不过据我的经验,男人说他不想结婚,他那些乱七八糟的理由统
统可以忽视,百分之九十逃不过两个原因,要么他觉得那女人配不上他,要么他想逃避责任和承诺。我看啊,你们家沈培很象第二种。"
"太深奥了,基本上没有听懂。"
文晓慧抬腿踢她一脚,"那就好好听着,你对男人的了解,基本还是一张白纸。他们为什么逃避?因为觉得自己不够强不够好,你要的东西他可能给不了,他觉得压力太大,为了躲避失败,维持他们可怜的自尊,只好后退,表示他根本不在乎,明白吗?"
谭斌不以为然,"我对他没任何要求,他有个屁压力!"
"哎,问题就在这儿,为什么没要求?因为你自个儿都能解决,你瞧瞧你,有房有车,又拽得二五八万一样,哭笑都避着人,一般的男人,哪儿敢往你身边靠哇"
谭斌侧过头笑,"晓慧,咱们认识这么多年,就觉得你这回说话最靠谱。"
"哼!" 文晓慧翻个白眼,撇嘴。
谭斌忍住笑问:"那最后百分之十,是什么原因?"
"童年受过恶性刺激,身边没有成人给他做出正常婚姻的榜样。"
"唔,好象挺有道理。那么男人专家,告诉我现在怎么做。"
"我才懒得掺乎你们的事。你自己做权衡。"
"真没义气。"
文晓慧犹自仰脸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过半晌说:"男人就那么回事,这年月早没有此情不渝的故事了,真的走不到一块儿,趁早分,犯不着一根绳上吊死。"
谭斌又不便发表任何意见了。
"舍不得是吧?" 文晓慧拍她的脸,"妞儿,男人漂亮不能当饭吃,你就是这点想不开。我还有一句话劝你,知道你热爱工作,可这是个男人的世界,所有的游戏规则都是他们之间的默契,你想挤进他们的地盘儿,只靠死干是不行的,你必须先服从他们的规则,还要有个男人肯提携你,做你的保护人,为你遮风避雨,才能梦想成真,真的爬上去。"
"呸,照你这么说,几百万自食其力的劳动妇女,都买块豆腐来撞死算了。"
文晓慧笑,"不信就算了,事实会教育你。亲爱的,十年后你还能说这么大声,我佩服你。"
天色已晚,文晓慧坚持不肯留宿,理由是没有足够的化妆品。她最终告辞回家。
谭斌心里象堵着一块石头,闷闷不乐地上床睡觉,感觉人生真他妈的千疮百孔,没有任何意义。是夜睡得极不安稳。半夜听到窗外狂风大作,惊雷滚滚,她迷迷糊糊爬起来关窗。
大雨倾盆而下,水声隔绝了室外一切杂音,感觉象处身在海中的孤岛。
谭斌呆呆望着漆黑的天空,半天挪不动脚步。雨水从窗棂处飞溅,夜风吹得她浑身冰凉。
凌晨三点她忽然意识清明,想起沈培临走时抵着她的额头说:你一直是我的骄傲,相信我,我爱你,我不想失去你。这一刻谭斌才意识到,那沾湿他睫毛的东西,竟然是眼泪,他居然在哭。
她深觉震荡,不禁鼻头泛酸,脊背靠在墙壁上,半天动弹不得。在这个雷电交鸣的深夜,无数往事纷至沓来。
文晓慧说沈培在逃避,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在逃避。
内心深处她对自己并不自信,惧怕被人漠视,被人否定,才会在被触到痛处的时候,用最尖刻的语言,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因为要用这种方式表示,自己不在乎,一点儿都不在乎。
这一刻她觉得某句老话说得真是精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唯一庆幸的是,她遭遇蛇的时候比较年轻,伤口的恢复能力还比较强。她取过手机,编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准备白天发给沈培。
这才关紧窗户,一步步挪回床上,裹紧被子蜷成一团,却翻来翻去再难入眠,只觉得房间内变得闷热异常,空气污浊。(29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