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750 14,660
澳元 10,740 10,690
英镑 19,300 19,050
港币 1,900 1,885
日元 132 131
新币 10,730 10,680
欧元 16,875 16,700
人民币 2,135 2,120
新台币 492 488
马币 3,575 3,555
泰铢 454 449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shù
14 画
连载小说 - 11 Jul 2018 HAS 175288
舒仪著
格子间女人30
格子间女人30
不得已把身体摆成瑜伽中大摊尸的姿势,然后很悲壮地决定,二十分钟后再睡不着,就起床接着工作。
不过她显然低估了自己的困倦,五分钟之后刚放松到腰部,就沉沉坠入了睡乡。

第二天一早,天际放晴,空气难得的干净清凉。她跑完步冲个澡,神清气爽之际难免感觉昨夜在自寻烦恼。那条短信到底没有发出去,一直留在她的手机草稿箱里。

第25章
上班的路程比平日顺畅,因为昨夜的大雨,很多新手没有上路。

途遇红灯,谭斌等得无聊,取过手机,还是发了一条简单的短信给沈培:那天我说话太冲动,对不起。你一路保重,回来我们再谈。

没到办公室,沈培的短信就回来了,只有三个字:我爱你。

谭斌笑笑,知道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等沈培回来,也许两人都要狠狠心,真正坐下来摊开了谈一次。

那很有可能是一个极度精神透支的过程,目前她实在没有时间精力考虑这种事,八小时之内一个接一个的会议,已经让她应接不暇。

没过几日,PNDD集中采购正式启动,集团总部召集各厂家开了一次招标准备会。

谭斌作为MPL的代表,带着六七个同事,在会场里找了个不显眼的地方坐下。

大概数一下,可容纳百人的会议室里,将近有十几个供应商的代表就座。

其中MPL的老对手FSK和SDF都在,还有最近几年发展如日中天的几家国内公司。这些公司作为民族产业被扶持多年,已经隐隐有了和跨国公司分庭抗礼的趋势。很意外地,谭斌见到了老上司余永麟。

其他同事倒没什么,一窝蜂过去招呼,拍着肩膀互问现状。

余永麟笑容满面,并未露出任何不自在,取出名片一一分发,"来来来,见者有份,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只有谭斌落在后面踌躇,过去说什么呢?

她终于硬着头皮上前:"Tony,怎么样?还好吗?"

余永麟脸部的肌肉似乎僵硬片刻,随即恢复正常,露出职业化的微笑,"好,好的不得了!"

站在他面前的谭斌,穿一身藏青色的西服套裙,长发全部盘在脑后,露出明净的额头,唇膏是低调的梅子红,一派成熟妩媚的职业风范。

但她的眼神和微笑都如此陌生,再不是他曾经心仪过的那个倔强的女孩。

他沉默,一时找不出合适的应酬话。

谭斌尽力想化解两人之间微妙的尴尬,夸张地看看四周说:"嗨,这场面可不是你说的国共和谈,简直就是群英会嘛。"

余永麟轻松下来,压低声音笑道:"这些都是龙套,最终能巅峰对决的,只有FSK和MPL。" 他挤挤眼睛,"小心啊,丫头,我不会客气的。"

谭斌刚要回敬两句,转眼瞥见业务部经理田军走进会议室,在主席台正中就座,接着麦克风扑扑响了几声,会议开始了。

于是各厂家代表各就各位,会场逐渐安静下来。

参加这次会议的PNDD重量级人物,只有田军一人,他的开场白大部分都是场面话,并没有太多的信息。

谭斌心不在焉地听着,只顾盯着田军想自己的心事。

按说集中采购的业务对口部门,应该是工程建设部,但为什么会是业务部的田军,作为唯一的中层代表出席预备会?

她收敛注意力,试图从他的发言里寻找破绽,并在心里罗列着各种可能性,最后的猜测集中在一点上。

PNDD尚未公布招标小组的成员名单,但很有可能,田军就是其中的主要负责人。

她悄悄摸出手机,通过远端邮件系统,发了个简单的邮件给刘树凡。

田军发言完毕,在台下的掌声里略略欠身,便提前退场。随即主持人开始公布详细的招标流程,令众人都竖起了耳朵。

原来PNDD此次招标,为彻底体现公平透明合理的原则,共分为三步。

两周后,各家供应商开始进行技术交流,招标组集体评议后,确定入围名单。然后进行第一轮公开招标,招标对象是集团中心和各省的核心设备。这一轮结束,按照技术和商务的加总分数,确定五个供应商进入下一步商务谈判阶段。

第二轮针对各省际间的外围设备招标,依据第一轮确立的shortlist,采用邀请招标的方式,直接进入商务谈判,决定最终的供应商和市场份额。

也就是说,假如第一步技术交流没有入围,根本就没有参与游戏的资格。而如果第一轮没有进入shortlist,不仅第一轮的核心设备颗粒无收,第二轮的外围设备亦无缘问津。

如此复杂的步骤,听得谭斌频抽冷气,但让她感觉安慰的,是坐在前排的余永麟,脸色也是阴晴不定。

她确信,FSK的同行们此时也不会太好受。

目前的形势越简单明了,对几家大跨国公司越有利。而游戏规则过于复杂,便宜的往往是浑水摸鱼的人。

不过她想起余永麟说的巅峰对决,不禁会意地笑一笑。多年来MPL和FSK一路PK,市场份额却一直被FSK压在下面,永远是千年老二。

古龙的小说里,叶孤城输给西门吹雪,是因为心有杂念,输在了人类的欲望上。那么这一次,MPL是否有翻身的机会?她在心里挥了挥拳头。

会议结束已接近下班时间。谭斌低声交待身边同事,立即回公司开会。

明知又要挑灯夜战,却没有人口出怨言,投标期间熬夜抵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甚至有人尝试过四十八小时不眠不休。几人脚步匆匆,迅速离开。她没有看到,身后余永麟望着她的背影,脸上有难以察觉的失落。

余永麟和同事吃完饭,没有象往常一样火速回家报到。他开车拐上长安街,直接停在了程睿敏的写字楼下。

电话只响了两声便被人接起,接听者是程睿敏本人,他果然还在办公室。

"出来。" 余永麟说,"陪我喝酒去。"

程睿敏的声音听起来颇为无奈,"改天吧,今天实在走不开。"  

"不管。" 余永麟心情低落,说话便有点蛮不讲理,"我就停在路边,禁止停车带上,十分钟之内你不下来,我自己打110叫拖车,回头你替我付罚金。"

程睿敏只好现身。(30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