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750 14,660
澳元 10,740 10,690
英镑 19,300 19,050
港币 1,900 1,885
日元 132 131
新币 10,730 10,680
欧元 16,875 16,700
人民币 2,135 2,120
新台币 492 488
马币 3,575 3,555
泰铢 454 449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jìng
14 画
连载小说 - 12 Jul 2018 EDY 175376
铁凝著
玫瑰门126
126
星期天胡同里显出了热闹,罗大妈正巧在门口站着。
"上哪儿去啦?" 她问司猗纹。
"西山。"
"回来可够早的。"
"坐出租回来的。这不,眉眉还把我送到家。" 司猗纹说着径直朝里走。她很得意,罗大妈看见了她的出租车,看见了陪她回来的苏眉。她的步态更轻盈。
苏眉在司猗纹后面走,她不知道司猗纹为什么要愚弄她。她忘记了门口的邻人,忘记和罗大妈寒暄。正在里屋写作业的宝妹出来招呼她,她也只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就坐在饭桌旁,连宝妹样子都没看清。她寻找婆婆的去向,原来婆婆已闪到里屋,就像正等待苏眉对她发出质问、指控。果然,苏眉追进了里屋。
司猗纹正坐在宝妹书桌前,手托腮帮,胳膊肘支在宝妹的作业本上。
"您必须向我解释清楚。" 苏眉激动得难以抑制。
"解释什么?" 司猗纹的回答也不客气。
"解释您今天的行为。"
"我今天有什么不好的行为吗?"
"我想您自己最清楚。"
"我不清楚。"
"难道您需要我提醒吗?"
"可以。"
"您为什么去西山?"
"西山是游览胜地。"
"您为什么非跟我们去?"
"因为有你。"
有你。苏眉在和司猗纹的第一局对话里就败了下来。难道他们那一伙人中不正是"有你" 吗?你是谁?是司猗纹的外孙女。外婆为什么不能跟外孙女一起游西山?
退却的倒成了苏眉。
"就算有我,那您为什么说您崴了脚?" 苏眉又说。
"不是我说我崴了脚。"
"是您说。"
"是我的脚崴了。"
"但是您没有崴。"
"你怎么知道我没崴?"
"因为下车时我发现您一点儿也不疼您根本就没事儿!"
"怎么没事儿?"
"我保证您没有崴。"
"崴了。"
"那为什么一下车就好?"
"是一下车就好了。"
"有这么快吗?刚上出租您还喊哪,一下出租就能好?"
"你应该高兴。"
"高兴什么,高兴白扔四十块钱?"
"根本不是四十块钱的问题。你想,如果我的脚一直不好呢?崴到明天呢崴到后天呢?一个星期、一年给谁增加负担?不是给你吗?你能撇下你的婆婆不管?谁是我的亲人,不是你?"
这第二局对话胜利者又是司猗纹。谁是司猗纹的亲人?庄晨远;宝妹近可指不上;竹西已不再是庄家的人。还有谁,不就是苏眉吗?
苏眉的失败是注定了的。难道她能对着司猗纹高喊"我不是你的亲人" ?她想冲她高喊,她试了,可她没张开嘴。张嘴也需要稳、准、狠,她又想起当年她抓不起语录本的事。一样。
作为胜利者的司猗纹深深叹着气,手在桌面上摸索。苏眉知道她在找烟,也许拿烟的还应该是身边这个亲人。她没去,她不去并不等于她不是,倒像是她在跟那个找烟的人耍无赖。苏眉很丧气。
苏眉丧气着离开了响勺胡同。她想无论如何这是最后一次来响勺,最后一次见婆婆。
苏眉开始安心作画,她正在画一幅准备参加全国青年美展的作品。她带着从响勺胡同带回来的"气" 把画面尺寸加大至画展所要求的最大极限。面对这块顶天立地的画布,身高一米七的她仿佛一下子又成了当年响勺胡同的那个眉眉,那时她往铅丝上搭块裤子都得一蹦一跳。现在她虽用不着蹦跳,但画最高处时还得爬桌子登板凳。画布越大人就越小,她画得就越泼辣。为了这无边无际的画布为了这"泼辣" ,她甚至推翻原来的构思。她想起一个叫《画扇面》的老相声,那相声说某人求一画家画扇面,那扇面画家答应他画美人。后来由于什么原因他决定把美人改成张飞;又由于什么原因他决定把张飞改成石头;再由于什么原因他决定把石头改成黑扇面。现在苏眉就正在把美人改张飞,张飞改石头,石头改黑扇面儿。她决定把所有的形象都模糊在一片黑色基调里,就得黑,黑才是永恒。就像,就像什么司猗纹送给她的黑裙子。
苏眉快"神经" 了,苏眉也快信命了,原来命该她"黑" 。
电话又来了,是传达室。传达室师傅说门口有一位"家里人" ,在等她,等着等着突然晕倒在传达室了。是位老太太,又不像老太太,看不准年纪。
苏眉跑到传达室,传达室说病人已经被送到医务室。苏眉又赶到医务室。当她跑进医务室时,晕倒的病人已经苏醒过来,她靠在一张长椅上捧着一杯水。
首先引起苏眉注意的不是病人的脸色而是病人的装束:她居然穿了一条雪白的卡其布长裤和一件暗红纯棉针织衫,脖子上还有一条纤细的银项链。
医生问苏眉这位病人是她的什么人,苏眉告诉医生她是她的外婆。苏眉问医生外婆晕倒的原因,医生讲,不像是什么器质性病因所致,可能是因天气太热而导致的虚脱。
医生又问了苏眉病人的年龄,苏眉说了一个岁数。医生以惊异的眼光打量着司猗纹,并告诉苏眉她可以回家了。
苏眉从长椅上搀扶起司猗纹,司猗纹显出力不从心地站起来。当着众人苏眉的脸很红。走出学院大门她们遇到那次去西山的一些伙伴,有人问苏眉"你外婆是不是又崴了脚" ,苏眉没做回答。还是有人替苏眉截了"出租" ,他们想,她是"崴" 了。他们热心地把司猗纹搀上车,苏眉狠狠碰上车门。
车就要开时,苏眉还是开了前门上车坐在司机旁边。她想起了那天司猗纹的话:"谁是我的亲人,不是你?" 她为车里的人想,也为围在车外的人想。(126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