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440 14,400
澳元 10,790 10,725
英镑 19,220 18,900
港币 1,840 1,825
日元 129 128
新币 10,590 10,565
欧元 16,920 16,750
人民币 2,160 2,150
新台币 468 465
马币 3,575 3,560
泰铢 438 436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qiān
6 画
连载小说 - 12 Jul 2018 EDY 175377
舒仪著
格子间女人31
格子间女人31
"给你一个半小时。" 他坐进副驾驶座,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回来还有事。"
余永麟抑扬顿挫地长叹:"唉,这真是富在山中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哪!"
"富在深山有远亲。" 听他书袋掉得不伦不类,程睿敏哑然失笑。
"意思到了就得。" 余永麟并不在意。
程睿敏摇头笑,伸手调大空调的出风量。
"热?" 余永麟问。
"不是,总觉得胸闷,喘不过气,天气太让人难受,气压低,湿度也大。"
余永麟注意地看他一眼,"你脸色可不怎么好看,咱可都不是十八二十的年纪了,别太拼命了。"
第26章
"非常时期,没办法。" 程睿敏笑笑,"老大要来了。他一直对对中国市场的发展不满意。这一次,多少得给他看点儿实在东西。"
"你最近忙得神龙见首不见尾,就为了这个?"
"嗯。" 程睿敏阖眼靠在椅背上,眉心现出细细的纹路,一时间疲态尽露。
余永麟看着他直摇头,立刻关掉车内的音响。
程睿敏却闭着眼睛说:"你开着吧,没事儿。"
"看来这天下资本家的心,都一般黑啊!" 余永麟啧啧连声,"说起来荷兰还是高福利国家,怎么榨起人来也这么狠?"
"这几年投入的资金象进了无底洞,业务至今发展不起来,他没法跟董事会交待,压力也挺大的,我理解。本来想让他见见部委的几个重要人物,却找不着合适的内线,正犯愁呢。"
余永麟耸耸肩,"要我说,你活该。现放着你家老爷子的关系,就是不肯动用,过几年他退下来,你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程睿敏嘴角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他慢慢转过头,望着车窗外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大都市流光溢彩的咫尺繁华,正从身边飞速掠过。
好一会儿他才重新开口,"我十几年没跟他好好说过话了,为这事儿求上去,老爷子一准儿得把我乱棒打出来。"
"你后妈不是挺疼你的,求她呀!"
"少起哄,还没到那地步。"
"那你是怎么回事儿?你自个儿对着后视镜瞅瞅,脸都是绿的。"
程睿敏真的扳下镜子瞄两眼,苦笑道:"我毕业就进了MPL,以前真没觉得大公司有什么好处,离开了才知道,自己早被惯坏了。如今什么
事都要自己操心,又没个得力的助手,眉毛胡子一把抓。" 他伸懒腰,叹气,"简直崩溃。"
"你如果做了老板,岂不是要死人?" 余永麟大笑,"我一哥们儿,自己有家公司,那可是从出纳会计到搬运工,都要掳起袖子亲自上手。"
说话间已到了目的地,余永麟熟练地把车子倒进车位。
这间位于工体南门的酒吧,是他们离开MPL之前常来的地方。
两人落座,各点了酒水,余永麟接着刚才的话题问:"老程,要不,我过去帮帮你?"
程睿敏立刻摇头:"为了你儿子你还是算了吧!中国的环境和政策,说不定哪天总公司决定撤资,立马就黄铺。我连累过你,一次足够,不想再看到第二次。"
余永麟顿时哑然,喝口酒不再作声。
程睿敏倒是看出点异样,"为什么想换地方?"
余永麟低头,笑笑,却不回答。
"干得太累?"
"不是," 余永麟吐口长气,"就是闹心。我一直以为,欺生这种事,只有小学初中的半大孩子才干得出来,没想到FSK的爷们儿也都好这口。"
程睿敏忍不住笑出来。
"真的,别笑。我跟你说,走的时候以为MPL的内部倾轧已经算是顶峰了,谁知道FSK百年老店树大根深,阶级斗争更是无处不在,人和人斗的经验更丰富。"
"那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甭管他是中国人还是洋人。"
"一点儿都不错。就说这集采,没人愿揽这瓷器活儿,噢,赢了大家平分Quato,输了屎盆子全扣一个人脑袋上。谁傻呀?谁都不傻,最后就我一个新来乍到的倒霉蛋儿,楞给推上去。想起这个我就恨上刘树凡。"
程睿敏笑容便有点僵硬,转着酒杯没有说话。很久没有听到这个人的名字,有些陌生,也有些茫然,但不再象当初针尖一般刺心。
余永麟也意识到自己说话唐突,立刻辩白,"我没怪你的意思,这几年该得到的都得到了,真的栽了,咱认赌服输。" 他岔开话题,"哎,说点别的,今天PNDD开集采预备会,你猜猜,MPL派出的代表是谁?"
程睿敏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于晓波?"
"错,再猜,你往那最不可能的人上面猜。"
程睿敏眼波一闪,"谭斌?"
"嗳,没错!这老话说的,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今儿我算是彻底体会到了,一见她就开始浑身不自在!"
程睿敏轻皱起眉头,"奇怪,那边怎么会派个新手出来?"
"因为晓波不肯干。"
"为什么?这是他往上走的机会。"
"晓波的脾气你也知道,四平八稳,没有七分以上的把握,不会轻易出手。有你和我们几个血淋淋的前车之鉴,他才不会去以身趟雷呢。"
程睿敏对这个答案有几分意外,他注视着余永麟,内心不免隐隐作痛。
他沥尽心血,用五六年的时间,才建立起一支充满凝聚力的销售队伍,摧毁它,竟是如此的轻易。
这就是刘树凡斩草除根想要的结果?军心一旦涣散,整个队伍的创造力就会逐渐清零。从此人人自危,遇事只求自保。
离开MPL这么久,他依然难以理解刘树凡,一系列冷血动作的背后,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
因为害怕他和李海洋结盟,毫不犹豫地把他赶出公司,还可以称得上迫不得已。但把余永麟这批人劝辞,简直就是自断双臂。
任何事都是过犹不及,杀一儆百已经足够,外弛内张足以驾驭人心。他不相信商场中浸淫几十年的刘树凡,会不懂得这个道理。
"老程," 余永麟象是看透他的心思,拍打着他的手臂,"你说说,老刘究竟在想什么?搞得如今捉襟见肘,连个像样的总监都挑不出来。难道真是绝对的权力让人疯狂?" (31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