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450 14,350
澳元 10,625 10,525
英镑 18,800 18,100
港币 1,875 1,855
日元 132 129
新币 10,650 10,550
欧元 16,550 16,400
人民币 2,100 2,080
新台币 487 482
马币 3,500 3,475
泰铢 448 445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8 画
连载小说 - 10 Agt 2018 HEN 177585
舒仪著
格子间女人56
格子间女人56
周杨并不同意,一副抬杠的架势,"如果是中国足球队,谁下课都没用。"
谭斌无奈,做个暂停的手势,"好好,回头咱俩找个时间细谈,你先保证销售完成Target。今天我和方芳先谈谈。"

但她没想到,午饭时刚和方芳提起话头,方芳就哭了。

"我不干了,真的没法再和他共事。"

谭斌递纸巾给她,"哎哟,怎么又哭了?以前你没这么多眼泪嘛。"

方芳把脸埋在纸巾里,抽噎一会儿止住眼泪,

"你给我调个地区吧,哪儿都行,出差也没关系。我快被折磨疯了,自从转到他名下,就没有痛快过,怎么都是错,我压根儿就没做对过事。"

谭斌放下筷子,苦笑,发觉自己低估了事态,这已经不是调停可以解决的矛盾。

上下级之间变成水火不容的情势,不可能是一方的错,十有八九双方都有问题。

不过现在只能先安抚一方。

想了想她说:"我问你,假如我给你调个地区,你发现和新老板也合不来,那时候该怎么办?"

方芳切一声,"我不信,象他这么BT的有多少?总还有好老板吧?"

谭斌吁口气,心里暗暗摇头,声音便有点严厉,"我上次跟你说的话,你根本没有听进去。Young的工作能力很强,跟着他你能学到很多,为什么你就不能调整心态,好好和他相处?"

"我已经尽力在做了,我尊重他,事事都征求他的意见。可他呢?他为什么不调整心态,学学怎么去尊重别人?他要做什么,从来不提前打招呼,想起一出是一出,我还要天天和他玩猜心游戏,猜错了就发脾气。他谁呀他?我服侍自己爹妈都没这么上心过。"

她的语气冲动而激烈,脸涨得通红。谭斌看着她反而笑了,"我说方芳,你交过男朋友没有?"

方芳一愣,"什么?"

"有男朋友吗?"

"有。为什么问这个?"

"你有没有发觉,男性大多有一个特征?他很少主动挑起话题,因为他们不认为自己应该说太多的话。想知道他在想什么,你必须有技巧地强迫他说话。"

"还需要技巧?美死他。遇到这种情况我就找碴吵架,吵到一定火候他就把心里话吐出来了。"

"看," 谭斌摊开手,又眨眨眼,"这也是一种技巧。"

方芳噗哧一声笑出来,情绪好了许多,"你在鼓励我和Young吵架?"

"No,No,No。" 谭斌摇手笑,"我是说,他首先是个男人,然后才是你的LineManager,对付他和对付我不一样。"

方芳抬起头认真地说:"Cherie,我做你助理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用对付这个词。"

"啊,真的?谢谢谢谢!可姑娘你不觉得我跟你妈一样罗嗦?我现在倒有点后悔,那时候事无巨细,管得太细太多,反而限制了你自己做决断的能力。"

上司在忙着自省,方芳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只好陪笑。

谭斌接着说下去,"你能针对不同的客户对症下药,为什么不能把你的老板也当作客户?"

"老板和客户能一样吗?" (看免费小说到冠华居小说网)

"为什么不一样?客户那里你销售的是产品,老板跟前你销售的是自己。而且职场中有什么好坏之分?上司更不适宜用好坏来评价。"

"那用什么?"

"公平,或者非公平。你为他做事,贡献你的时间和精力,他给你资源和个人发展的机会,双方等价交换,只要交易公平就OK。至于什么合不合得来,那不是professional的表达方式。"

方芳垂下眼睛,手指紧紧绞在一起。半晌开口问:"那我现在怎么办?"

谭斌没有立刻回答,反问她:"你觉得Young性格中最突出的特征是什么?"

方芳认真想一想,"外向,精力过剩,不拘小节。"

"你们俩如今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那个……沟通不畅,我不知道怎么和他沟通。"

"完全正确,看来你很明白。"

谭斌笑一笑,"那为什么会搞成今天的局面?还是思想转不过弯?"

"嗯。" 方芳低头,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第43章
谭斌指着桌上的菜碟,"好了好了,先吃饭,待会儿菜全凉了,吃完我教你一个办法。"

回公司的路上她面授机宜,"周杨不肯说,你可以试试自己先说。每个月用一页PPT文件,写下你认为本月最重要的几件事,注意,只一页,事件不要超过七个……"

方芳插嘴:"为什么不能超过七个?"

谭斌微微皱眉,"你没上过BusinessWriting这门课?七个是一般人注意力和记忆力的极限。"

"对不起,您接着说。" 方芳脸红。

"每件事,你试着用三句话表达清楚,包括你期望的结果,需要的支持和可能的风险,然后看他什么反应。月末的总结报告可以详细一点儿,但也不要过分,你只要让他明白,你都遇到了什么阻力,怎么处理的,结果是什么,就OK。"

方芳犹豫,"他要是不感兴趣怎么办?"

"坚持,这是摸索老板期望值的机会,他不感兴趣,说明那些不是他最想看到的,接着寻找双方的偏差在哪里。关键是调整好心态,这是你工作的一部分。答应我,再坚持三个月,如果集采结束,你还是不能适应,我们再谈论换地方的可能性。"

方芳眼圈有点泛红,"对不起,我知道你压力很大,还给你添麻烦。"

谭斌偏过头笑,"我也不是三头六臂,做得好不好,完全靠你们支持,听话,回去好好干。"

"好。"

回到办公室,谭斌写了一份邮件发给HR的同事,请她给周杨安排关于Leadership的培训。

沟通是双方面的,公平起见,周杨也应该学会如何和女性下属相处。之后她提前离开公司,真的去雍和宫上了三炷香。

在北京生活了近十年,却从未走进过雍和宫。她学这别人的样子,似模似样的磕头,上香。(56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