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5,000 14,920
澳元 10,875 10,750
英镑 19,550 19,250
港币 1,915 1,900
日元 137 135
新币 10,925 10,870
欧元 17,475 17,300
人民币 2,195 2,180
新台币 487 483
马币 3,650 3,625
泰铢 462 460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dān
8 画
连载小说 - 14 Sep 2018 HAS 179808
舒仪著
格子间女人83
格子间女人83
谭斌长出一口气。果然是这样,难怪第一次去程睿敏的住处,就发现他家里似乎缺点什么。
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后来听到同事提起他的父亲,才想起,那片挂满照片的墙上,有他的外公、母亲、同学和朋友,就是没有他父亲的任何踪影。

严谨扔下烟头,用脚用力碾灭,"那事过后吧,小幺就等于没家了,所以我一直觉得欠他的。"

谭斌错愕地抬起头,"没家了?什么意思?"

严谨被问得更奇怪:"小幺没告诉你?" 他挠挠头,"算了算了,当我多嘴,回头你还是问他吧。妹子,哥喜欢你,所以告你句话,小幺脾气磨叽,可人挺好。你想收服他,就一个办法,对他好,恶狠狠地对他好。"

谭斌挑起眉毛看着他。

他手插裤兜里,望着她笑笑,"因为这小子有个毛病,别人对他不好呢,他觉得是应该的,人一对他好,他就手足无措。"

最后一句话,象根刺一样扎进谭斌的心里。

那晚程睿敏送她回家,她一直想撸起他的袖子看个究竟。

他纳闷,"你老拉我胳膊干什么,甭捣乱,我开车呢!"

她到底还是看见了,右臂上两寸长一道伤痕,伤口已经平复,只留下一道白印,旁边还有缝针的痕迹。她把嘴唇贴上去,轻轻蹭了几下。

程睿敏奇怪地看着她:"你今天是怎么了?"

谭斌手插进他的头发,凑过去亲亲他的脸,"睿敏。"

"什么事?"

"没什么。" 她放低声音,"我爱你。"

程睿敏手里的方向盘几乎打滑,前面一个红灯,他一脚刹车停下了,转头看着她:
"你你说什么?"

谭斌白他一眼:"你明明听见了,装什么蒜?"

"我有间歇性失聪,关键时刻总掉链子,真没听见,再说一遍吧。"

谭斌气结:"仅此一次,过时不候,下回你最好配个助听器。"

程睿敏便不再追问,右臂绕过她的肩膀,手停在她的脖子上,上上下下摸索。

谭斌莫名地感到压力,不禁抗议:"你干什么?"

"算账。" 他说,手指作势收紧,"刚才是谁说的,要准备雄黄酒?你才是条蛇,美女蛇。"

谭斌素来怕痒,拼命笑着挣扎:"放手,不然我就喊救命了。"

他却扳过她的脸,紧紧箍着她,不管不顾强吻下去。

唇舌的辗转仓猝而急迫,伴着绿茶清冽的气息,令她情不自禁开启双唇,任他湿润的热吻恣意深入。

绿灯亮了,后面的车开始频闪大灯,并按着喇叭抗议。

谭斌终于挣脱他的手臂,低声说:"咱别做没公德的事,快开车。"

程睿敏放开她,换档起步,过了路口之后才试探着问:"跟我回家?"

谭斌极低极低地嗯了一声。

于是程睿敏再次失聪:"什么?你大点儿声,我没听见。"

谭斌抬手就拍在他脸上:"小样儿!"

不疼,但声音极响,他捂着脸佯做恼怒,"行,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谭斌不屑地抱起双臂,冷笑:"好,我等着。"

回到他的别墅,刚关上门,谭斌便转身,拽紧他的衣襟,用力往前一带。他整个人都俯向她。

"你想收拾谁,嗯?" 她故作轻佻地问道。

程睿敏极煞风景地笑起来,"不行不行,这眼神儿,差太远了。"

谭斌手下使力,让他贴得更近,"你说什么?"

他还是笑:"谭斌,你知道演员怎么练习色迷迷的眼神?你得看着我,好好看着我,想象眼前是块油汪汪的五花肉"

谭斌攒了一路的气势顿时一泻千里,只剩下笑了。他却趁机把她顶在墙上,顺势吻上她的双唇。

谭斌扭来扭去躲着他,含糊地笑:"我不吃肥肉,只要排骨。"

他的手从她的衬衣下摆伸进去,四处游移,

"喏,脊骨在这儿,肋排在这儿,胸骨嗯,胸骨"

声音停下来,他的手却留在某处,力道渐渐加重。

谭斌立刻不能动了,半边身体象过电一样酥麻,腿软得几乎站不住。

然后不知怎么回事,她就倒在他身上,两人身下是客厅的羊毛地毯。她俯视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黑沉沉看不到尽头。

他安静地回望她,唇角轻扬,很少笑得这样纯粹。

谭斌伸出手,一粒粒解开他衬衣的纽扣,柔软的嘴唇贴上去,温柔流连,渐渐向下。一直向下。

第61章
谭斌伸出手,一粒粒解开他衬衣的纽扣,柔软的嘴唇贴上去,温柔流连,渐渐向下。一直向下。

程睿敏万万没有想到,谭斌竟然会取悦他。

他想推开她,却双臂酸软,异样的快感直冲头顶,眼前阵阵眩晕,喘息越来越急。

谭斌后来的记忆颇有点乱。

屋顶的吊灯,忽然就翻转到她的上方。水晶璎珞反射出华丽的细碎光芒,直沉入她的瞳孔深处。

她觉得窒息,喘不过气,浑身滚烫,像要融化在他的身体下。

实际上他的动作轻柔而克制,温情有度,是她自己的心跳窒息了她的呼吸。她微微皱起眉头,秀丽的脸上辨不清是痛苦还是欢愉。

程睿敏看着她,只觉一切都有了补偿。

恍惚战栗的一刻,来得快而激烈,如烟花升空,绚烂无比的色彩扑面而来,而后碎片如雪,缤纷坠落。他伏在她身上很久不动,脸埋在她的胸前,脊背上一层薄汗。

谭斌揽着他的肩膀,把他的衬衣勉强拉好,摸过一件外套盖在身上。

此时正是北京最难熬的季节,还未真正入冬,开放供暖系统有点早,到了晚上室内室外几乎一个温度。

程睿敏十分安静,任她梳理着自己的头发,没有任何动作。(83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