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450 14,350
澳元 10,625 10,525
英镑 18,800 18,100
港币 1,875 1,855
日元 132 129
新币 10,650 10,550
欧元 16,550 16,400
人民币 2,100 2,080
新台币 487 482
马币 3,500 3,475
泰铢 448 445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ái
11 画
文艺 - 11 Okt 2018 HAS 181584
朵拉
醉 槟 榔
醉槟榔
中国学者听说我来自槟榔屿,好奇地提问:"来自槟榔岛的你,是否也吃槟榔?"
这问题对我很陌生,也许可以用很清新,住在槟榔屿的我,和很多槟榔人一样,脑海中不曾想过"吃槟榔" 这回事。

学者告诉我,清朝时,槟榔是属于皇族和官家的零食,以槟榔子做成蜜饯,放在精致的槟榔盒子,宴会或交游时,当成礼品互相馈赠,到今天湖南还有槟榔蜜饯。这个对我确实新鲜,听也没听过。至于在海南,槟榔的吃法是先把槟榔子削成瓣状,包在栳叶里,配上石灰膏和烟丝,放入口中咀嚼。学者听吃槟榔者的经验谈"越嚼越香,并有提神作用,感觉颇似喝酒,令人脸色发红而精神焕发。" 据说,学者强调据说,常吃可防病,治病,尚有美容功效。这叫某些族群同胞将槟榔当成健康长寿食品。

我的记忆跟着学者叙述的槟榔故事回到台湾。八十年代到台湾探望在哪儿念大学的弟弟和妹妹。过后参加环岛观光时,开着旅游车的年轻司机样子忠厚老实,听他说话学历应该不高,可为人爽快,一路上滔滔不绝给我们介绍景点以及当地的美食。

从他的语气和言词,便很清楚他极爱这个土地。每个景点介绍过后,就要加一句"台湾很漂亮,是不是?" 美食吃了,他自己先陶醉:"真的很好吃,你们说对吗?" 还竖起大拇指作美味可口的赞扬姿态。对海外华人的亲切从他言谈间不停流露,"台湾既美又好,你们要记得常回来呀!" 这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中文说"回来" ,眼泪马上盈眶,恰逢冬天,热带来人层层加衣,穿得很厚,不习惯寒冷的气候,可年轻司机口里的温馨让人添加暖意。

半路停下休息时,我们自洗手间出来,发现司机竟然吐血了!一地血迹斑斑,我们面面相覰,不敢当面说出口,却一路替他担心。他似乎毫不在意,可是,我们清楚地看见,他的嘴角,牙缝都有鲜红血迹。后来他把车子停在路边,说等我一下。待他走回来时,只见他嘴巴不断地咀嚼,好像很享受那滋味。上车后,他从身上掏出一颗什么东西,问,"你要不要尝尝?很好吃的。" 旅游期间,向来好奇的人,无论什么东西却只想了解,绝对不轻易放进口里。"这,这是什么?" 慷慨的司机充满鼓励:"吃一个,你吃一个看看,味道很好的。" 然后才回答"这是槟榔。"

同去的其中一人是敢死队队友,尤其关于吃的,什么都不放过。他拿过来看一眼,就放进嘴里,等他嚼了一会儿,问他什么味道?他继续咀嚼,努力再感觉了一下,说:"怪怪的,有点辣,有些涩。" 低声批评,"不好吃。"

后来我的台湾朋友告诉我台湾人吃槟榔的方式,把槟榔的果蒂剥去,切除较老的部分,再以带有胡椒香气的栳叶,把搅匀的石灰涂在叶上,卷起来,放入切开的槟榔中间,一起嚼食。这三种物品混合后即呈红色,所以吃槟榔的人,吐出来的不是血,而是咀嚼后的槟榔汁液。咀嚼槟榔可令血脉贲张,暖洋洋如喝薄酒,具提神作用,许多长途车司机就因为这样养成习惯。

血红色的槟榔记忆继续向前走。

小时候住在马来人的"甘榜" ,"甘榜" 是马来文,意思是村庄,但这里其实是离城市一步之遥的聚集一些马来人的一个小区。我家正好和一户马来人同一个院子。华人住前院,屋旁短短一条小径,沿着种满五颜六色鲜花的篱巴走过我家后门,便看见马来人阿侬家的前门。

屋子有两层楼,楼下空间摆置杂物,通常摆着木柴,煮食用的火烧柴。楼梯旁边有个小水缸,谁要上楼都得先脱鞋,然后用椰壳勺子在小水缸里盛水洗手洗脚,才可到楼上前厅。

阿侬的妈妈时常坐在前厅吃槟榔,笑着叫我们,来坐来坐。说的是马来语,有时候也以闽南话叫我们别客气,上来坐,但她懂得比较少,不像阿侬,和我们完全是闽南语沟通。

阿侬家是回教徒,到很后来,我才清楚,他们也不完全是马来人,而是印裔回教徒,父亲是印度人,母亲是马来人。在马来西亚,凡嫁/娶回教徒,你就必需成为回教徒。回教徒一天祈祷五次。作为小孩的我,跑到他们家玩去,遇到祈祷时候,便静悄悄地站在旁边看他们跪拜,一种神圣的感觉叫小孩也悄然无声。纵然只是在家中大厅举行祷拜,但穿着白袍戴上头巾或叫"宋谷" 的回教帽子,仪式顿时变得肃穆庄严,无知的小孩在一旁听他们喃喃念着回教颂经,根本不晓得在念什么。祈祷的人是阿侬和他的父亲。他们家就只有两个男人。母亲和他的两个妹妹多数时间不在大厅。厨房才是她们所在地。

鼻子很高的母亲人也长得高,双眼皮的眼睛非常明亮,长形的脸,下巴尖尖,上扬的嘴角可能是常带笑容的原故,总眯着眼睛叫我们坐下坐下,如遇颂经时间,她会以一根手指比在她抿着的双唇,叫我们保持沉默,不可说话。多数时候仅在胸前围一条花沙笼,像长袍一样直到脚踝,不穿上衣的母亲,不在厨房便坐在前厅地板上,双脚莲坐,面前摆一个槟榔盒。小孩看槟榔盒,犹如一个玩具,有点像玩家家酒。长形铜制品的槟榔盒上,一排有盖的小杯子,很喜欢一个一个打开来看。阿侬的母亲先把一瓣槟榔放在一张荖叶上,然后打开小杯子的盖盖,用一个小匙,每个杯子里的白色红色调味料加一些,把槟榔包起来,放在嘴里咀嚼。一直到我去台湾以后,才晓得阿侬的母亲在槟榔上面加了什么东西,也明白阿侬母亲永远红色的嘴唇和牙齿的原因。

网络时代增加了我对槟榔的知识,原来印度人爱吃槟榔,最佳搭配是栳叶和石灰。印度人也是将槟榔果取出切碎,加了石灰,用栳叶包裹后,放进口里咀嚼。说是味道刺激,有提神作用。另有一说,"从医学角度看,具有一定药用价值,可用于帮助治疗气管和肺部疾病。栳叶与槟榔搭配,将会极大刺激唾液腺和嘴巴的黏液薄膜,让人在炎炎夏日感到清凉。" 不过,有一点要注意的是久吃会上瘾。

现在回想起来,我应该是搞错了,如果根据体型和外貌,阿侬的母亲应该是印度人,难怪她有嚼食槟榔的习惯。她轮廓分明的脸,可以入画,而且体形高,眼睛大,只是因为她和我们的对话一直是马来语,我就把她误为马来人。

中国学者还特别告诉我说,苏轼写过槟榔诗"两颊红潮增妩媚,谁知侬是醉槟榔" 、"暗麝著人簪茉莉,红潮登颊醉槟榔" 。诗写得美,但我想,这不表示鼓励大家吃槟榔吧。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