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450 14,350
澳元 10,625 10,525
英镑 18,800 18,100
港币 1,875 1,855
日元 132 129
新币 10,650 10,550
欧元 16,550 16,400
人民币 2,100 2,080
新台币 487 482
马币 3,500 3,475
泰铢 448 445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y
7 画
历史的今天 - 03 Des 2018 HEN 185139
狄仁杰断案的故事:黄狗鸣冤
狄仁杰断案的故事:黄狗鸣冤
大周年间,神都洛阳洛河河水暴涨,洛河码头淹没各州商船数百艘,大水冲毁了两岸的堤坝,百姓流离失所,浮尸遍野,往日一片繁荣的神都如今以是萧条一片,女皇武则天令同凤阁鸾台平章事狄仁杰总理神都一切事务,狄仁杰每日奔波于都城大街小巷,救治病患,严惩奸邪,打击不法奸商,使得神都虽遭此天劫却衰而不乱。
一日,狄公一行行至右掖门左近,连日操劳的狄公坐在轿正在闭目养神耳内只听的一片嘈杂,隐隐只听见开路的兵丁喊打之声,不禁掀开轿帘询问道。" 何事喧哗?"
" 回大人" 马荣从马上俯下身来" 是一只黄狗趴在街中挡住去路,兵士不管如何驱赶都不肯离开,大人少安毋躁,待我去收拾这畜生,我与兄弟们晚上也多一道下酒菜!"
" 且慢。" 狄公一向重生灵," 万物皆有灵性,不要伤它,赶它离开便是了。"
" 是,大人。"
马荣刚要前去,可却见那条黄狗支溜溜闪过了几个兵士的棍子又钻过乔泰的马下一下子冲到了狄公轿前,一双乌溜溜的大眼望着狄公口中衔着一件物什" 呜呜" 哀叫。
" 好畜生!" 乔泰举棍要打
" 慢!" 狄公抬手止住了乔泰" 你看这狗儿口中所衔之物!好似血衣的一角!"
狄公走出轿子,将手伸向黄狗嘴边。
" 大人小心,如今浮殍遍地,这野狗怕也是以人充饥,大人千万莫叫这畜生伤到!"
" 不防事!" 狄公摆摆手,从黄狗口中轻轻扯下布角,那黄狗面朝狄公轻轻呜咽慢慢趴了下去,大眼中却已眼泪汪汪的了。
" 乔泰、马荣你们看,这是上好的江南丝绸,轻而滑,斜织为云纹,能穿的起这样衣物的也应为中上之家。可如今却由狗儿叼来一角而上染血污,只怕穿他的人凶多吉少了!" 狄公低下头轻轻叹道" 狗儿啊,你今日拦轿可是为你的主人?"
" 汪呜!" 听得此言黄狗站起身来张口扯住狄公的衣角口中哀叫,马荣上来欲打却被狄公拦住了。
" 狗儿啊,你可是要我等跟你走?"
黄狗松开了嘴又是摇头又是摆尾。马荣、乔泰与一干兵士看的讶然不已。
众人跟着黄狗一直离开了正街出右掖门,上了一条曲曲弯弯的小路,小路的尽头竟然是洛河的一处岸边,河边搁浅着一艘被风浪击打的千疮百孔的小船,岸边的草丛里躺着一具面目朝下的男尸,黄狗跑过去蹲在一旁,泪眼汪汪。
死者一身商人打扮,一身的衣物早已污损不堪,头朝下趴在草丛中,他的头颅被敲了个洞,血流满地。一支带血的船桨扔在一边。
" 我原以为黄狗的主人是遇上了这场洪水不幸身亡,黄狗甘受棍棒之苦拦轿为求为主人收尸,可如今看来它是为主人鸣冤来的!" 狄公叹道" 此人应该在大水中逃得性命上岸后却被人杀害可怜!逃得天灾却避不过人祸!"
" 看他伤处,这个人应该是上岸后准备上小路,而此时有人在后面" 马荣用船桨做了个打的手势。
" 同时搜走了他的财物,一个商贾行商在外最有可能的危险就是被人劫财害命" 乔泰接口道,他正和仵作检查尸体" 这个人身上什么也没有,应该是都被人拿走了!"
" 此人如在洪水中丢失钱财的话也许就不会有这场灭顶之灾了。" 狄公负手站在岸边仔细的看着那条千创穿百孔的小船" 他正是被同船的人杀害了。"
" 可是大人又如何知道杀害他的是同船的人而不是他上岸后被此地的人打劫呢?此地地处偏僻也并非没有这种可能。"
" 乔泰、马荣你二人来看这小船,小船斑驳破损被水浸透到处是泥污,显然是在这场大水中经过好一番挣扎,船中有一大一小两种靴印还有狗的爪印,显然是曾有两人一狗待在这艘小船之上,可能商人在大水的忙乱中无意将金银露了白,而当水中逃生后安全之时却被那居心叵测的第二人杀害,你看那上岸的脚印一前一后,大的是商人的,小的紧随其后,到草丛处停止,商人便停尸这里,只剩下小的脚印上了小路不见,而尸体周围狗儿的脚印团团都是,显然是狗儿见主人倒下惊慌不已跑前跑后,然后终于意识到主人身遭不测便衔来了碎衣为主人鸣冤,也称的上是义犬了!咦一-"
" 什么义犬,若是义犬就应该誓死护主了!" 马荣口中嘟囔。
" 大人,你发现了什么?" 两个侍卫中,饶是乔泰心思细腻,见狄公瞧着那布片与尸体发愣便问了一句。
" 马荣,你到是冤枉这狗儿了,它确实是誓死护主,因为这血布片不是这商人身上的,商人的衣物被水污损却没有被扯下如此形状的,两者颜色虽相近但花纹不同,这布片应是那凶手身上所穿的衣物,而且他很可能以被狗儿咬伤了。"
" 呵呵,你也真行!" 马荣咧嘴一笑,去拍了拍黄狗的脑袋。
" 那我们要怎样找到凶手呢?大人,他已逃走,要从人海中要找出他可是难上加难了,我们总不能让黄狗到神都中四处去认人吧!"
" 当然不必,人性总是贪婪的,我们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圈套即可,不过为以防万一,马荣,立刻到医馆、药铺中查问有没有这样一个被狗咬伤、穿着云纹绸衣的落难者来求医。"
" 是,属下这就去办!"
翌日,官府发出一张告示引来路人驻足观看、议论不已,几个酸秀才在那里摇头晃脑向围观的百姓们解释。
" 当朝狄阁老说昨日在洛河边上发现一具尸体,这具尸体来头可不小,据说是个杀人越货官府一直在通缉的的强盗,更可怕的是他竟然曾经在白马寺偷过一尊太平公主捐的一座金菩萨,皇家的东西也敢偷,真是胆大包天呀!"
" 这上面说狄大人勘察现场,发现是经过搏斗他被人杀死,好像是又想去打劫别人结果却被那个人杀死了!"
" 你猜报案的是谁,不是人是条狗,那狗还帮狄大人发现了藏在一条小破船船底夹层的金菩萨!听说,要表彰它为义犬呢!"
" 榜上还说啥?"
" 狄大人在找那个杀死强盗的人,说要当众奖赏他,以彰他为民除害的行为,赏金还不少呢!"
" 狄大人就不怕有人去冒领?"
" 狄大人是谁?连当今圣上都夸过狄公断案真乃神人也,狄大人会想不到这点!狄大人说只有能拿出属于那个强盗之物并说出事发经过的人才行。"
两日之内,大街小巷似乎都开始流传这个传言,故事被添枝加叶,越传越离奇。
而狄府内,马荣正在焦急的来回踱步,乔泰看的不耐伸手拽住了他。
" 你莫转了,瞧的人头晕!"
" 乔大哥,我怎能不急,你说大人这计能成功吗?"
" 跟了大人这些年,你几时看大人错手过!"
此时书房内,狄公正抚摸着黄狗的脑袋" 狗儿啊,莫急,那个人很快就会来了。" 黄狗摇了摇尾巴。
" 大人,府门外有人求见,说自己是来领赏的。"
" 你瞧,这不是来了。"
府门外站着一人,锦衣华服、一脸的严谨恭诚,虽是商人打扮却一点也看不出奸猾之态。马荣见了不仅喃喃自语" 作奸犯科的也看多了,这个却一点也不像倒像个夫子,难道他就是凶手?"
" 马荣弟莫多言了,难道做凶手还要分长什么样?人面兽心、道貌岸然之徒我等见的多了,今日何苦说这等童稚之语。大人来了,且看大人如何问他。"
狄公手拈长髯来到府门之外,向四周围来的百姓微笑点头致意,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人。" 你就是与那死者同船之人?"
" 小人张忠良,正是与那奸徒同船之人,洛河洪水,小人好歹挣扎的性命托身于小船之上,却见的一人在水中呼救,小人一时心善救他上船谁想此人却是居心叵测,不思小人救命之恩却因自己的钱财在水中尽失而打起了小人外出买卖的血汗钱的主意,欲害了小人性命,多亏小人在船上见他目光闪烁暗觉他绝非善类,暗自加了小心,上岸后才捡的性命,小人将他打倒后惊慌失措仓皇离去,觉杀人内心不安却又怕有告知官府有口难辩故躲藏至今,前日见阁老告示才敢今日到府上将一切和盘托出,望阁老恕罪。阁老请看,这便是那贼子身上之物。"
" 是吗。" 狄公拈髯微笑,轻轻翻看张忠良递上来的物什。
" 汪汪" 黄狗猛然从旁扑了上来张口欲咬,被乔泰一把抓住,张忠良瞧了一眼那黄狗,脸色发白。
" 张忠良,既然如此你应该认识这条黄狗,本官检查过那条小船,黄狗应该是和你们一起在船上的,我来问你,它是你的狗还是死者的狗?"
" 回大人,都不是,行商买卖之人哪有带狗上路的,这畜牲也是小人救起的,小人见它在水中沉浮,念它也是一命救它上船哪想这畜牲野性难驯,不知感恩却反咬了我一口,好在未伤及要害被我用船桨打退,我遇人不淑,救的狗也是狼子豺性,真是可叹、可叹。"
" 这个故事很不错,但你讲的都不是真的除了一点,你确实是用船桨杀害了死者打退了黄狗,其余的你都是在说谎。"
" 大人,你何出此言?"
" 首先那个告示上的东西都是假的,不过是为了引你出现的一个圈套,神都水难,灾民遍地,我一个个如何查的清楚,不授之以利,你这唯利是图的小人又如何会现身,其次你的故事应该反过来讲才是,你在大水中丢失了所有钱财连命也差点丢掉时,小舟上的死者发现了你将你救了上来,后来又救上了这条大黄狗,只是可悲的是人不如狗,你一心一意谋人钱财、图人性命,而黄狗却知为这一救之恩赴汤蹈火。"
" 大人,大人,你如何冤枉小人!"
" 冤枉于你!你二人水中逃生后安全上岸后,死者疲惫不堪走在前方,你紧随其后,因此从小舟出来的脚印是一前一后,脚印一大一小,大的是死者的,小的是你的,我已拓下你的脚印大小、靴纹样式,也许你扔掉了靴子但是只要找到了你就不难找到它们,而你的脚的大小却不是你可以改变的,你应该是上岸后手持船桨,跟在死者身后一击要了他的性命,若是如你所说他要谋害与你,他在你前方转身,你势必与他要有一番争斗,可是现场脚步并不凌乱,死者的脚印甚至都没有后转的痕迹,所以只能是你杀了他,当你搜刮死者的钱物时,黄狗扑了上来咬掉了你衣服上的一条衣襟,你打开了黄狗,逃上了小路进入了洛阳城,你本想等到大灾一过便逃命而去,但又看到了这榜文留了下来。忠良,忠良,貌似忠良,实则不忠不良、唯利是图的小人!你即已谋害他人性命、钱财却又贪图官府的赏银,今日来此自投罗网。有道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 大人,这一场大水吞没了小人全部家当,这次小人所运来的货物都已在这洛河水底,小人连回乡都成问题,小人也在水中差点丢了性命,小人获救后见人钱财心生歹意却也是不得已,小人家中还有八十"
"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左右,带下去!"
" 大人,其实这事也真够玄的,若黄狗不来拦轿,若那张忠良不贪图赏银,那死者怕是终成孤魂野鬼也未尝可知。"
" 马荣,你要记得天不藏奸就是此意!" 狄公微微一笑,俯下身子拍了拍黄狗的脑袋。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