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020 13,940
澳元 9,720 9,620
英镑 18,600 18,200
港币 1,805 1,790
日元 131 129
新币 10,390 10,360
欧元 15,650 15,500
人民币 2,015 1,995
新台币 470 465
马币 3,410 3,400
泰铢 469 465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liáng
10 画
旅游 - 31 Des 2018 EDY 186747
苏妮安
斯拉夫之南 ——巴尔干半岛记行
斯拉夫之南 ——巴尔干半岛记行
上世纪九十年代上半叶的世界新闻,几乎被巴尔干半岛的漫天烽火烧遍,天天在报上出现的名词如:塞尔维亚波斯尼亚种族清洗等等,当年读来毫无头绪,这个地区错综复杂的历史与宗教背景,叫人不知该从何处开始厘清?


公元前这片土地已经是罗马帝国的一部分,之前已经来到这儿定居的伊利里亚人,有好几位甚至成了罗马帝国皇帝。
北方的斯拉夫人于公元六世纪南下,占据了隔着狭长的阿德里亚海与意大利遥遥相对的巴尔干半岛。
版图辽阔的罗马帝国于公元四世纪分裂成东西两个帝国,阿德里亚海东岸的斯洛文尼亚与克罗地亚的斯拉夫人多信奉天主教,半岛东边塞尔维亚与南边黑山的斯拉夫人,则信奉建都于‘康士坦丁堡’( 即今日的‘伊士坦堡’)东罗马帝国的东正教。
十五世纪中叶,东罗马帝国被西亚的回教游牧民族推翻,在今日的土耳其建立起强大的奥托曼帝国,其势力一直扩张到巴尔干半岛中部,即今日夹在克罗地亚与塞尔维亚之间的波斯尼亚黑塞哥维纳(简称‘波黑’ ),经由奥托曼帝国统治了四个世纪之后,波黑近一半的斯拉夫人都成了回教徒。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巴尔干半岛分别由奥匈与奥托曼帝国瓜分。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在塞尔维亚皇帝统治下,克罗地亚、波黑与塞尔维亚曾经有过表面统一却貌合神离的短暂和平独立时期。
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以苏俄做后盾的强人‘铁托’使出巧妙手段,把信奉三种不同宗教,来自巴尔干半岛不同地区,世代相互猜忌的同一个斯拉夫族,团结成意为‘斯拉夫之南’的联邦国家-----南斯拉夫。
比其他共产国家繁荣兴盛得多的南斯拉夫,好景也只维持了约三十年,1980年‘铁托’死后,昔日的南斯拉夫开始了其分崩离析的复杂过程,经过九十年代那一连串极之愚蠢血腥残酷毫无理性的战争,今日的南斯拉夫已分裂成了:斯洛文尼亚(Slovenia ),克罗地亚( Croatia ),波斯尼亚与黑塞哥维纳( Bosnia &Herzegovina ),黑山( Montenegro ),塞尔维亚( Serbia )与马其顿( Macedonia ) 六个独立的国家。
今日随便问这片土地上的任何一个人,都会告诉你他们仍旧怀念‘南斯拉夫’时代的好日子!

上路

凌晨两点抵达‘多哈’机场时睡意正浓,从几年前第一次乘搭‘卡塔尔’航空在‘多哈’转机往欧洲,一直对它没好印象。‘多哈’机场建得非常大,衔接机场大厦登机口与飞机舱的航空桥却严重不足,十次有九次总让瞌睡中的转机旅客,提着随身行李上上下下飞机舷梯,然后与几乎整架飞机的旅客,人叠人地站在只有三四个座位的大巴里,挤得脸孔几乎贴在高头大马的欧洲人背上忍受汗臭味。在大巴里晃来晃去晃到机场大厦,进了大厦再循指示牌楼上楼下四处找另一个登机口,十分累人之至,这回飞巴尔干半岛亦不例外。
在‘多哈’机场换成小飞机续程,在浓雾中降落在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Zagreb,本来就没指望十一月初的欧洲会有好天气,不过是抱着既来之则安之。
能见度只有二十米左右的大雾中,旅游车从机场直接向西北方开往邻国斯洛文尼亚首都‘柳布莉安娜’( Ljubljana )。


柳布莉安娜

前南斯拉夫分裂成的六个国家中,斯洛文尼亚算得上是发展得最繁荣先进,也是物价最高的一个,用个公共厕所得喂给机器闸门半个欧元!
十八世纪后期开始,斯洛文尼亚一直由奥地利的哈勃斯堡王朝(Habsburg )统治,一路上所见,不管是郊外的农舍或城市里的房屋,建筑风格与奥地利一般无二。
即便是饮食,也与德国奥地利一脉相承,烤猪脚或香肠配德国发酵酸菜,是一般餐馆普遍供应的一道菜,叫人意外的是酸菜上面还撒了一把炸得香喷喷的猪油渣!餐馆主人说,他祖母在家总炸一大锅猪油渣,装在玻璃瓶里慢慢吃。
斯洛文尼亚的首都‘柳布莉安娜’,城里与城市同名的‘柳布莉安娜河’上的龙桥,四个桥墩上各蹲了一只绿色短身长翅膀的洋龙,为本市的地标,这头绿色的洋龙与炎黄子孙熟悉的身体长兼满身龙鳞的七彩中国龙不太一样,单说气势就差远了。
河边种了许多柳树,给偏窄的河岸平添了几许妩媚,河岸边全是各式餐馆,柳树间悬挂着许多再循环的倒置玻璃瓶灯罩,天气好的晚上,在柳树下河岸边吃饭喝茶应该十分有情调。
紧贴着河北岸的露天市场,小贩摊上主要摆卖当季的新鲜水果蔬菜鲜花等,只有一小部分卖的是廉价衣物。
露天市场边上建了座小屋,当中摆着个磅秤,导游介绍是专门让怀疑小贩卖瓜果蔬菜没给足份量的顾客,用来确认小贩是否作弊用的。这倒是有趣,忘了问导游是否常发生洋大妈与小贩为了斤两不足而大吵特吵的事?不过相信这磅秤起码会对小贩有警戒作用。

布莱德湖

欧洲的阿尔卑斯山始于西欧的法国,连绵一千两百里横跨欧洲八个国家,止于斯洛文尼亚西北离布莱德湖(Lake Bled )不远处。

四面环山树木葱茏,自然形成的布莱德湖中央有个小小岛屿,从湖岸边远远望去,岛上建于十七世纪末巴洛克风格、有座尖塔钟楼的圣母蒙召升天教堂,与四周安详宁静风景如画的环境完全融成一体。
大伙儿在湖边乘上一种当地人称为Pletna的平底船,由船夫站船尾单人匹马划过小岛去。

根据导游的说法,百年前来此湖边度假的哈勃斯堡皇帝,赐予布莱德湖边二十四家居民经营平底船在湖边运载旅客的专利,可世代相传的条件是必得亲自划船,不得假手于外人,百年来始终如一。
教堂建于离登岸处九十九级石梯之上,圣坛前垂下一根连接钟楼里大钟的粗大绳子,传说许个愿再拉三下钟,愿望就会实现。

当晚住宿于一家临湖的酒店,据说是当地最好的一家了。
酒店大门其貌不扬,大门左右两边的墙爬满长春藤属植物,满墙叶子伸展方向颇随心所欲,绿油油红艳艳的叶子,在墙上自然伸展竟形成一幅十分赏心悦目的画。
这是家少说有九十年历史的酒店,工作人员都还维持欧洲奥匈帝国时代的传统,穿着浆得笔挺的白衬衫黑西装,挺胸凸肚站在古老雕花的木柜台后,面无表情地提供服务。房间门锁用的还是今日已十分罕见沉甸甸的金属锁匙,走在酒店房间的木质地板上,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咿吖咿吖的声响。

酒店大堂临湖半月形落地玻璃窗前,放置了一组组新换过布面印有古典花卉图案的沙发,窗外湖面上雾气氤氲,近岸边频频有鱼儿跃出水面,远处教堂传来一阵阵钟声,湖对岸的悬崖峭壁顶上傲立着一座雄伟的中世纪城堡,窝在沙发里悠闲地静享这份湖面的宁静,偶尔被远处快速划过水面的快艇扰了。

坐在挂着厚重窗帘的玻璃窗下喝下午茶,品布莱德湖特有的轻软奶油蛋糕,特别喜欢这样身心放空的闲逸,不急着去哪儿,没有一件事情需要紧急处理,就让时间在静止的布莱德湖边悄无声息地流逝。

整间酒店洋溢着二次大战间的老欧洲气氛,揭开大堂一角的钢琴盖偷看一眼,惊见竟是今日已不多见的老牌子,还是德国赫赫有名的百年名厂出品,贴在琴键上年代久远已发黄的象牙已掉了好几片。儿时初学钢琴,在老家用的就是琴键贴发黄象牙片的老钢琴,是贪婪的猎人还未开始为猎取象牙谋暴利,大肆滥杀非洲象之前的产品,上世纪上半叶制造的钢琴毕竟矜贵多了。

通往挂着波希米亚水晶吊灯餐厅的走廊墙上,贴出许多曾经在酒店下榻过的名人黑白照,当中好几幅是半世纪前正当盛年的英国皇室成员,还有泰国公主与欧洲政治家等,包括未当美国总统前的特朗普与来自斯洛文尼亚当时新婚的现任妻子彩色照,据说此酒店就是当年他拜见岳父母的地点。

当地导游郑重强调斯洛文尼亚人一丝都不以国人成了美国第一夫人为傲。
吾亦不以与某人住宿过同一家酒店为荣。(1待续)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