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020 13,940
澳元 9,720 9,620
英镑 18,600 18,200
港币 1,805 1,790
日元 131 129
新币 10,390 10,360
欧元 15,650 15,500
人民币 2,015 1,995
新台币 470 465
马币 3,410 3,400
泰铢 469 465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chà
7 画
旅游 - 03 Jan 2019 WIL 186806
斯拉夫之南      ——巴尔干半岛记行 (2)  苏妮安
莫斯塔尔闻名的老桥
波斯托伊纳钟乳洞
Postojna Cave
斯洛文尼亚西南部的‘波斯托伊纳’钟乳洞全长二十四公里,从洞口乘搭列车入洞,车行蜿蜒曲直忽上忽下,列车从洞顶垂下的钟乳石与左右两旁垂直伸出路面的石笋中间穿梭,直达洞中约四公里处。

洞中恒温摄氏十度,下了列车,随着向导不停地在洞中从一处走到另一处,据说洞中曾发现一千年前有人在墙上留下的涂鸦。每走一段路,向导会停下向大家介绍讲解古老洞穴的历史与复杂地形,观看型状特别的钟乳石与石笋等。洞中高低不平的地势,大幅度上下坡十分考体力,连续不断的爬坡弄得满头大汗,摄氏十度与否,已经丝毫无所觉。

参观过最特别的一个洞穴,从洞顶满满地垂下密集又纤细的钟乳石,看起来似极一根根垂下的意大利面条。另几处从洞顶垂下一片片薄如蝉翼的钟乳石,在向导手电筒照射下几乎是透明的,一整片三角形呈波浪状的,宛如希腊牧神的潘笛,美不胜收。

二次大战期间,德军在靠近洞口不远处储藏了近一千桶飞机燃油,一夕间遭斯洛文尼亚反纳粹组织焚毁,大火燃烧了一整个星期,把很大一部分钟乳洞也一并毁了,洞壁烧成焦黑一片,超过半个世纪之后的今天仍清晰可见。

游波斯托伊纳洞的另一个高潮就在临出洞前的水族箱,这一区灯光被调得极暗,水族箱里仅能看见稀有的洞穴两栖生物----洞螈,它们千年来生长在不见天日的地底洞穴之中,身体状如蛇却有四只脚的洞螈全身雪白,眼睛也退化至皮下,只余特别灵敏的嗅觉与听觉,据讲解介绍,洞螈可在间隔两年才进一次食,在地底洞穴生存环境如此严酷的地方,洞螈生命力却如此强大,正应了‘适者生存’四字。

波斯尼亚黑塞哥维纳
(Bosnia &Herzegovina)
莫斯塔尔(Mostar )

奥托曼帝国留下的烙印在莫斯塔尔(Mostar )老城区最彰显,走进这里一不小心会错以为自己身在土耳其某个小村庄。
狭窄的街道路面铺的是小碎石,左右两旁是摆卖千篇一律纪念品的低矮小店屋,夹杂一些小餐馆,街道较宽的地方,店家会在搭出来的凉棚架上种满攀藤植物,旅客则坐在长得密集有遮阳作用的植物下面,鼻梁上架着太阳眼镜,悠闲地抽着烟喝着用精致的铜制器皿盛的波斯尼亚咖啡,一片太平盛世的光景。

不过是二十五年前,这里曾经有过激烈的战争,抬头看四周的的石头民房,炮弹落在地下弹片在石头墙上留下的坑洞痕迹还一目了然,一些在战争中被炸毁的建筑,至今仍是一片残垣败瓦,房主人也许在战争中丧了命,也有可能已远走他乡,不愿再回到伤心地。

导游领着我们往老城区深处走去,一直走到一拐弯处,抬头一看,闻名的‘老桥’(Stari Most )毫无预警地出现在眼前!

全长30米的‘老桥’是道拱形桥,横跨内列瓦河,是连接如峡谷一般的内列瓦河两岸的石桥,目前的这一道,是在本世纪初由联合国文教科组织发起重建的。

原来的‘老桥’建于十六世纪,耗时九年方建成,在那个年代是件从未有过的工程,由当时的奥托曼苏丹亲自下令,建一座石桥来代替当年以绳索吊着木板,走起来摇摇晃晃的简陋木桥。

石桥出自在奥托曼帝国留下许多传世作品的杰出建筑大师苏南的得意门生之手,据说当最后一块鹰架拆掉时,万一石桥坍塌,那一刻即是建筑师被苏丹赐死之时!
可是他不但成功把石桥建好,存在了四百多年,石桥还成了莫斯塔尔的地标,直至1993年的十一月。

历史悠久的‘老桥’,于波斯尼亚战争中,遭克罗地亚军队刻意炸毁。

克罗地亚军队辩称炸桥是出于战略需要,事实上他们毁掉的不只是一道桥,‘老桥’代表了更深层的意义,它是‘莫斯塔尔’人民的精神象征,是珍贵的历史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老桥’的其中一个桥头堡边立着一块石头,上面用英文刻下‘不要忘记1993’。
基于此理由,联合国文教科组织才发起重建‘老桥’,竭尽全力找回相同的石材,花了三年才建成。

这道桥还有个十分特出的传统,古代莫斯塔尔的年轻男子,要赢得心仪女子芳心,必得从二十米高的‘老桥’上跳进冰冷的内列瓦河中,以证明自己是个勇敢的男子汉。

而如今,穿着潜水衣站在桥中央的护栏上,作状随时会往河里跳的男子,已非为赢得女子芳心为目标,据说只要围观者给他凑够25欧元,他即刻就往河里跳!

萨拉热窝玫瑰Sarajevo rose
与希望隧道

在萨拉热窝的那天早晨,我们被带到郊外一栋平平无奇,但屋外石墙上布满许多弹片留下斑驳痕迹的民房。

房子外面的院子里,炮弹落地炸开处,有人用大红色的漆顺着炮弹散开的痕迹刷开来。

它,就叫‘萨拉热窝玫瑰Sarajevo rose’。

近距离对着那面弹片留下大量拳头般大凹洞的墙与地上的萨拉热窝玫瑰,一辈子生活在太平盛世中的自己,那一刻才意识到战争不再是课本里的历史,也不是报纸或电视上的新闻,它活生生地就展开在自己面前。听着少年时代亲身经历那场围城之战的导游,把那段可歌可泣的经过娓娓道来,真是越听越揪心,全身的神经都被扯得紧紧的。

波斯尼亚黑塞哥维纳(简称‘波黑’)宣布脱离南斯拉夫独立之后,境内的塞尔维亚人与原南斯拉夫军队,包围了四面环山的波黑首都萨拉热窝,展开了现代战争史上最长的围城之战。

萨拉热窝的军队数量远比敌军少,武器装备陈旧落后。塞尔维亚军队在原南斯拉夫的军事支持下,驻紥在萨拉热窝四周的山上,对着城里日以继夜地开炮,在街上走的人亦随时会被埋伏在山上的枪手开枪射杀,单凭想象已够令人胆战心惊。

联合国部队占领了机场那一片800米的跑道作为非军事区,萨拉热窝完全与外界隔绝近一年之后,粮食医药食水燃料一切生活所需早已无存。

一位土木工程师在得到城里军队的首肯之后,开始有组织地在机场跑道底下,挖掘通往城外的隧道,城外萨拉热窝东北边的波斯尼亚控制区也同时开始向城里双向开工,在缺乏现代工具的情况之下,人们只能用铲子挖掘,因为工程极具迫切性,萨拉热窝人民分成三班制,日以继夜二十四小时进行,工程进行至四个月零四天后,隧道终于与波斯尼亚控制区接通了。

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主要的隧道早已经关闭,只留下25米长供人们体验在隧道中行走是何等滋味。只有1.6米高的隧道,内部支撑十分简陋,我试着走进去了,以亚洲人的普通身高都无法板直身体行走,更何况一般都比亚洲人身量高得多的斯拉夫人!

萨拉热窝人民围城岁月的苦难日子被拍成纪录片,在隧道博物馆播映,片子里男人们弓着身子,背上背着巨大沉重的包袱,或推着工地运送建筑材料的三轮手推车,车上堆满了物品,他们低头弯腰行动缓慢,一脚高一脚低地踩着隧道里浑浊肮脏的地下水前进,伤患躺在有轮子的简陋担架上,让人佝偻着身子推往城外。

为防止塞尔维亚或联合国军队发现,这一切都只能在黑夜里悄无声息地进行。

萨拉热窝人民在这种极度艰苦的日子中,苟延残喘地坚持了四年。

围城结束时,城里死在炮弹枪击下的一万多人中,一千多位是孩子。

这条隧道被称为‘希望隧道’,入口处就在我们所在的民房后边,把房子让出来作此用途的房东大娘,在片子里守在隧道口,给每一位钻出隧道的同胞递上一碗水,在那段人人都得坚忍物质奇缺,断水断粮的围城之苦的日子里,那区区一碗水,轻如鸿毛,同胞之情,重如泰山。

纪录片看到这儿,我已心酸难耐。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