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020 13,940
澳元 9,720 9,620
英镑 18,600 18,200
港币 1,805 1,790
日元 131 129
新币 10,390 10,360
欧元 15,650 15,500
人民币 2,015 1,995
新台币 470 465
马币 3,410 3,400
泰铢 469 465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chī
11 画
旅游 - 04 Jan 2019 EDY 186893
苏妮安
斯拉夫之南巴尔干半岛记行(3)
斯拉夫之南巴尔干半岛记行(3)
老城区喝波斯尼亚咖啡

从摩尔建筑风格的萨拉热窝市政厅,沿着贯穿萨拉热窝市的米利亚茨河岸走,不到十分钟就到了闻名的拉丁桥,1914年奥地利皇储斐迪南大公就在此转角处遭暗杀,由此揭开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序幕,也是奥匈帝国终结的开始。
波黑在奥匈帝国统治下约四十年左右,却留下不少宏伟的奥地利式建筑,已经辟为行人专用区的一个十字路口,地上用黑漆涂上楚河汉界式的分界,箭头指向东的是奥托曼帝国留下的老城区,往西则是奥匈帝国的相对新城区了。

人们都爱往异域风情浓厚的奥托曼老城区逛去,低矮简朴的店铺十之有九卖的是打造得十分精美的铜制茶或咖啡具,连同桌面都是一整个铜制雕花圆盘。许多年前访土耳其期间,曾经在铺满土耳其地毯与软垫的伊斯坦堡吃茶店,就着这种直径至少八十公分大圆盘似的铜制雕花桌面喝茶。
也许是奥托曼时代土耳其人带来的传统,土耳其男子闲来无事,都爱聚在吃茶店喝茶或咖啡,抽水烟摆龙门阵,这一幕在波斯尼亚的老城区也属寻常。

在萨拉热窝的老城区吃过一顿酥皮肉卷bureg波斯尼亚小吃当午餐之后,我们也学当地人往吃茶店喝咖啡去。
侍者给每人端上一个小铜制雕花托盘,上面一只比我们喝潮州工夫茶略大喝咖啡用的瓷杯,一只把手缕空的铜制容器盛着咖啡粉已沉甸的咖啡,另一只精巧有盖的铜制小碗里,有两颗方糖和一小块土耳其软糖,据说波斯尼亚人喝咖啡时,咬一口方糖喝一口咖啡,最后才把土耳其软糖吃掉。总觉得端出来的咖啡只略带温度,无法欣赏到咖啡的香味,相当失望。

黑山-----科托尔(Kotor )

两年前乘邮轮游地中海,停靠的港口名单中竟有个叫Kotor 的,让在印尼长大的我,读来不禁有点啼笑皆非。
邮轮从阿德里亚海航进科托尔湾,航道弯弯曲曲地,绕来绕去好几次以为到了目的地,谁知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湾,如此重复多次,好容易才在离科托尔湾最近的海上下了锚。

科托尔湾三面环山,从山顶上俯豃极深极陡的科托尔湾,景色绝佳,车子沿惊险万分的盘山公路而上,愈往高处景色愈精彩得令人几乎得屏住呼吸来欣赏,停在湾里的巨无霸邮轮只剩了拇指般大小。
山上村庄的小吃店供应新鲜的家制火腿乳酪,味道鲜得叫人吃惊,从来没试过如此美味,即便是新加坡专卖高档火腿乳酪的熟食店,都找不到如此质量的精品。

山下的科托尔古城历史悠久,从公元前就不住地易手,十五世纪始,已把邻国波斯尼亚攻占下来的奥托曼帝国,不但势力日益强大,且对科托尔虎视眈眈,因此科托尔的统治者自动提出依附对岸强大的威尼斯的保护,在威尼斯的羽翼下历时约四世纪,科托尔古城门边,代表威尼斯的带翅膀狮子标志至今仍清晰可见。

东罗马帝国时代,科托尔大部分人民都信奉东正教,如今天主教与东正教教堂丝毫不互相抵触地共存于科托尔古城中。
整座古城都是中世纪留下的石头房子,双层建筑楼上的窗户都装上墨绿色的木制百叶窗,居民都把床单桌布等晾在窗外,似极意大利城市的古老街景。
城里道路似迷宫般,无论左转或右转,却始终会把迷路的带回到古城门前的大广场。

我们在一条偏僻小巷的餐馆门外坐下,等着烤鱼上桌。十一月份是旅游淡季,餐馆只有一人在厨房做菜,另一人负责给客人点菜,一下子来了二十多人,实在忙不过来,我们只好耐心地等。

餐馆门口对着的是另一座极高的石头房子的后墙,转角处却不停地传来合唱团由钢琴伴奏,男女声练习合唱的歌声,一首曲子某些乐句重复了又重复,等食物上桌的时间半小时已过,合唱团练完只稍静了一会,又换成女高音练唱,我们坐在餐桌边听了颇长一段时间。

吃过午餐离开餐馆,走过前面这栋石头房子的正门,才发现那竟是科托尔音乐学院!惊奇于如此小的城市竟已设有音乐学院,科托尔真是太令人刮目相看!另一个街角墙上一个箭头指着,往左拐即是科托尔闻名的猫博物馆!

清冷的午后漫步在古城的石头窄巷中,深秋的科托尔沉静庄严美丽,感觉两年前夏季的那一日,把整艘邮轮的旅客硬塞进科托尔所造成的热闹喧嚣,简直是轻慢了古典的科托尔。

古城的威尼斯城墙还保留得极完美,夕阳西下,正要与科托尔道别,远处金黄色的夕阳照在环绕古城的石灰岩山上,山下科托尔的威尼斯城墙则倒映在墙下窄窄的河中。
已经美了许多个世纪的科托尔,走过如许漫长岁月,纵然迟暮,它依旧会继续美下去。
 (3 待续)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