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020 13,940
澳元 9,720 9,620
英镑 18,600 18,200
港币 1,805 1,790
日元 131 129
新币 10,390 10,360
欧元 15,650 15,500
人民币 2,015 1,995
新台币 470 465
马币 3,410 3,400
泰铢 469 465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duō
6 画
旅游 - 05 Jan 2019 WIL 186933
斯拉夫之南 巴尔干半岛记行(4)  苏妮安
斯拉夫之南巴尔干半岛记行(4) 苏妮安
克罗地亚
碧绿薇澈湖Plitvice Lakes
碧绿薇澈湖由大小共十六个湖组成,湖与湖之间层层叠叠,碧绿清澈的湖水由地势最高的湖一层层地往下流去,每层湖之间的距离不等,有些不过相差三至五米,往下冲的湖水形成一排排数不清的小瀑布,每个湖也因自然形成而大小不一,由最高处的第二大湖来至最低处,相差约一百二十米。

离公园入口处不远,竖立了一张碧绿薇澈湖国家公园的大地图,站在地图前把自己由头到脚裹得温暖密实的公园管理员兼向导,手中握着根细棒子,在地图上指指点点给我们讲解此行的路线,之后领着大家往山谷里的湖边走去。

这是碧绿薇澈十六个湖中的第十二个,也是面积最大的湖。从最高的湖往下走完所有十六个湖,需时约六个小时,也许并不是一般平时缺乏锻炼之辈能够胜任的,而且时间也是考虑因素之一,所以只安排我们从第十二个湖开始往下走,在正常速度下,应该可以在三小时后走到最终目标----克罗地亚的最高瀑布。
山谷里的湖笼罩在薄雾中,乘上四面无遮盖的简陋小船,往雾濛濛中看不见的对岸航去,船行不久雾却越来越浓,气温也越来越低,低得令人瑟瑟发抖。

到了彼岸,雾渐渐散去,公园管理员开始带领我们往湖区中的栈道走去,一路走一路引导我们观看一层又一层景色秀丽的瀑布群,哗哗地俯冲而下的湖水,流得十分湍急,水花四溅,清澈的湖水里,不同品种的鳟鱼都长得极肥美。
沿着山谷里的右山壁而建的栈道走,观赏左边的小瀑布群,穿过长满芦苇的湖泊,群鸭在芦苇丛中嬉游,一眨眼间就在芦苇丛中全都不见了踪影。之前这一带或许下过雨,只见漫天的蜻蜓在空中飞舞。
山边常见些大小深浅不等的岩洞,据说上世纪曾经有过隐士住在山洞中修炼,还定期出外到教堂做弥撒。

十一月的天气阴阴地,云层厚得看不见太阳,也见不到旅游广告照片中孔雀蓝的湖水,充其量只能算是祖母绿罢了,即便这样,碧绿薇澈湖的山水还是秀美得令人流连忘返。
行行复行行,不觉已走了近三小时,赫然发现已走进迎面一个巨大岩洞的山谷,向左转过一道岩壁,最终目标78米高的维力基大瀑布(Veliki Slap)终于呈现在眼前,也许是水位低的季节,克罗地亚的最高瀑布水流量有点叫人失望。

而终极挑战是由瀑布底,必须沿山谷重叠好几次的Z字型斜坡,走上与瀑布顶齐高的国家公园出口!团里八十八高寿的大叔最后一个在斜坡顶出现时,大家都为他鼓起掌来!

地理位置靠近克罗地亚与波斯尼亚边界的碧绿薇澈湖国家公园,曾经在九十年代的克罗地亚战争中,扮演过争端开始的角色,这里是克罗地亚境内的塞尔维亚人聚居地,当地的塞尔维亚人反对克罗地亚脱离南斯拉夫独立,坚持克罗地亚脱离南斯拉夫的话,克罗地亚境内的塞尔维亚人也要占据聚居地脱离克罗地亚,争端开始就在这里开了第一枪,由此展开了历时四年的克罗地亚战争。

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ik

它原来在中世纪就已经非常先进文明且繁荣兴盛,当时是个以拉古萨共和国(Ragusa )从事海岸贸易的海港小国而存在。

从与街道平行的正门走进古城,得走下一道连接古城墙非常高非常气派的斜坡,再走进一座石门方正式进到古城内部。

古城主要街道路面铺的全是光滑的大理石。

主街右边因为方向向海,地势略低,左边的每道横街小巷都得攀爬梯级而上,许多装修得非常别致的小餐馆藏匿其中。

刚走进主街,左边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入口,走过一道阴暗的小巷,尽头竟别有洞天。

十四世纪建成的方济各教堂与修道院就在里头,走过其现代药房,拐个弯令人眼前一亮的,是围绕着种满树木的方形庭院的走廊,抬头一看,长廊顶是哥德式弧度优美的拱顶,围绕着庭院一式典雅的廊柱,把时间定格在中世纪了。

方济各修道院中的药房,设立于十四世纪,时至今日还在营业,世界上尚在运作的最古老药房中,它排名第三。原来的药房已成了展览厅,古代秤药的磅秤,捣药拌药煮药的各式容器一应齐全。

攀上杜布罗夫尼克的古城墙,沿着靠海的一边逆时钟方向走,阿德里亚海在秋天的明媚阳光下金光闪闪,海上偶有白色帆船乘风破浪而过,城外往海面伸出的圣劳伦斯堡巍峨庄严。

一口气攀上城墙相当累人,可是从城墙上望出去的绝佳景色,再辛苦都值得。

掉转头来往城里望去,居高临下,橙红色的屋瓦颜色深浅不一,九十年代克罗地亚战争时期,杜布罗夫尼克被塞尔维亚军队围城达七个月,炮弹把城里许多房子屋顶都毁了,经过修复才有了今天的样子。

古城里的房子窗门大开,白纱窗帘随风飘舞,阳台上晾着衣物,很难想象住在中世纪就建成已经好算是古迹的杜布罗夫尼克,居民如何适应窗外的古城墙上几乎天天有游客走过,夏天的旅游高峰期,城墙上的人潮应该挤得水泄不通,尤其邮轮载来数以千计的游客时。好奇如我者,也会对窗帘内的居民如何生活而想窥探一番。

深秋的太阳下山得早,下午四点钟,我们乘的小船从古城墙外的小码头开往阿德里亚海,杜布罗夫尼克在夕阳下,背着渐沉的太阳,暗影里的轮廓,一样叫人着迷。(4 待续)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