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275 14,150
澳元 10,220 10,125
英镑 18,450 18,100
港币 1,850 1,810
日元 134 132
新币 10,575 10,500
欧元 16,400 16,200
人民币 2,100 2,060
新台币 480 460
马币 3,520 3,495
泰铢 450 44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zhèng
10 画
搜奇 - 10 Jan 2019 HEN 187321
姚雪垠著
春暖花開的時候133
春暖花開的時候133
"我是特意来给你送行的。"
"真的?"
"今天大清早,方中允和余新之就派人把我叫去,商量几个重要问题。等我同他们谈完话,听说你已经走了。我赶快借了一把车子,从背街僻巷追出城去。出城后望不见轿子,打转回来,原来你们的轿子走得慢,尚未出城!"
"因为在大街上遇到三起壮丁队,所以耽误了。"
"我没有别的嘱咐,只希望你下乡后放宽心怀,早日恢复健康,然后重新投入火热的战斗生活。一二九运动的时候,我们许多朋友在北平并肩战斗的生活,我一直记在心上。我也害过肺病,时常吐血,住在沙滩蓬莱公寓,你同胡天长去看过我,那时候真是贫病交迫,以为活不长了。可是如今我的身体逐渐好了。你一方面要尽力养病,一方面要蔑视疾病!"
吴寄萍心中高兴,笑着问:"你认为我的病还能好么?"
"为什么不能好呢?我曾经比你病重,比你的治病条件差得很远,不是基本上恢复了健康么?"
"是的,陶先生,如今这时代太伟大了,我们青年人可做的工作非常多,我多想恢复健康,投身历史的洪流中去!"
吴寄萍下乡去"寄萍,你能够这样想就好了。民族的救亡事业需要我们,将来建设新中国需要我们,我们有义务为祖国活下去,贡献我们的力量,无权放弃我们的岗位死去。你说对么?"
吴寄萍笑着点头,说:"感谢你给我增添了战胜病魔的勇气!你什么时候往武汉?"
"快了,不等战教团走我就要走了。"
"还回来么?"
"这事不能由我决定。"
吴寄萍又点点头,表示明白,嘱他到武汉后,将他的行踪写信告诉她。他答应了,并且说:"寄萍,漫长的严冬已过,如今是春暖花开的时候。以后虽然还会有乍暖还寒的时候,但是春天的来到是没人能够阻止的。像你这样读书较多,较有才华的女性不多,我衷心祝愿你在春天里开放你自己的鲜花,散出你自己的芳香!"
"我很了解你,也一向佩服你。我对你也是同样祝愿!" 他们再一次热情地握手。吴寄萍坐进轿子以后,陶春冰又同坐在第二乘轿子中的吴母寒喧几句,望着三乘小轿重新启程,匆匆向城门去了。
因为陶春冰的前来送行,又对她说了一些鼓励的话,她在轿子中久久不能平静,在心中说道:"在这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不能悲观绝望,必须恢复健康,投身于历史洪流。我要健康地活下去,开放我生命的鲜花!"
她回味着陶春冰说的那些含着哲理的话,清瘦的脸颊绽开了一阵微笑。
第61章在冷酷的现实面前(1)
吴寄萍走的这天,城里便传着扒城的新闻,而这新闻在乡下传得更起劲。
"扒城哟!扒城哟!都去扒城哟!"
老头子们在呼叫着,年轻人们在呼叫着,小孩子们也在呼叫着。男的在呼叫着,女的也在呼叫着。从平原到深山,从市镇到村落,所有躺卧着耕牛的地方,所有冒着炊烟的地方,都被这一个想不到的紧急命令震惊和沸腾起来了。
那些掉了牙齿、白了头发的老年人还都记得,因为长毛反,父辈和祖父辈曾经被召去翻修过城墙,至今乡村里还保留着许多传说。他们记得很清楚:就在几年之前,为着"剿共" 的军事需要,乡下老百姓被逼着修城墙又修碉堡。
一年之前,为着准备抗日,乡下老百姓被逼着修城墙,修寨墙,又修碉堡,硬逼得庄稼人误了农活。可是如今又要扒城了,听说这一次要彻底扒平。人们纷纷议论着,非常惊奇,但不懂得什么道理,连那些耀武扬威的乡保长也不晓得。
"这倒是新鲜的花样!" 人们这样批评说。
"反正老百姓肚皮是私的,人是官的,一年四季都不得安生!"
于是在保甲长的火急督促下,人们放下了向田里灌水的工作,放下了晚稻的插秧工作,放下了田里的除草工作,放下了红薯的栽植工作,放下了一切属于自己的要紧工作,带着扒城的家伙,运砖运土的家伙,带着干粮,带着煮饭的家伙,跟随着保甲长往各处区公所集合,又从各处区公所往城里去了。
成千上万的农民汇集到古老的城墙下,分布到附近的街道上,有的已经按照分配的段落开始工作,有的还在陆续从乡下赶来。
在这个非常壮观的集团里面,有不少驼着脊背的老头子,白胡须在风中飘着,在太阳下闪着银光;有不少才只有成人的肩头那么高的小孩子。
由于这些小孩子是第一次走进县城,看见城墙,看见这么庞大的农民集团,他们以惊骇和好奇的眼光,不住地向各处张望;有许多中年妇女,她们不得不来应付差事,是因为她们的丈夫死了,她们的孩子打仗去了,或者还太小,或者病在床上了。(133 待续)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