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250 14,180
澳元 9,950 9,900
英镑 18,225 18,000
港币 1,830 1,820
日元 134 133
新币 10,500 10,480
欧元 16,200 16,100
人民币 2,080 2,060
新台币 464 458
马币 3,455 3,440
泰铢 465 461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shŏu
9 画
搜奇 - 10 Jan 2019 HEN 187322
陈忠实著
白鹿原72
白鹿原72
把田福贤推上白鹿村的戏楼是白鹿原农民运动发展的最高峰。会址仍然选在白鹿村祠堂前的戏楼。
鹿兆鹏亲自主持这场非同寻常的斗争大会。陪斗的有白鹿仓下辖的九个保障所的九个乡约。已经查明,自从田福贤出任本仓总乡约以来,几乎一年不空地在征集皇粮的时候都悄悄加了码,九个乡约无一例外地参与了分赃。
黑娃逐年逐条公布了他们加码的比例和多收的粮食数字,逐个公布了田福贤和九个乡约分赃的粮数。台下由可怕的静寂突然变得像狂风暴雨一样呼叫"抬铡刀来!"
鹿兆鹏站到台前,吼哑了嗓子也制止不住已经沸腾起来的骚动,他迫不得已从腰里拔出一把短枪,朝空中放了一枪,台下才得以安静下来。他便抓住时机宣布让证人作揭发。
作证揭发的是白鹿仓的金书手,田福贤加码征粮的全部底细都在他的明细账上记着。黑娃和他的弟兄们在找田福贤算账之前,先把金书手叫到农协总部,同时把一把铡刀抬到门外的台阶上。金书手一瞅见沾着碗客血痕的铡刀,脸上骤然失了血色:"好黑娃,好鹿兆谦爷哩,你听我说你问啥我实打实说啥你把铡刀快抬走,我看见那心里毛草得说不成话。"
黑娃让人抬走了铡刀。金书手果然神色稳住了,反而爽快他说:"噢呀,你问征粮当中田总乡约搞鬼捣窍的事,我说就是了嘛!远的记不得,单是去年刚刚征过我还没忘。本仓民地原额天时地利人和六等其制共1112顷50亩。额征夏秋粮3081石1斗5升7合6勺。每石折银1两3钱1分8厘3毫5丝8忽9微6纤2尘5渺,共额征银"
黑娃已不耐烦:"你少啰嗦!只说搞鬼捣窍弄下多少粮食和银元。"
金书手说:"我说前多年的陈账记不清,只记得去年加码多征粮食折银1200多两。本仓原额民21297丁,征银1211两4钱5分1厘2毫。加码超征200多两。以上地丁两项超征1400多两。九个乡约每人分赃100两。我本人拿100两。下余的田总乡约独吞了。"
黑娃和他的弟兄亲自跟着金书手到白鹿仓去,把他锁在抽屉里的账簿全部背到农协总部来,一年一年一笔一笔加以清算,最后发现田总乡约和他的九个保障所乡约侵吞赃物的数目令人吃惊。
鹿兆鹏获得这个重大突破的消息时,激动得一拳砸在黑娃的肩上说:"黑娃,你真了不起,这下子白鹿原真个要刮一场风搅雪了!"
金书手捏着一张清单念着,双腿双手也颤抖着。田福贤和九个臣僚低垂着脑袋听任他一件一件地揭发骚棒和尚只是欺侮过佃户的女人,碗客也仅是在南原山根几个村子恃强耍歪,而田福贤和他的九个乡约面对的却是整个原上的乡民,白鹿原二万多男女现在都成了他们的对头仇敌了。
金书手还未念完,台下就再次骚动起来。鹿兆鹏立即命令纠察队员把他们押到祠堂的农协总部看管起来。为了防止愤怒的乡民砸死他们,原先计划的游街示众也因此取消。鹿兆鹏大声宣布:"将田福贤等十一人交滋水县法院审判。"
愤恨的乡民对这样的决定立即表示出不满,又潮水一样从戏楼下涌到祠堂门前去,把祠堂包围得水泄不通,喊着叫着要抢出田福贤来当众开铡。黑娃也失去了控制:"兆鹏同志,你现在看看咋个弄法zz早说不铡田福贤难平民愤。铡了这瞎种有个球事!"
鹿兆鹏也急火了,开口骂道:"黑娃你混帐!我再三说田福贤不是老和尚也不是碗客,不能铡!这是牵扯国共合作的大事!你立即命令各村农协头儿把会员撤走!"
田福贤在风闻"农协" 查账的消息后就奔滋水县去了。他失找了岳书记又找了胡县长,见了他们的头一句话就是:"我跟鹿兆鹏合作搞革命诚心实意,想不到鹿兆鹏在背后日我尻子!我这总乡约区分部书记怎么当?"
说罢大哭起来岳维山和胡县长商定召见鹿兆鹏。
鹿兆鹏走进岳维山的办公室时,还猜不透事因,大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岳维山开门见山地问:"兆鹏同志,你怎么把矛头对准了革命同志?"
胡县长接着说:"整个白鹿原的行政机构都瘫痪了。"
鹿兆鹏不假思索他说:"有确凿证据证明,田福贤不是革命同志,是个贪官污吏。这个吸血鬼不仅败坏国民革命的名声,也败坏了国民党的威信。既然话已说明,我请求你们立即着手给白鹿原派一个手脚干净的区分部书记和总乡约。"
岳维山避开话题说:"我也要向你进一言,县里不断收到白鹿原乡民联名具告的状子,告农协的头儿们把碗客铡了,还把人家的儿媳妇奸淫了。据说农协的头儿全都是各个村子的死皮赖娃嘛!凭这些人能推进乡村的国民革命?革命不是乱斗乱铡!贵党在物色农协头几时也得考虑一下吧?"
鹿兆鹏不服气说:"睡碗客儿媳妇的那个农协副主任已经撤职了。田福贤一开头就说农协头儿全是死皮赖娃。清朝政府骂孙中山先生也是死皮赖娃。"
岳维山制止说:"怎么能这样乱作类比,污损国父?"
鹿兆鹏坚持说:"一样的道理。腐朽的统治者都把反对他们的人骂作乱臣逆党死皮赖娃。"
胡县长又把话转到具体事上:"兆鹏同志,你必须保证田福贤的生命安全。农协不准随便开铡杀人,有罪恶严重的人,要交县法庭审判。"
鹿兆鹏说:"我负责把田福贤交到你手上。" (72 待续)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