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320 14,270
澳元 10,200 10,100
英镑 19,100 18,800
港币 1,835 1,820
日元 130 129
新币 10,570 10,540
欧元 16,275 16,150
人民币 2,140 2,125
新台币 470 465
马币 3,500 3,485
泰铢 456 454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chè
12 画
连载小说 - 11 Jan 2019 HEN 187385
白鹿原73
白鹿原73
天黑以后,鹿兆鹏派农协纠察把田福贤押送到县已去了,然后坐下来和黑娃研究下一步的工作分配土地,组建农民武装。黑娃因为没有铡死田福贤而低沉的情绪又高扬起来:"兆鹏哥,咱们农协要是没收了财东豪绅的田产和浮财分给穷汉们,那就彻底把他们打倒了。"
这项工作刚刚铺开,他们又搅进了田福贤的案子里。田福贤在法院呆了半个来月又大摇大摆回到白鹿原,官复原职驻进了白鹿仓。黑娃领着三个农协总部的革命弟兄赶到县法院查问,法官说:"查无实据。"
鹿兆鹏又亲自到胡县长的办公室:"你怎么把田福贤放了,"
胡县长不失幽默他说:"金书手全部翻供了。看来铡刀逼出来的口供靠不住。"
鹿兆鹏旋即又找到岳维山:"我现在不大关心田福贤的事情,而是担心国民革命:"
岳维山很不客气他说:"兆鹏同志,你是共产党员,也是国民党员,兼着两个党的重任,你偏向一个歧视一个的做法太露骨了。你把本党基层干部都游了斗了铡了,国民革命只有靠贵党单独去完成?"
鹿兆鹏也直言不讳他说:"请你不要大多敏感。如果共产党里头也混进来田福贤这号坏分子,我们会自动把他交给法庭的。"
鹿兆鹏回到白鹿原,黑娃就说:"我说把狗日的铡了,你可要交给法院,审来审去田福贤反倒没球事了,反倒成了农协栽赃陷害:"
鹿兆鹏和黑娃一起到省农民协会筹备处汇报,又一起找到省政府,于主席听罢情况反映以后还是那句老话:"谁阻挡革命就把他踏倒!"
鹿兆鹏和黑娃回到白鹿原,不久就传来可靠消息,滋水县胡县长已经被省政府撒职,国民党滋水县党部书记岳维山也被调离。黑娃和他的革命弟兄再次去鹿鹿仓抓。福贤的时候,田福贤早已闻讯逃跑了,金书手也去向不明了。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滋水县的县长撤换了四任,这是自秦孝公设立滋水县以来破纪录的事,乡民们搞不清他们是光脸还是麻子,甚至搞不清他们的名和姓就走马灯似的从滋水县消失了。这件事使朱先生颇伤了脑筋,他翻阅着历代县志,虽然各种版本的县志出入颇多,但关于滋水县乡民的评价却是一贯的八个字:水深土厚,民风淳朴。朱先生想:在新修的县志上,还能作如是的结论吗?争:厉害之意。
第十四章
鹿兆鹏经历了投身国民革命以来的头一遭危机,他险些被捕。那是白鹿原刚刚进入三伏的一个褥热难熬的夜晚,他从井里绞上一桶水提到竹坛旁边的渗坑前,抹下了上衣挂到竹枝上,用一只葫芦瓢舀满水从头顶浇下来,冰凉的井水激得他全身起一层鸡皮圪塔。这当儿有两个陌生人走到他跟前问:"鹿校长住哪个屋?"
兆鹏停住搓身的手想说"我就是" ,话到出口时却完全变了样:"找鹿校长呀?他跟我是隔壁住南排第三间房子,从过道进去,朝右首拐就到了。他刚刚洗毕躺下了。"
他瞧见后院的黑暗处还站着两三个人。他在那一瞬间感到脊梁骨发冷,同时意识到事情不妙,说着又舀起一瓢水浇到头上,双手在胸脯上对搓起来,搓得肌肤咯吱咯吱响着。那两个人朝过道的方向走去,后边的三个人也匆匆跟了上去。他们的举动和脚步使他联想到尚不老练的猎人。兆鹏从竹技上扯下上衣,绕过竹坛跑到围墙根下纵身扒住墙头,黄土围墙的土屑刷刷下落的声音招来了枪声。
他翻过围墙以后才感到了恐惧,刚刚收获过麦子的田野无遮无掩,连一只兔子也难以隐蔽。他顺着围墙朝南跑了一段,然后灵机一动,又纵身翻过围墙进入学校。他从枪声和叫声的方向判断,那五个抓捕他的人已分成两路朝北朝东追去了。他走到竹坛跟前冲刷掉蹭在身上的黄土汗泥,把上衣套到身上,这时教员们全部惊诧地围过来。
"他们开始动手了。" 兆鹏说,"要走的趁早炔走,不要等到他们再来。"
他早已作过安排,凡是公开了共产党员身份的教员全部离开白鹿镇小学校,唯一没有公开身份的龚教员将坚守阵地;他离开仍然惊疑未定的教员们回到自己的房子,把藏在书架背后墙壁窑窝里的短枪取出来,掖到腰里又披上一件制服,然后匆匆离去。几位党员教员把他送到学校后门都不说话。
"我会去找你们的。" 兆鹏说罢就转过身走进黑夜中的旷野。他随后的二十多年里,又经历过无数次的被盯梢被跟踪被追捕的险恶危机,却都不像这夜的脱身记忆鲜明。这一夜正式标志着他在白鹿原进入地下工作。
事情来的并不突然。农历三月,桃红柳绿,阳光明媚,突然从南方传来了一股寒流,蒋介石策动了"四一二" 政变,国共分裂了。鹿兆鹏参加了省委特别委员会议之后回到白鹿原,黑娃和他的革命三十六弟兄正热切地巴望他带回上级关于实行土地分配的具体方案,他看见黑娃时强忍着悲愤交集的沉重心情,装出一副往常的豁达:"同志们,现在必须先抓武装力量!"
在只有他和黑娃俩人在场的时候,兆鹏就向农会主任交了底:"蒋介石动手杀共产党了!北伐失败了!"
黑娃瞪着眼骂:"我日他妈!我们受闪了,挨黑挫了!"
兆鹏说:"省委特别会议决定要抓武装。这是血的教训。我们这回吃了没有军队的大亏。" (73 待续)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