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300 14,260
澳元 9,740 9,675
英镑 17,400 17,200
港币 1,835 1,820
日元 135 134
新币 10,350 10,330
欧元 16,000 15,900
人民币 2,045 2,030
新台币 456 454
马币 3,430 3,420
泰铢 471 468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wèi
4 画
连载小说 - 15 Mei 2019 EDY 195522
陈忠实著
白鹿原174
白鹿原
这一晚,他对守候在白赵氏炕前的两个儿子说:"你俩还没经多少世事。世事你不经它,你就摸不准它,世事就是俩字:福祸。俩字半边一样,半边不一样,就是说,俩字相互牵连着,就好比罗面的萝柜,咣当摇过去是福,咣当摇过来就是祸。所以说你们得明白,凡遇好事的时光甭张狂,张狂过头了后边就有祸事;凡遇到祸事的时光也甭乱套,忍着受着,哪怕咬着牙也得忍着受着,忍过了受过了好事跟着就来了,你们日后经的世事多了就明白了。"

白孝武点头领会:"古书上福兮祸所倚祸兮祸所伏就说的这道理。"
白嘉轩说:"咱没多少文墨,没有古人说得圆润,理儿一样。"
白赵氏的呻唤烦躁而虚弱。自得知孙女白灵的祸事后,身体骤然垮了,哭泣不止,直到声嘶力竭。整日价不吃一口饭,只是喝水;喝水不喝开水,专门要喝从井里刚吊上来的新鲜凉水,整碗整瓢咕嘟咕嘟灌进喉咙,还是喊说心里烧得像着火。
这几天已经喊不响也哭不出声了,躺在炕上闭着眼睛喘气。冷先生劝告白嘉轩给母亲中止服药,及早准备后事,并且安慰他说:"你已经尽了心。这就算孝。"
白嘉轩仍不甘心,明明白白母亲根本没得什么病,是灵灵的劫难引发出来的。按白赵氏的气性不会是吓成这样子,多半是思念孙女积郁或疾的,于是便编造出一套假话给母亲宽心。他悄悄趴在白赵氏耳根神秘地说:
"妈呀,我给你说句悄悄话,我大姐说,灵灵前日到书院看望她,浑浑全全结结实实没一点麻达"
白赵氏猛然睁开眼坐了起来:"真个?"
白嘉轩神秘地说:"你想想,我大姐大姐夫一辈子说过一句虚话没有?"
白赵氏问:"灵灵而今在哪达?"
白嘉轩说:"还在城里。那女子又鬼又胆大,淮也抓不住。她说叫屋里人甭记惦她。还说贵贱不敢冒问乱打听她"
白赵氏突然松弛下来,对嘉轩说:"噢呀你去把木梳篦子拿来,妈的头发揉成一窝子麻了"
白嘉轩给冷先生叙说罢一句假话救下母亲一条命的异事,朗声笑起来:"我明日也能坐常诊病咯人有时候还得受哄!"
第二十七章
鹿子霖的儿媳疯了。她变疯的原因村人丝毫也不知晓。秋末初冬的一天晌午,不时很少在村巷里露脸儿的她突然从四合院轻手飘脚蹦到村巷里哈哈大笑不止,立即招引来一帮闲人围观。她哈哈大笑着又戛然停止,瞬间转换出一副羞羞怯怯、神神秘秘的眉眼,窃窃私语:"俺爸跟我好我跟俺爸好你甭给俺阿婆说噢!"
围观的男女大为惊骇,面面相觑,谁听到这样可怕的事,不管心里如何想,脸上都不愿表现出幸灾乐祸的神情,一些拘谨的人干脆扭身走开了,有几个女人拉着劝着,禁斥着,不要她胡吣。她却反而瞪大眼睛向人们证明:"谁胡吣来?你去问俺爸,看他跟谁好?你们甭下看我!我娃子不上我的炕,他爸可是抢着上哩!"
仁义的村人们没有被这个天大的笑话所逗笑,而是惊叹不已。白孝武要去镇上正好走到跟前,听到一事就竖起眉毛,断然斥责几个女人:
"还不赶快把她扩回家!还听她胡吣乱吠?"
几个女人得了指令,便下势死劲拉扯。那女人两臂一抡,把三四个拉她的女人全都甩开,撒腿端直朝镇上跑去,一边跑一边叫着:"我到保障所寻俺爸去呀我想俺爸了呀" 这个女人发疯的事便在村子里哗然传播。
她跑到白鹿镇上,看见了稠密的大伙便愈发兴奋,不断咕哝着重复着"俺爸跟我好,我跟俺爸好" 的话,引起那些从四面八方赶集来的男人哄笑不止。她从街道上张张扬扬走过去,屁股后头拥着一堆看热闹的陌生人。白孝武抢先一步跨进保障所,鹿子霖正跟几个逛集顺便和他聚会的友好在屋里头闲聊。白孝武神色紧张地说了发生的事,儿媳妇已经闯进院子,看热闹的人围在大门口不敢进去。鹿子霖顿然吓黄了脸,一句话没说,跨上前去抽了儿媳一记耳光。儿媳被打得趔趔趄趄在原地转了一圈,晕头昏脑地问:"爸,你不跟我好了还打我?"
鹿子霖气得脸色蜡黄,又甩出一巴掌,那女人就倒在院子里。鹿子霖说:"孝武,你快把这祸害拉回家去。" (174 待续)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