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050 13,970
澳元 9,900 9,800
英镑 17,600 17,300
港币 1,805 1,790
日元 131 129
新币 10,350 10,320
欧元 15,800 15,700
人民币 2,045 2,030
新台币 453 449
马币 3,430 3,415
泰铢 459 456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14 画
连载小说 - 12 Jul 2019 HEN 199018
陈忠实著
白鹿原217
白鹿原217
有一天,他路过击桑村时,听见一个妇人叫"叔叔" ,声音听去很熟悉,却一时记不起来;转过身就看见一个茅厕墙头露出来一个女人的脸,正朝他笑着。他想起来这是一个老相好,多年再未和她重温旧情了。鹿子霖对男女之事已经厌倦,发生这种心性转折的关键是大儿媳的死亡,以及引起与冷先生的关系淡泊。他对那个系好裤腰带走出茅厕的女人支应一声就重新扯开步子,那女人紧走几步挡到路口对他抑起脸噘起嘴唇。鹿子霖还是无法违反众人给他的"见了女人就走不动" 的评语。这个女人给他留下永久纪念的是那张嘴唇。她的红润的嘴唇薄厚适当细腻光洁,一张一合一努一嘬都充满千般柔情万般妩媚,撩逗得他神不守舍心旌摇荡。他看见她已经变得灰白的嘴唇虽然的点失望,然而那种最令人神住的记忆却被勾动起来。鹿子霖无力拒绝那个嘴唇发出的"到咱屋坐坐嘛" 的邀请,于是就跟上她走到院子门口。看见这个熟悉的院子和依旧的庵间房屋,鹿子霖心里就产生一股燥热,过去出入这个院子和屋子的惊吓和甜蜜一齐活现出来。进屋坐下后,他想向这个女人表示一下关切之情,不料这女人嗔怨中夹着怒气发泄起来:"你日出娃来就不管娃的死活了!"
鹿子霖吓得脸色灰白,瞧瞧屋里似乎没有人,当即后悔不该进这个院子,心里也开始鄙视这个女人。他坐监以前,隔三错四地总给她接济一些钱,并没忘记嘛!凡是跟他相好过的女人,都可以证明他不是负义之人。鹿子霖正打算掏俩银元出来了事,那女人接着告诉他,他的娃都过十五岁生日了,常年躲在外边不敢回家,开始躲原上,后来躲到山里,越躲越远,她的男人不放心昨日进山去看娃娃了。鹿子霖一听就噢呀一声慨叹:"噢呀呀,你咋不早说?"

女人撩起下襟擦眼泪。鹿子霖断然说:"叫娃回来!回来回来,回来!" 女人说:"你光说叫回来!回来了抓壮丁咋办?"

鹿子霖斥责说:"我说叫娃回来,就是敢保险嘛!原上的壮丁一个个都从我的手里过,我还没这点把握!"

女人说:"我想把娃认到你膝下给你做干娃"

鹿子霖惊喜地笑了,把立在旁边的女人揽到怀里说:"这主意好!本来就是我的娃嘛!" 他无法控制重新膨胀起来的那种诱惑,紧紧贴住了那张依然柔媚的嘴唇鹿子霖从这个女人身上得到了一个重要启示,逐个在原上村庄搜寻干娃,把一个个老相好和他生的娃子都认成干亲,几乎可以坐三四席。干娃们到家里来给他拜年,给他祝寿,自己也得到绝对保护而逃避了壮丁。鹿子霖十分欢喜,一个个干娃长得都很漂亮,浓眉深眼,五官端正。因为和他相好的女人都是原上各村的俏丽女人,孩子自然不会歪瓜裂枣了。鹿子霖瞧着那些以深眼窝长睫毛为标记的鹿家种系,由不得慨叹:"我俩儿没有了,可有几十个干娃。可惜不能戳破一个干字" 他对干娃们说:"有啥困难要办啥事,尽管开口!干爸而今不为自己就为你们活人哩!"

干娃们说:"干爸,你有事要帮忙也只管说,俺们出力跑腿都高兴。"

鹿子霖感动得泪花直涌:"爸没啥事喀!爸而今老了还有多少事嘛!爸只是害怕孤清喜欢热闹,你们常来爸屋里走走,爸见了你们就不觉得孤清,就满足咧"

白鹿联保所遭到一次沉重的洗劫,田福贤幸免被杀。事后从种种迹象分析,洗劫的重点目标在田福贤,仅田福贤住的那个套间屋子就扔进去三颗手榴弹,然而田福贤却没有睡在里头。田福贤逛得诡,他在套间安着床铺着被子,只是午间歇息用,晚上就出其不意地敲开某个干事的门挤到一张床上,像皇帝随心所欲进入某一宫院一样,他许久以来就不单独在自己屋子过夜。

洗劫是土匪干的不是游击队干的,众说纷纭。县保安团一营营长白孝文亲自上原来侦察追踪,没有抓到任何确凿的证据,判断不出究竟是什么人干的。联上储存的捐款没有来得及上交就抢掠一空,联上的保丁被打死五个伤了三个,白孝文据此判断保丁们多数都躲起来根本未作抵抗。出于种种利害关系,权衡各方得失,白孝文终于给岳维山汇报说:"土匪干的。" 这样做主要是出于安定人心,以免为共党张扬的顾虑。

田福贤对白孝文的结论完全接受,心里地不无疑虑。他装作看病走进镇上的中医堂,接受冷先生号脉望诊时,不在意地问:"这几天有没有谁到你这儿来买刀箭药?"

冷先生先愣了一下,随之以素常的冷冷的口气回答:"没有。"

田福贤从洒在联保所门外的一摊血判断,洗劫者有人负伤,肯定隐匿在某个村子里。他想从冷先生这儿找到一丝线索,却没有成功。

冷先生被这个询问惊扰得心神不宁,恰恰是白嘉轩来向他要了一包刀箭药。天亮后,白鹿镇上聚集着一堆堆人议论昨晚发生的事情,本原上第一次发生交战的骚乱震惊了从未经历过枪炮的乡民,白嘉轩拄着拐杖佝偻着腰走进来,向他讨要一包刀剑药。冷先生随口问:"谁有伤了?"

白嘉轩接过药包揣到怀里说:"甭给谁说我要过这药。"

冷先生现在急于想告诉白嘉轩,田福贤追问哩!他在镇子上碰见一个匆匆走过的女人,说。

"捎话叫你嘉轩伯来下两盘棋。"

白嘉轩一边下着棋,一边给冷先生叙说刀箭药的来龙去脉。那天晚上,听见有人敲后门,他就起来了。没料到进来的是自己一个已不来往的老亲戚的儿子,他叫他声"老舅爷" ,就说打劫联保所的事是他干的,他是做游击队的底线儿,因为没打仗经验恰好负了伤。白嘉轩大为震惊之后,就压着声训斥:"你家人老几辈都是仁义百姓,你也是老老诚诚的庄稼人嘛!嘟四十上下的人了,你咋弄这号出圈子的事?" 他却笑着说:"老舅爷,你甭害怕。日子过不成了,不单是我,原上现时暗里进共产党的人多着哩!"

白嘉轩暗暗吃惊,连这么老诚的庄稼汉子都随了共产党,怎么辩得出谁在暗里都是共产党呢?他不再过多询问,就把他藏起来,给弄了一包刀箭药白嘉轩对冷先生说:"像这个亲戚一样的庄稼汉,直戳戳走到联保所,谁也认不出他个是共产党!据此你就根本估摸不清,这原上究竟有多少共产党" (217 待续)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