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100 14,030
澳元 9,720 9,640
英镑 17,700 17,400
港币 1,805 1,790
日元 132 130
新币 10,280 10,230
欧元 15,650 15,500
人民币 2,000 1,980
新台币 455 452
马币 3,405 3,380
泰铢 466 46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chāi
8 画
连载小说 - 12 Agt 2019 HAS 201179
张天翼著
移 行10
移 行10
脸上洗去那些红粉,就白得带灰色。她先前就是这么一张脸子:为了跟女工们混在一起不叫侦探注意,她不搽粉也不画眉毛让剃掉眉毛的地方光秃秃的,瞧来她那双眼睛就似乎没处生根。这是连文侃的主意。这就是"那边" 的 
思想一触到"那边" ,她心头又一阵紧:她仿佛是欠了一笔印子钱。她于是又想发脾气,又想把这些磁盆玻璃瓶什么都打碎,然后冲破天花板,一口气奔到连文侃跟前对他大声嚷着:"好也是一辈子,坏也是一辈子!我再也不顾忌了:你们要骂就骂罢,要挖苦就挖苦罢!不,不能折磨我自己的生命!那种日子我过不来!"  

一个人尽有自由行动的权利,干么他们要骂她要挖苦她?干么他们不让她自由自在地活着快活着? 

冲出了洗澡间,她就倒在床上。她太阳穴跳得胀痛起来,于是拿冰冷的手去贴到额上。她没有想什么,只是还在忿怒:她认为现在这种痛苦都是连文侃他们给她的。
隔壁有人在嗦啰嗦啰说着话:似乎是姨母在跟宝真谈天。 

"多卑鄙,多卑鄙!" 她两个嘴角用力地往下弯着。

"宝真这么想要卖给他,哼!我偏不放!"  

她骄傲地站了起来,点着一支茄力克。 

"偏不放" 她当然办得到。可是怎么办:答应他的要求么? 

"答应他?"  

桑华愣了会儿。她仿佛又瞧见了那个大肚子,那排有点往外突的牙。那根肥厚的右手无名指搔头发之后,就用那沉重的嗓音说起话来,每句的未了一个字老是拖得长长的:"呀" ,"呢" ,"" 。 

她皱一皱眉,瞧着自己手里的烟。一想到李思义,她就有吃了一勺蓖麻油似的感觉。要是让他挺着大肚子,拿那双肥膀子搂着她,可有点不大那个。他的脸偎着她的时候,她那搽了粉的腮巴上准得沾上一块油迹。 

抽一口烟,叹一口气,就连着烟吐了出来。 

"要是文侃做了李思义就好了。"  

可是她没有再从文侃身上想下去。文侃也许在嘲笑她,在绷着那张冰冷的脸子。于是她觉得李思义老叹着气说别人不了解他是很有点道理的:叫别人了解可不是容易的事。她桑华就连连文侃都不了解她。 

一连五六天,她那欠了一笔印子钱似的感觉老钉着她:逗得她难受,叫她时时刻刻想要发脾气。她仿佛老听见连文侃他们在挖苦她,骂她。于是她决计要跟连文侃详详细细谈一下。 

到了连文侃的住处,她心就一阵乱跳。她拼命镇定自己:一面上楼一面想着怎么措词。可是那扇熟悉的门里只出现了一张陌生的脸子:"找谁?"  

"刘刘" 她瞧着那张圆圆的胖脸。 

"这里没有姓刘的。" 她走了出来:她知道那张陌生的圆脸在疑神疑鬼地看着她。
 
桑华一连找了好几个熟人,都没找着,只碰着一些疑神疑鬼的眼睛。最后她才找到了一个老朋友:王招弟。 

这位老朋友并不表示怎么欢迎,只冷冷地瞧着她,问一句答一句。 

忽然桑华热烈地抓住对方的膀子,把脸子靠过去,颤着嘴唇:"招弟,怎么你
呃,你告诉我文侃的住址罢:告诉我是不要紧的告诉我。我有要紧事找他,我要"  

那个静静地笑了一下:"我真的不晓得呀。"  

桑华忽然身子一震,心也跳了一下。她想把招弟一把搂住,叫招弟别撇开她;她想对招弟哭一场,可是她没动。这么愣了好一会,她就咬着牙忍住自己的眼泪,离开了招弟。在路上她的神经似乎有点麻木:也没有什么难受,也没有什么舒坦。 

"这不能够怪我,这不能够怪我:是他们撇开了我的。"  

第三天她又去找王招弟,带着一封三千多字的长信:请她在遇见连文侃的时候交给他。信拿在手里很重很厚,封得紧紧的,封口上还签了两个字母:"S.H." 这封信她写了两个晚上。她先叙述自己的性格。然后又说到她这种性格跟那种生活太不调和。于是又谈人生。她要自由自在地活着,快活着。"好也是一生,坏也是一生" 。
她埋怨他们撇开了她,同时又叫他们了解她的生活态度。末了她叫连文侃"多多珍重" ,她说她永远想念着他:要是他肯的话,他们得永远保持私人的感情。(10 待续)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