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100 14,030
澳元 9,720 9,640
英镑 17,700 17,400
港币 1,805 1,790
日元 132 130
新币 10,280 10,230
欧元 15,650 15,500
人民币 2,000 1,980
新台币 455 452
马币 3,405 3,380
泰铢 466 46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12 画
连载小说 - 14 Agt 2019 HAS 201314
海宴著
琅琊榜12
琅琊榜12
"几位还没有用过午饭吧?" 梅长苏并不在意三人各异的表情,"我在此处也算是个地主,有个去处极有特色,各位可有兴趣?"
"是你的朋友吗?" 言豫津回头问萧景睿。

"呃" 萧景睿不知道自己够不够得上朋友的级别,但此时若说不是,又让人有些难堪,怔了半晌点点头,"是"

言豫津立即向梅长苏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兴奋地道:"我正饿着呢,走走走,我们快走吧!"

梅长苏也不禁莞尔,当先引路,带着三人出了茶坊,拐进不远处的一个小巷。

因为知晓此人身份,萧景睿与谢弼还略有些拘束,但言豫津却已经一副自来熟的样子跟人家攀谈起来了:"这位朋友姓梅吗?"

"是,在下梅长苏。"

"哦哪个苏?"

"苏醒的苏。"

"哦," 向前走几步,侧过头来,"我们以前见过吗?"

梅长苏笑了笑,"我想应该素未谋面。"

"哦没见过啊,可我总觉得在哪里听过你的名字似的," 言豫津呵呵笑道,"还以为在什么地方碰过面呢。"

跟在后面的谢弼呻吟了一声,将一只手掌压在自己额头上,咕哝了一句:"这小子还说自己是江湖人呢连我都不如"

"这县城实在太小了," 言豫津继续跟人家聊着,"一路上都没见着什么好吃的,好不容易看见一个过得去的酒楼,又被人给砸了。这地方不是江左盟的地盘吗?江左盟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这么镇不住场子"

萧景睿脑袋一大,赶紧上前拉住言豫津,生怕他再胡说八道乱批评,抢先截住话头,很客气地朝梅长苏道:"梅宗主,前几天劳您费神,都还没有向您致谢呢。"

幸好言豫津还算聪明,一听到"宗主" 二字,立即站定脚步睁大了眼睛,伸出手掌在嘴里咬了咬,一把拉了谢弼躲开几步,叽叽咕咕地问起话来,同时还频频朝这边悄悄看,或者是他自以为是在悄悄看。

"京都的世家子弟,象贵友这么爽直的还真是不多。" 梅长苏也觉得有趣,口角含笑。

"他呀,一向都缺根筋的。" 萧景睿叹叹气,明明是一副无奈的口吻,不过一听就能让人感受到他们之间深厚的友情。

梅长苏没有接话,径直转了个弯,道:"到了。"

三个贵家公子走过来一看全都开始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不想很失礼地表现出失望的样子,可惜有人成功有人失败。

"这里是不大起眼," 梅长苏抬抬手,"几位请随便坐,我去叫老板。"

说是随便坐,其实也只有两张桌子而已。三人挑靠外边的那张坐下,转动着眼珠看看四周。平心而论,这里何止不大起眼,简直就根本看不出是个吃饭的地方。一间破败的土坏房,从房檐处挑出一幅油毡布,另一头用竹竿撑着,算是搭了个棚子,墙角下堆着些煤坯木柴等物,上面墙壁上却杂乱地挂着些风干的腊肉、茄子条、豇豆以及其他贵公子们不认得的干菜。棚子的东边有个大大的土灶台,座着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锅,不知正在煮什么,闻不出气味。说是去叫老板的梅长苏,就是走到这口大锅前,拿了一旁的铁勺用力连敲了几下。

"来了来了,别敲了,头疼!" 随着这浑厚声音出现的,却是个须发皆白的干枯老头,背有些驼,但精神矍铄,出来一看见梅长苏,顿时就乐了,"哈,小苏,你好久没来了,想吃什么?"

萧景睿三人差点没坐稳。敢对着令北方巨擎俯首的江左梅郎叫小苏的人,估计这世上还真没几个。

"郑大伯,给我们来个卤鸭子、一份拌顺耳、一个青椒肉丝,然而再清蒸一条桂鱼,炒个白菜对了,还要木耳炒蛋和咸肉饼,最后一人来碗面。" 梅长苏很熟练地点着菜。

萧景睿等三人面面相觑,虽然江左盟宗主的口味一定不低,但这些菜也实在太普通了一点吧(12 待续)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