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090 14,040
澳元 9,710 9,660
英镑 18,225 18,100
港币 1,805 1,790
日元 131 129
新币 10,375 10,350
欧元 15,650 15,525
人民币 2,012 2,000
新台币 465 461
马币 3,410 3,395
泰铢 470 468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rào
9 画
历史故事 - 01 Nov 2019 HEN 206567
幽园鬼事录之鬼灵道
这天是姥爷生日,晚上邀来几个客人对饮,我也搀和进去吃饱饭就倚在炕边听大人们谈话。对起初谈的内容我基本不感兴趣,唯独对后来梁三叔谈的鬼灵道的事听得入迷,至今那些情节还记得清清楚楚。只见梁三叔"吱" 的一声、主动干了一杯酒,把空酒杯往桌上一放说:"咱先壮壮胆,你们没走过鬼灵道吧?我走过!" 。姥爷接过话:"解放前鬼灵道出现的多,现在少了,酒后走夜路偶尔有迈上的。一般在鬼灵道里碰上的死去的人多些,进入鬼灵道,如同一步从人间进入鬼路一样,天亮走不出来就麻烦了。"
梁三叔说:嗯,说来这事儿已过去22年了,记得那是1957年秋,我也就刚三十岁,当时我在水泥厂干临时工,厂里人还在石屯村给我找了间空房住着当宿舍。那房是土坯房,孤零零的盖在村头,里面只有一个炕、一张方桌和一把椅子,其余东西都是我自己带来的。那天推了一天砖坯子,也是太累了。回宿舍的路上不见一点光亮,走了好长时间没有一个人影。眼见快到宿舍了,总算迎面有个人过来了。我还没看清他,他却给我打上了招呼:才回来呀!。一听声音是我嘟嘟哥,我惊喜了一下,而对方却非常冷漠,只丢下一句话:快回老家看看吧,你娘摔着了!。他很冷淡地说完就走过去了。我再追问,他却毫无回音。我很奇怪,原来嘟嘟哥是很热情的人,今天怎么了?回头再找却没了踪影。身子累了,也顾不得多想,就回到了宿舍。点上油灯,发现不对劲儿,我出去时碗是在桌子上放着的,此时却在炕头上摆着。我换洗的衣服原本压在枕头下,当时却挂在了墙壁上,跟个吊着的人影似的。
屋门锁的好好的,窗户插得严严的,怎么会这样呢?又想起嘟嘟哥对我的态度,更觉奇怪,就算我娘摔着了,也不能那样通知我呀?我啃了个凉馒头,吹灭灯,就想临时躺一会儿,但总觉得屋里还有其他人,躺在炕上侧身眯眼瞧瞧,见西面墙上好像立着个人影。这时我突然想起、刚在路上碰到的嘟嘟哥去年开春已经死了啊。我头皮发炸,立即坐起,又急忙点亮油灯,再看西墙那人影晃了下就没了。此时,韩老八叔插了话:"来,梁三,咱俩干一杯,给你再壮下胆,我相信喝下此杯酒,后面的情节更好听" 。于是,推来搡去,俩人又各干一杯。我姥爷插空说:"这不叫鬼灵道,鬼灵道比这可怕的多" 。说着、我姥爷又拿起铜壶子,把酒壶盛满酒,韩老八叔又拿起酒壶斟满桌上的空杯。梁三叔说:"我还没说完,你们就把话头岔开了,更精彩的还在后头呢!" 。一向少言寡语的金环大爷接着说:"先让他把事情讲完,老八当评判员,其余监督,如果内容不实诚,罚酒三杯" 。"谈鬼事给老头子庆生日,别开生面,想不长寿都难啊!" ,韩老八叔笑着插话。"听完鬼灵道,把鬼都吓跑了,肯定无限长寿啊,梁三你就继续讲吧,哈哈!" 我姥爷接过话头对梁三叔说。
梁三叔又讲了下去:"我在油灯前,稍事休息,体力多少恢复些了,寻思着嘟嘟哥生前虽然舌头大,说话嘟嘟噜噜的,可从不胡来,特别稳重。又想到几天来眼皮直跳,做梦都有鬼上门,我判断可能真会发生什么事儿。于是我从桌子下拿出前天刚打的半瓶散酒,就着咸菜,一饮而尽,锁好门就往老家赶。过了石屯街十字路口,也许是步子急,突然有扑通掉下去的感觉,但脚下啥也没有,路还是原来的路。只见路边四个道士模样的人正在饮酒,天太黑也看不清模样,只听到他们在吟诗----又是鬼门关、又是三角印、又是幽冥界中一杯酒,天庭门下千年秋什么的。我也不搭理,只管往前走。只听其中一人小声说:闯进个人来!,另一个答:就让他过去吧。走过石屯那棵大柳树,就看见前面路中有个白影子,忽大忽小,变化万端。那白影虽在我前面不远,我却怎么也超不过去,总是和我保持着一定距离。我定了定心想,天下只有鬼怕人,不能人怕鬼。想到这里,我走的更坚定了。正往前走间,天突然变得更黑了,抬头看看天上星月啥的全没有了,而前面的白影却更加清晰起来。白影大时有两人多高,几乎能顶到小树头,还能够看清白影化成人形呼呼哒哒往前走的样子。走着走着,见白影越过了前面两个人影,那两个人影走的很慢,到近处才看清是前面的用铁链子在拉着后面的往前走。
前面的长着牛头人身,后面的虽是人身却只有下半截半块人头,露着煞白的颅骨骨茬。那半块头就像边缘磕满豁口的碗,脑浆子在里面一晃一晃的,很容易溅出来。人喝了酒就是胆大,要是以往早就吓得拔不动腿了。只听牛头人咕噜咕噜着说:要不是你生前嫉贤妒能、陷害别人、打击别人怎会到这种程度!,半截人头的只是呼呼地喘着粗气,脑浆子冒着泡泡,啥也说不出来。见那牛头人又使了使劲,牵牛似的往前走的更快了,较快时似乎是在跳着往前走,半截人头里的脑浆子也不断地溅到了地面上、在地面上化成了蓝幽幽的点点微弱的火光。我急忙轻轻地超过他俩,见前面又出现一群人影,近了才知是在开大会,台上站着两个,说话的那个神气十足,奇怪的是他长右胳膊的地方,却长着腿,直直的伸着,只能用左手拿着讲话稿。他的头是倒三角,鼻子朝上,仅有一只灰耳朵,还特别大,叽哩哇啦的说的什么听不懂。
讲话者身边上站的那个,活像解放前的汉奸崔狗子,弯着腰,身子矮瘦,干如柴火,眼睛血红、舌头直伸出半米多长。转眼再看又换成黑红的狗头,长舌没了,嘴上叼上了烟卷,右肋骨在外露着、还断了几根、血淋淋,随着呼吸节奏、骨茬还在不断颤动着。再看台下,也没有一个完整的,有的浑身是蛆,被蚀掉了半边屁股和一块肩膀,里面的骨头都发黑了,鼻孔、嘴里还在一团团的往外掉蛆;有的眼睛上下长着,嘴却在后脑勺上,嘴里不断吐着绿肠子,肠子里不断往外渗着脓水,脓滴滴答答的淌成一片;有的头顶长着手臂,伸在空中,痛苦的抓挠着;有的腰部生了四只羊腿,还不住地抖;有的吐着蛇芯子正歪着塌了的脑袋瞅着我。各式各样,惨不忍睹。一听到鼓掌声就有腥臭味扑鼻而来。这会儿我突然意识到,他们对我的存在并不在意,虽害怕、心却踏实了许多。回头看看,一扇扇楼一样高的大铁门封住了归路,只能继续往前走了。我绕过这群,见前面的白影子先穿入地下,又突然冒出来飘忽飞起,从半空猛然消失了。
迎面而来的是长着马头、猫头、鸡头、驴头、鸭头的人形怪物,有的别着刀,有的拿着鞭子或短铁棍,都牵着缺头少脚或没脸、甚至无胳膊却长了三条腿的残鬼,正往开会的那边赶着。听话语这些被拽着的都做过一些偷摸事儿。这时我感到刺骨的冷,那种冷不是人世的那种冷,每当一阵阴风刮过,就有点一刀刀刮肉的感觉,极为难受。风一过、似乎身上绽开好多血口子,细看看却没事儿。抬头正想往前走,却看到死去好多年的王二大爷迎面走来,王二大爷上身穿着黄色短袖褂,下身是蓝地儿深红与深黑相间的碎花棉裤,棉裤好几处露着灰白的棉花。到我跟前,他二话没说就塞给我一沓钱,我细看了下,都是解放前的老票子----有中国银行的、东北银行的、交通银行的等等,大额的单张票子过百万。我正庆幸总算遇到个完整的人模人样的鬼时,只见王二大爷刚转过身,就把下巴摘了下来,攥在手里,手中的下巴颏还连着块舌头,滴着黑红黑红的血洒满路面。我叫他,他连头也不回,径直走了。王二大爷生前东家长西家短地没少挑了别人家的事端,据说光蛋子离婚就和他嚼舌头有关。我拿着这把废票正走间,地上突然冒出个道士打扮的人,听话音、正是刚过石屯十字路口时见到的四个道士模样的人之一。
他盘坐在地,挡住去路,轻声说:凡见到回家路口,需向相反方向拐,才能出去。否则你将在阳间踪影全无。可别忘了每反向拐到路口,撒点钱,说完他就忽然消失了。听完他说的,我心急如焚,真怕回不到人世了。眼见到安仁街路口了,明知往右拐,我偏偏往左拐,左边果然出现了一个相同的路口,只见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正在一巴掌一巴掌地打着一个小孩的屁股,他每打小孩一下,我的屁股就随之疼一阵,火烧似的,钻心疼。我想起了我教训自己孩子的情景,觉得太不应该。我顺手撒了些老票子,几张老票撒出,立即变成上坟用的黄纸,落到地面就化没了。头顶猛然传来尖尖的笑声,我一抬头,是个吊死鬼发出的声音。那吊死鬼一身宽大的黑衣,裹着黑头巾,煞白的骷髅脸,五官都是大黑洞,黑红的舌头伸的比身子还长,正挂在树杈上悠悠飘呢。突然那吊死鬼身上好像掉下了什么,低头一看是一个白色人头、黑花蛇身的怪物,正立着小脑袋嘻嘻笑着向我爬来。
我急忙往前奔走,转眼又到了一个路口,是离这不远的河堤路口,明知往西拐,我偏向东走,果然和上回一样,闪出一条相同的路,路中间有位妇女正站在那里,怀中抱着孩子在轻声唱歌,我近前一看,是我母亲年轻时候的样子,我想怀里抱着的孩子应该是小时候的我,我立刻感到全身无比温暖,切实感觉到我正在她怀里躺着、晃动着。即使这样,我也不敢留恋,而且觉得这种事儿根本不可能,于是又扔了些钱,钱到地面,立即变成康熙通宝、雍正通宝、乾隆通宝等清代的铜钱,我低头细看,那些钱居然一下全没了,像水似的渗入地里,再找、见地下又长出好多人眼珠子,亮光光地、都直愣愣地瞪着我。
头顶上突然传来两种不同的呻吟声,一看是两个长在一块的人头,在那半空悬着,低头又见一个无头的身子在路边草丛里哆嗦着,时而蹬腿翻滚几下,又猛然诈尸似的坐了起来,黑血立即喷出一片。两个人头的脸上各缀着一只七个手指的人手,随着人手抖动着连续抓挠,呻吟声越来越重,几乎到了痛苦难当的程度。我吓得急忙跑开,不多久就到了孔河桥路口,也反拐,照样反向出现了同样的路,见路口一个女人,正在跳舞,她忽忽悠悠的跳着,看那动作很像传说中的幽灵舞。细看那人是我老婆十七八岁的模样,我试着伸手拉她,就像触电,立即把我的手弹了回来,麻木了好一会儿。我一惊把最后几张票子全扔了出去,此时但见周围一切都像漩涡似的360度飞速旋转着,我路上看到过的景象也电影似的压了过来,又飞快弹出去、变的无影无踪。好多奇异的声音在我耳边狂风暴雨一样交错着,声势无比浩大。我惊恐至极、急忙往前走,一迈步,就从黑夜一下迈入了白天。阳光极为刺目,适应了好一会儿,等看清、太阳老高,我居然就在老家门口,我娘正站在门口惊奇地看着我,她问:你从哪里来呀?怎么突然出现了呀?!
我随口答:从鬼灵道来。我娘听了差点昏过去,我立即扶住她问:家里有什么事吗?,她答:没什么事呀?!哦,我今天早晨坐在枣树底下纳鞋底,好像看到了你跟鬼赛跑,那鬼一点人样儿也没有,把我吓坏了,一直在这儿盼你回来,没想到你竟然突然出现在这里。我心想没事就好,看来是嘟嘟哥的鬼魂在骗我。" 大家还沉浸在梁三叔讲的事情里,突然梁三叔猛拍一下自己前额说:"啊!忘了!" 韩老八叔轻声问:"忘了啥?" "我忘了鬼灵道上那个道士模样的人交代给我的一句话了,他还说过此事千万不要说给任何人,说出去你娘会出事的!" 梁三叔后悔至极地说。正在此时,听到大门"咣当" 一声被推开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是铁串叔疾走进屋,见梁三叔就拉起他胳膊大声说:"快回家!今晚上你娘站在椅子上,收拾高厨顶上你的衣服时,居然从那堆衣服里抽出一件三个袖子、打了清代补子的衣服。一惊从椅子上摔了下来,现在村里人正要送她去城里医院,快走!快走!" 。大家惊恐地送梁三叔和铁串叔出了姥爷家门,刚出去不久,就仿佛听到凭空传来一个大舌头的人发出的声音:"我说你老家有事吧!我说你娘摔着了吧!我没骗你吧!" 大家惊骇不已,梁三叔慌乱地四处瞧了瞧、丢下一句话:"又是嘟嘟哥的声音!" 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回到屋里,大家已无喝酒兴趣,端酒杯的手都在抖着。那晚除了梁三叔以外谁也没走,都在我姥爷家通腿睡了。油灯闪闪呼呼亮了一夜。
(综合讯)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