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6,150 15,800
澳元 9,900 9,600
英镑 19,700 18,300
港币 2,050 1,900
日元 150 146
新币 11,250 11,000
欧元 17,700 16,700
人民币 2,300 2,200
新台币 495 465
马币 3,525 3,400
泰铢 495 465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kuàng
8 画
文艺 - 07 Nov 2019 EDY 206951
朵拉
再见萤火虫
再见萤火虫
天色渐渐暗下来,细雨跟我们走了三天,仍紧黏着舍不得离开。习惯不打伞的南洋人步伐不疾不徐,姿态潇洒自如,然而,下车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开始保持沉默。
这是饭后散步的时间,但我们走这条路却不是为了饭后的散步。

今天晚餐吃得比较早,很大的餐厅没有很多人。除了两三桌别的客人,其他就我们三桌人。导游说主要的餐点是河鲜和海鲜,果然有鱼虾螃蟹和蛤蜊等,同时也受到欢迎的是最后上桌的甜点油炸冰淇淋。有人说这里是高渊著名的河海鲜餐厅最出名的一道甜品。

高渊(NIBUNG TEBAL)是一个临河小镇,位于槟城威省最南端的老市镇,1900年就有人定居在吉辇河(SUNGEI KERIAN )两岸,至今保留有许多百年老店,在80年代威南县政府行政中心陆续迁移至双溪爪夷之前,高渊曾是威南最活跃的金融中心。当失去昔日光辉的高渊逐渐没落沉寂之后,小镇子民为寻求经济收益开始发展大自然生态旅游,以当地的美食和古迹丰富旅游元素。

高渊有许多名叫NIBONG的大树,传说这里的居民,早期建屋子时把这树叶厚厚地叠在一起,铺在屋顶上当屋瓦遮风挡雨,故此地名马来文叫Nibong Tebal(Tebal 马来文是厚的意思)。中文名源自当年一位名"高远" 的官员,久而久之演变成"高渊" 。另一说法则是,这里是一个建于港口的地方,故称高渊。后一个可信度比较高,因高渊的经济以渔业为主,当地人大多从事捕鱼和养殖业,是马来西亚最大也是最多养鱼场的地方。马来名字为SUNGAI UDANG(意为虾河这里应该有很多虾)的高渊港口,建在河岸是为了方便渔民出售海产。

作家们却不是为海产而来,到高渊港口是要乘船到一公里外的河上观赏萤火虫。马来西亚有10个地方可以看到萤火虫,来到槟城威省仅有高渊吉辇河上有机会和萤火虫相遇。

你看过萤火虫吗?有人说起他童年的萤火虫,在东南亚印尼万隆乡间,屋前屋后的院子里,成群结伴的萤火虫飞来飞去,一闪一闪地像天空中的星星掉落地面,非常漂亮,几乎每天晚上都和萤火虫一起玩,听大哥讲三国演义的故事。他沉静了一会儿,又接下去的时候,语气充满懊恼,在院子里游戏的小玩伴们将萤火虫抓起来,放进玻璃罐子里,看点点亮光在罐子里闪烁,大家都很高兴,睡觉时间到了,上床前也没记着把萤火虫放走,隔天起来,罐子里全是死去的萤火虫尸体。他有点忏悔自己当时年纪小,不知道这样做是一种残忍的行为。除了懊恼和忏悔,他的神情也带伤感和悲悯。

我想起当年看《再见萤火虫》时候的眼泪。
2018年4月5日,日本动漫导演高畑勋在东京都内医院去世,享年82岁。虽然他早在1959年就已开始从事动画工作,并且还是曾获得奥斯卡提名的导演,却没有多少人听过高畑勋的名字,大家更熟悉的是高畑勋的动画工作室伙伴宫崎骏。尤其是宫崎骏笔下那只胖胖的可爱龙猫,精彩讨喜,1988年首播深受欢迎,风靡了全球观众,有人甚至因此变成动漫迷。然而,没有很多人知道当年高畑勋和宫崎骏为推展动漫共同创立的吉卜力工作室,在推出宫崎骏的《龙猫》和高畑勋的《再见萤火虫》的时候,吉卜力工作室没有信心《龙猫》能卖得出,故此把两部作品捆绑销售。结果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让所有观众回到永远不会褪色的童年梦境,透明而只有纯真的孩子能够看见的精灵龙猫,受到热烈欢迎的程度,衍生了周边产品,看过动漫《龙猫》的观众几乎人手一只龙猫玩偶。

高畑勋的动漫《再见萤火虫》,原版作品是野坂昭如在1968年出版的小说,我没有看过文学原著,然而电影的第一句台词"昭和20年9月21日晚,我死了。" 给我带来极大的震撼。故事以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为背景,当盟军开始对日本大反攻,轰炸机对神户连连空袭时,主角清太,也就是"我死了" 的那位哥哥带着妹妹节子去投靠亲戚。父亲被征召上战场,母亲被炸死。两兄妹没有受到亲戚的善待,清太带着节子住到郊外的防空洞。离开了处处为难他们的亲戚,两兄妹在防空洞布置了蚊帐,捉萤火虫进蚊帐里充当照明,兄妹说着对未来的憧憬,想像父亲战胜归来的美好,小小萤火虫的微弱光芒就是兄妹的美好希望。然而,欠缺食物,卫生条件不良,4岁的妹妹营养不足生病了。哥哥偷窃食物被暴打。日本战败后,哥哥才知道父亲战死了,此时妹妹病危,当哥哥把买来的西瓜切给妹妹,妹妹接过水果,来不及吃,只微弱地说"哥哥谢谢你" 便死去了。哥哥带着妹妹的骨灰到处流浪,最后,也就是片头的"我死了" 的哥哥躺在人来人往的车站,慢慢地走向生命的尽头。

电影有一个片段,哥哥问妹妹"你在干什么呢?" 妹妹低垂着头说"我在给萤火虫造墓。" 然后她问哥哥"妈妈也在坟墓里吧?我听阿姨说,妈妈已经死了,埋在坟墓里头。" 对白很简单,没有刻意煽情,但整部电影的氛围就是很悲凉。每一幕都叫人心情沉重,从开始到结束一直流泪不止。

后来我才知道这部电影又名《萤火虫之墓》,今年4月初高畑勋逝世后,有网友将其中一张兄妹沐浴在点点萤火虫的海报调亮100倍后,发现两人背后的夜晚天空中,浮现B-29轰炸机的影子。1988年至今正好30年,30年后,影迷们才发现,一直以为是萤火虫的点点亮光,原来是燃烧弹的火光。日文片名叫《火垂之墓》,并非指萤火虫,而是弹火。据说日本文化里,人的灵魂被描述成漂浮、摇曳的火球,因此萤火虫象征人的灵魂。

回忆《再见萤火虫》的故事,令我心情沉重。所以自然地感觉今晚的气氛有点沉重吧。大家的姿态有点像要去投奔怒海,四周环境黯暗,没有人出声,静静地排着队,很小心上了船,为照顾平衡,座位要听从船夫安排。小船缓缓滑过河面,驶了20分钟左右,船速减慢,船夫关掉引擎。静静的河,静静的人,静静的树林,终于看见一闪一闪的光芒忽上忽下,之前导游提醒不许用闪光灯拍照。

像星光一样地闪烁的萤火虫,纷纷停在河边的海桑树(pokok berembang)上,听说看萤火虫要先看气候,如果下雨就根本不能出海,幸运的我们在若有似无的微雨中,仍然和萤火虫相遇,虽然吉辇河上的星星萤火没有想像的多。

在细雨中的巴士朝向槟岛开去,再见萤火虫让人再次确认,想像是做梦一样的美好,和现实总有距离。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