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135 14,100
澳元 9,650 9,570
英镑 18,350 18,050
港币 1,810 1,790
日元 132 130
新币 10,390 10,350
欧元 15,650 15,550
人民币 2,010 2,000
新台币 471 466
马币 3,395 3,380
泰铢 471 469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jiān
7 画
连载小说 - 03 Des 2019 HEN 208767
卫斯理著
天打雷劈32
天打雷劈32
两人回答:"勉强有有一处比较平坦,勉强可以降落。"
我知道"勉强" 的意思是可能有危险,但考虑到攀上这一千多公尺高的山崖,至少要超过十小时,还是利用直升机的好。我非常心急想看一看那最高的箭嘴符号。虽然不必看,也可以知道箭嘴符号是代表向上去,可是探险队如何可以升天?所以我想这个记号可能另有乾坤,非去仔细观察不可。

张泰丰这时候也镇定了下来,他听出我要利用直升机上山崖,他表示反对:"你用直升机上去,我攀上去。"

我思绪很乱,所以颇不耐烦他的反对意见,大声道:"有先进的工具为甚么不用?"

张泰丰坚持:"典希微和探险队他们,是攀上去的,我要循他们经过的路途上去,我认为这样可以有更多的发现。"

我想和他争辩:已经知道他们到达山崖顶上,并且留下了箭嘴记号,过程就并不重要了。不过我在看到张泰丰那一副死心眼的模样之后,就并没有说甚么。

我向那两人望去,那两人立刻道:"我们和张警官一起,我们会实地观察每个记号。"

我对两人的态度表示十分敬佩,向他们行敬礼,道:"我先到顶上去,我们随时联络。"

我要直升机降落在山崖脚下,我开始下山,张泰丰和那两人继续向上攀。

等我上了直升机,直升机向上飞,我用远程望远镜观察,看到张泰丰和那两人,看得十分清楚,有必要的话,简直可以数清楚他们的眉毛。

我当然可以看到那一处又一处留在山崖上的箭嘴记号,记号有的比较大,有的比较小,毫无例外的是,箭嘴一律向上。

如果没有甚么特别的意义,那么留下这些记号的人,目的都是想告诉看到记号的人:探险队在向上前进。

本来这也不算不正常,问题就出在最后在山崖顶上的那个记号。已经到了顶,不能再向上了,为甚么还要留下向上的箭嘴符号?而且这个符号还特别大,显然是留下符号的人,特地告诉看到的人这个符号十分重要!所以我认为这个最高的符号,是一个重大的关键。

张泰丰和那两人向上攀,我估计他们在看到第三个箭嘴符号时,我们已经上了山崖的顶部。

直升机确然很勉强才能停下来,在停下来之后,机身呈三十度角倾斜,这种情况,绝对不适合久停,所以我下机,直升机又起飞,回去补充燃料。

于是山崖顶上就只有我一个人。张泰丰很心急,一直在问我:"有甚么发现?"

我在山崖顶上移动了几十公尺,到了那块画有箭嘴符号的大石之前,发现箭嘴比从望远镜中看到的来得大,几乎有一人高下,和在山崖下的记号一样,都是用一种喷出来的颜料喷上去的这种颜料一般都被顽童拿来在墙上涂鸦之用。这时候我心中很埋怨典希微既然一路上留下了这许多记号,为甚么不索性留下文字,说明自己的去向和发生了甚么事情?或许她以为记号已经够清楚说明问题,然而却给我们带来了极度的困扰。也或许她留下记号的时候十分匆忙,没有时间做进一步说明,这一点从最高的那个记号旁的圆圈只画了一大半可以得到证明。

第七章上天
我把我所想的告诉张泰丰,张泰丰立刻道:"当然是时间紧迫,典希微一定已经竭尽所能,留下了这样宝贵的线索给我们。"

我心中暗骂了一声"肉麻" 张泰丰像所有在恋爱中的人一样,爱人的一切都是好的。典希微留下的记号其实屁用都没有,他却说宝贵!我虽然没有骂出声来,可是忍不住讽刺:"宝贵?请问对最高的箭嘴,你有甚么宝贵的理解?"

张泰丰一面住努力攀登,一面喘气回答:"箭嘴向上,表示她和探险队"

张泰丰本来显然是想说"典希微和探险队向上前进" 的。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觉得不对头,所以尴尬地停了下来。我冷冷地道:"是啊,他们继续向上,踩著空气上天去了!" (32 待续)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