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020 13,940
澳元 9,720 9,620
英镑 18,600 18,200
港币 1,805 1,790
日元 131 129
新币 10,390 10,360
欧元 15,650 15,500
人民币 2,015 1,995
新台币 470 465
马币 3,410 3,400
泰铢 469 465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jìng
11 画
连载小说 - 14 Jan 2020 HEN 211363
卫斯理著
贝壳 封面11
贝壳封面11
那年轻的水手道:"万先生在心情愉快的时候,时常会哼几句歌,流行歌曲,我们以前侍候他的时候,是经常听到他唱的。"
我点了点头:"你是说,在万先生失踪之后,你们仍然在船上听到他在唱歌?"
四个水手的脸色,在那刹间,变得十分苍白,但是他们却一起点着头。
我也感到事情的确"古怪" ,但是当时,我的第一个解释便是,那是他们的幻觉,可是不论怎样,我也希望知道进一步详细的情形。
我道:"是谁最先听到的,甚么时候听到的?"
那年轻的水手道:"我最先听到,那是快乐号驶回码头来的第一个晚上。"
那年轻水手说到这里,神态更明显出奇地紧张,他不住地搓着手,而且,我可以看到,他的手心在不断地冒着汗。
他道:"在快乐号不出海的时候,我们照例睡在船上,那天晚上,我们收拾好了,也都睡了,我想起还没有喂鱼──"
我打断了他的话头:"喂鱼,喂甚么鱼──"
小郭代他回答了我的问题:"船上养着很大的一缸海水热带鱼,他一定是说喂那缸鱼!"
我向那年轻水手望去,那年轻水手忙道:"是的,就是那一缸鱼。"
我道:"你起来在喂鱼的时候,听到了万先生的歌声?"
年轻水手道:"不,是在我喂了鱼离开,回到舱中的时候听到的,万先生在唱歌,我是说,我听到了万先生的歌声!"
我呆了半晌,那年轻水手道:"当时,我吓了一大跳,以为万先生还在船上,我还大声叫了一下,他们三人,都听到我叫唤声的!"
我立时又向那三个水手望去。
这时候,我的心中紧张之极,我以为,我要用"快乐号" 出海去,到那荒岛,可以找到一些万良生失踪的线索。
可是我再也未曾料到,我还未曾上船,便已在那四个水手的口中,听到了如此神秘莫测的事。
我不顾小郭在一旁摆出一副不屑的姿态,我又问道:"当时,他们三人怎样?"
第三章神秘歌声
那年轻水手道:"我大声叫着,他们三个人都出来了,问我是不是在发神经?我说我听到了万先生的唱歌声,他们全当我神经病,我也没有说甚么,可是第二天晚上,炳哥和勤叔全听到了!"
他说着,指着另外两个水手。那两个水手,神色苍白地点着头:"是,我们都听到的。"
另一个则道:"我是在第三晚才听到的,从那一晚起,我们就不敢在船上住了,只是在日间,四个人一起,才敢到船上去打理一下。"
我皱着眉:"歌声是从甚么地方传出来的,你们难道没有听到,万先生可能还在船上,因此仔细地去找一找他?"
四个水手一起苦笑着,道:"我们当然想到过,可是我们对快乐号十分熟悉,实在没有可能有人躲在船上而不被我们发现。"
我再问道:"那么,歌声究竟从何处传出来?"
我已经看出,小郭脸上的神情,证明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最大限度,果然,他立时大声道:"声音好像自四面八方传来,捉摸不定!"
那四个水手立时现出十分惊讶的神色来,齐声道:"郭先生,你怎么知道?你也听到过?"
小郭得意地"哈哈" 大笑了起来:"我怎么不知道?这根本是你们的幻觉,在幻觉之中,所有的声音,全是那样的!"
四个水手现出十分尴尬的神色来,小郭催我道:"他们不肯上船,我们是不是改变计划?"
我道:"当然不改变,万良生一个人都可以驾船出海,我们两个人,为甚么不行?"
我向那四个水手道:"你们可以留在岸上,船上还有甚么别的古怪事情?"
四人一起摇头,表示没有别的事。我的想法和小郭虽然有点不同,但是所谓万良生的唱歌声。只是他们四人的幻觉,这一点,我倒也同意!(11 待续)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