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5,600 15,450
澳元 9,950 9,800
英镑 19,500 19,000
港币 2,000 1,900
日元 145 140
新币 10,850 10,750
欧元 16,950 16,600
人民币 2,250 2,150
新台币 470 450
马币 3,425 3,350
泰铢 470 450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7 画
旅游 - 09 Feb 2020 WIL 213016
东欧掠影3
东欧掠影3
(接上期)

雪还在继续下个不停,透过雪雾看山下多瑙河,连接布达与佩斯的链子桥,及对岸佩斯的一众建筑,放眼望去,银装素裹,深具素净美,与前一晚灿烂灯光下的一幕,简直天差地别了!
萨尔斯堡Salzburg 的莫扎特Mozart
一脚踏进萨尔斯堡酒店房间,第一眼就见到铺在房间里地毯上的五线谱图案,仔细一看,竟是莫扎特写的歌剧‘ 女人皆如此’Cosi fan Tutte 的总谱。

从市区‘米拉贝尔宫’一路步行往萨尔斯堡老城区,途经莫扎特音乐学院,斜对街是莫扎特博物馆,过了河就是老城区,穿过一道又一道古色古香、砌得不太工整的半圆形拱门,里头别有洞天,大街上名店商铺林立。

某道拱门廊里阴暗的小巷,浅窄的店面里,排队的人龙从店里排到店外,都在抢购据说是有百年历史的正宗莫扎特巧克力!

莫扎特出生住了大半辈子的房子在最热闹的街上,夹杂在名牌店铺之间。

我们步上三楼,找到十八世纪中叶莫扎特父亲租住的房子,走进低矮的门,房子里墙上挂满详尽介绍莫扎特生平的文字。
1756年生,1791年三十五岁亡。

在父亲的全力指导栽培下,莫扎特钢琴小提琴皆精通,年纪极小已经在欧洲各国王公贵族前巡回演奏,尽展音乐才华,尽管如此,他大半生音乐事业并不尽如人意,在萨尔斯堡统治者手下工作,不但薪水低,还时常被拖欠,他一心想到更大的城市如维也纳或某个德国大城市,寻找更大的发展空间,希望能遇上以王公贵族身份出现的伯乐,却始终未能如愿。

被萨尔斯堡统治者解雇后,他生命的最后十年,是在维也纳度过的。

在这里他主要以作曲兼钢琴独奏自己的作品大受欢迎,创作的歌剧也非常成功,他的独奏演出与写下的大量钢琴奏鸣曲、协奏曲,室内乐与交响乐都给他带来丰厚的报酬,收入的改善也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从此步入了奢华的生活方式。

只可惜好景不长,在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对土耳其奥托曼的战争影响下,他收入锐减,大手大脚地花惯了只好以借贷度日,直至临死前才稍有好转。

他死后葬在每十年必被挖掘迁移的平民公墓,而非永久性的贵族坟场。

他出生的房子现已成了展览馆,展馆里藏品不多,收藏了四束头发,经科学家检验,其中三束属于同一个人,却无法证明它们属于莫扎特,其它还有一只莫扎特用过的小皮夹子,一部他弹过只有五个音阶的钢琴与一只小提琴。

关与莫扎特生平的文字记录,许多还是由他的妻姨负责记录下来的,成了后人研究莫扎特非常珍贵的资料。

莫扎特音乐才华盖世,他的姐姐却如此评价她唯一的弟弟:他一生始终是个从没长大过的孩子。

今天的萨尔斯堡,铺天盖地都是以莫扎特为商标的商业产品,从巧克力、各式文具到冰箱贴,应有尽有。

想当年,莫扎特的米饭班主-----萨尔斯堡的统治者,丝毫不把他的音乐才华放在眼里,在他眼中,莫扎特的地位身价与他家的仆人厨子一般无二!

而两百多年后的今日,享誉全球的莫扎特,却为这个城市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撇开他的音乐出版物,音乐产品不算,单就每颗印有他肖像的巧克力,凭此向巧克力商家征收肖像权,已够他一生享尽荣华富贵!

暖人心的慕尼黑
来到慕尼黑那晚,时间有点晚了,吃饭的地方摆满长条桌子,当地人人手一大杯在喝着啤酒,大声吆喝着说话,不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笑声。

宽约二十米,长至少五十米,像个仓库般空间非常大的地方,房子中间并无任何柱子,不知德国人是否有个特定名词来称呼这种吃饭喝酒看表演的地方?

这长方形的大餐厅尽头有个舞台,台上卖力地吹奏铜管乐的乐手,都穿着巴伐利亚服装,间中出来几位一样穿着传统服装的舞蹈员,表演当地土风舞。

台下比台上更热闹百倍,几乎无人理会台上的动静。

突然想起慕尼黑每年十月份举行的啤酒节,是否也在类似的场地?热闹喧哗程度也许比这个厉害十倍?

好不容易等到食物上桌,每人一只皮炸得极酥脆的猪脚,大小约我的四个拳头那么大,躺在厚厚一堆发酵过的卷心菜旁,一向对大块肉有恐惧感的我,对着这巨型猪脚实在不知如何是好?幸得之前喝了碗蘑菇汤,当下草草地吃了些极酸的发酵卷心菜,切下一小块脆猪皮略尝了一下就算数,对浪费食物心中不是没有愧疚感的,奈何实在承受不了德国人大块肉的份量。

慕尼黑是东欧行的最后一站,基本上并没安排任何行程,外子与我却有重要得多的事情,急需在慕尼黑办理,否则当晚根本上不了飞机回不了家。

早在行程第三天的布拉格,外子遭小偷窃走小量欧元与护照,当晚即在住宿的布拉格酒店附近,找到一家警察局,准备向警察报失窃案,奈何捷克警察听不懂英语,好心的警察只好开着警车把他送回酒店,找到懂英语的酒店公关当翻译,警察记录下详细的失窃经过及外子所有资料,然后开着警察车回警局,把文件做好再送回酒店给他。

有了警察局开出的证明文件,才连同平日为防护照遗失,早已备下的护照与身份证影印本,寄到我们行程最后一站的慕尼黑新加坡领事馆。

临上机回家的当天早上,必须到新加坡驻慕尼黑名誉领事馆领取身份证明,当晚才能够在欧盟德国慕尼黑合法离境飞回新加坡。

十二月初的慕尼黑,草地与植物叶子都在零下一度的天气里,结了厚厚一层霜。

早上八点钟,来到地铁站的自动售票机前,因为看不懂德文,正纳闷该买哪一种票?大约是看出我们有困难,一位当地年轻女子虽然英语说得不流利,却自动竭尽所能地帮忙解释该买哪一种票,也许因为帮我们解决了困难而耽搁了她的上班时间,一看我们解了买票的困惑,还来不及谢她,一转头,女子已经跨开大步走得不见踪影。

买好票来到地铁月台,想确定一下没有搞错方向,向一旁捧着一本厚厚的小说在阅读的年轻男子询问,那人也毫不犹疑地指点,上了车还好心地帮我们再三确定,该乘几个站就会到我们的目的地。

一向对德国人严肃古板不友善的刻板印象由此改观。

循着谷歌地图找到网上列明的地址,核对过门牌号码无误,建筑物没有豪华神气的大门,有的只是个小门廊通往里面的庭院,空旷的庭院四周都是办公楼,却无论如何看不到一丝有新加坡领事馆的标志,没有国旗也没有显示牌。

四下一望,四周静悄悄并无人可咨询,正不知如何是好。

只能告诉自己,自助的方法是深吸一口气,集中精神再继续研究四周环境,仔细地寻找所有有文字的地方。

好不容易在门廊通往电梯入口的玻璃门边,找到一列每个只有手指般大小的铜牌,标明每层楼公司名号,其中一家公司名字底下,只有蚂蚁般大小的字母,用英文写着‘新加坡名誉领事馆’。

看到这一列文字,总算松了口气! 之前找不着着实让我们吓得冒冷汗,惊慌害怕了一场!

因为所有的证件照片早已备齐,那一纸身份证明只用了十分钟就做好,临走领馆德国女职员好心地问我们当天的行程与观光计划,还热心地介绍领馆周围的景点。(待续)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