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800 13,750
澳元 9,250 9,150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65 1,700
日元 126 124
新币 9,920 9,885
欧元 14,925 14,800
人民币 1,965 1,940
新台币 445 440
马币 3,315 3,300
泰铢 444 442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xiào
7 画
文艺 - 13 Feb 2020 HEN 213362
欧阳
阿 雅
我沉重的脚步行走在满地落叶的路上。我疯狂地走着,走着···心里塞满了愤怒和悲伤,我埋怨上苍为什么要让我活在这个世上?。
父亲是一个脾气暴躁的男子,又喜欢喝酒,喝醉了就骂母亲,打母亲。他们每天都吵架,打架。活在这样一个没有爱,吵吵闹闹的家庭,你说苦不苦?

母亲从早到晚只知工作找钱,找钱不顾身体。姐姐很爱我,不,她也很爱父母。但我很怕与她谈话,因为她口吃,这是因她出生时脑部受伤而造成的。

「阿…阿…雅…雅…」后面一份熟悉的声音在呼唤我。

她?奇怪姐姐为何会在这儿出现。

「姐,妳为何会在这儿,走,走,回家!回家!」我催促她,但她不肯走。原来从刚才我在路上走,姐就一直跟在我后面,只是我没有注意。

我忽然想起刚才放学回家,走到门口便听到父母的吵架声,为了不愿听这种声音所以我才走到这个公园。这儿有许多树,花和鸟鸣声,能让我暂时平静下来。

「妹…妹…快……回……家…家 妈…妈…给……父亲…打…打!」

「在哪儿?」我问她。

「在…在…在…那…那边!」她指指家。

我明白了,母亲又被父亲打了。

一进门,就看到母亲倒在地上,眼泪流满了脸,眼睛红肿,嘴角流着血。

「妈妈,为什么爸爸打妳,打到这么严重?流了这么多血,快告诉我!」

「雅,妈妈再告诉妳!我和妳爸爸的事,妳别问!知道吗?」

「可是,爸爸太过份了,我必须去替你找回公道,责问他!」我要走开却被母亲捉住我的手,还打了我一个巴掌。

「别让这个家更乱了!」母亲说。

我只好走开,摸摸我被打的脸,母亲就是这样不爱我,只爱姐姐。

我走到学校的图书馆,在这儿是我痛苦伤心的投诉处,得到安慰的地方。在这儿独自伤心到图书馆要关门了,我只好回家。

「阿雅,母…母亲走了,阿…阿…雅…姐…要吃…饭」姐说。

「姐,妳饿了,我煮面给妳吃,好吗?」我问她,她点点头。

第二天清晨,好美的星期天。

「上苍,请你不要让父母吵架。」

还未祈求完,我就听到屋内传来了玻璃碎片的声音,父母又吵架了。我赶紧去劝架。

「爸爸,够了!够了!」我一边说一边拉他的手,不让他再摔东西。

「走,离开这儿!」父亲咆哮说。

「你不必赶阿雅,这全是你的错。」母亲说。

「什么?我的错?那么你的家族呢?」父亲问。

「父亲,母亲,请你们不要吵了,好吗?」我请求他们。

「全是你惹起的纠纷!」母亲指责父亲。

「住口!」父亲扬起手又要打母亲的脸,我挡住了,以至爸爸的手打到我瘦小的身上,我的头撞到桌子的一角,我失去了知觉……

「阿雅!」父亲见状赶紧抱我去医院。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足足四个钟头,我的额上被包着,我感到非常冷。

我似乎听到女人的哭声,她是这么伤心,不但如此,我感觉到有一只手摸着我,是那么温柔。我慢慢睁开眼睛,我的呼吸慢慢平稳下来。

原来那是母亲的手,老实说,十七年来,这只手从未抚摸过我,我掉下了泪水,不知是伤心还是幸福的泪水,相信两者合在一起的泪水。

「妈妈!」我叫了一声。

「阿雅,妳醒了?好!好!」母亲抱我,父亲,姐姐也抱我,这不是梦吧?

「原谅妈妈!」母亲一边哭一边说。

「原谅爸爸!」父亲也一边说一边哭。

「爸,妈,这不是你们的错,究竟什么原因让你们不断的吵架?」我恳求。

母亲看爸爸一眼说:「原谅我们一直隐瞒妳。其实,妳不是我亲生的女儿,妳是爸爸和别的女人偷偷生下的。」我惊恐了一会。

父亲接下去说:「妈妈的家族不让我娶你亲生母亲。她生下妳后,便去世了。我只好求妈妈养妳,然而妈妈拒绝···。」父亲哭泣着说。

「爸!」我哭得很凄惨。

「原谅妈妈!我醒悟了!其实妈妈也很爱妳!只是自私心造成恨妳,妈爱妳,女儿啊!」母亲紧抱我,父亲,姐姐也紧抱我。

「我也很爱你们!」最后我感谢我的家族也感谢上苍,其实上苍已写便了这么美好的结局为了我,上苍也爱我。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