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800 13,750
澳元 9,250 9,150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65 1,700
日元 126 124
新币 9,920 9,885
欧元 14,925 14,800
人民币 1,965 1,940
新台币 445 440
马币 3,315 3,300
泰铢 444 442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gŏu
8 画
连载小说 - 14 Feb 2020 EDY 213437
卫斯理著
贝壳 封面37
贝壳封面
当我扶起那个人之后,我所有的感官的感觉都告诉我:那是一个人,一个真正的人,并不是如我想像那样的一个假人。

我抱起了那个人,将他的身子向上递,直到白素在上面,可以拉到那个人的双臂,将那人从密舱中,拉了上去,我才攀了出去。
上面船舱中的光线强烈得多,我一攀上去,就取出了一柄小刀来,那是一柄很小的小刀,极其锋利,那是我随身所带的小物件之一。
白素一看到我取出了那柄小刀来,就吓了一跳:"你想怎样?"
我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用这柄小刀锋利的刀口,在那人的衣袖上,疾划了一下。我划那一下的力度,虽然不大,但是已将那人上衣的衣袖,自手腕一直划到了肩头。我伸手在那人的手腕上按了按,隐隐可以感到脉搏的跳动。我的心怦怦跳着,又用小刀,在那人的手臂上,轻轻划了一下,那一下,在那人的手臂上,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立时渗了出来。
白素的声音听来很尖锐,她叫道:"住手,你想证明甚么?"
我站起身子来,仍然望着那人。的确,我想证明甚么呢?我自己也说不上来。
过了好一会,我才道:"白素,这是一个人?"
白素道:"当然是!"
我苦笑了一下,道:"他他们就是被我踢下海去的那两个人?"
对于这一个问题,白素也不禁犹豫了,从容貌来看,毫无疑问,他们就是那两个人。可是,那两个人跌进了海中之后,就再也不出现过,他们是甚么时候,从海上爬上来的?而且,就算他们在我们未觉察的时间内,上了船,他们又怎会有机会进入密舱?而且,他们躺在舱底下,一动也不动,究竟是为了甚么?再加上,何以他们两人身上,一滴水珠也没有,根本不像是从海中爬出来?这一连串神秘莫测的疑问,令得白素对我这个简单的问题,也无法作肯定的答覆。
白素只是苦笑着,喃喃地道:"你看,他的手臂还在流血,一定有甚么怪事发生在他们身上,才使得他们变成那样的。"
我想说,这两个人不是人,人在昏迷不醒的时候,我也见过,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但是,我只是那样想,并没有讲出来。
我之所以有那样想法,完全是基于我的直觉,而找不出任何根据来的。任何人看到了眼前这个人的情形,都会以为这个人是一个昏迷不醒的人,没有人会怀疑他不是人,因为他不但皮肤温暖,有脉搏,而且还在流血!然而,我却有怀疑,怀疑这是一个假人!
我的脑中乱到了极点,因为我何以会怀疑这是一个假人,我一点也说不上来,而且,我也无法去捕捉我这一点假设是由何而来的。我听得白素叹了一口气:"我以为,要尽快将这两个人送到医院去!"
我木然地点了点头。白素提议是对的,应该将这两个人,尽快送到医院去,可是我又立时想到,这两个人如果根本是假人,将假人送进医院,这不是很滑稽的事情么?我的心绪,由于过度的紊乱,因之在情绪上,已经呈现一种自我控制的失常状态,当我一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竟忍不住"哈哈" 大笑了起来。
白素有点恼怒:"有甚么好笑!"
我指着那个人:"我们曾以为那是两个假人?将假人送到医院去,不是很好笑么?"
白素大声道:"他在流血,只有真正的人,才会流血!"
我咽下了一口唾沫:"可是,你见过一个人,睁着眼,像是甚么也没有发生,但是却流着血的么?"
白素呆了一呆,说不出话来。
那人手臂在流着血,流出的血,已经相当多,可是他的神情,一直没有变,还是那样,睁大了眼睛,一动也不动地躺着。
白素俯下身,扯下了那人的衣袖,将那人手臂上,在流血的伤口,扎了起来:"不管怎样,我们一定要快点回去!"
她一面说着,一面指着驾驶台,我对她这个意见,倒是同意的,现在,我和她,好像已堕入了一个迷幻的、不真实的境界之中,在这个境界之中,一切好像全是不真实的,我们的情绪变得不正常和难以控制,我们的思考能力,也变得十分迟滞。 
要打破这种情形,唯一的方法,就是回到真实的境界中去。
那也就是说,回到有众多人的社会中去,和众多人接触,让众多的人,来和我们同时看着这个流血的人,让他们和我们有同样的遭遇。
(37 待续)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