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5,600 15,450
澳元 9,950 9,800
英镑 19,500 19,000
港币 2,000 1,900
日元 145 140
新币 10,850 10,750
欧元 16,950 16,600
人民币 2,250 2,150
新台币 470 450
马币 3,425 3,350
泰铢 470 450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bìng
6 画
灵异故事 - 06 Mar 2020 HEN 214945
鬼话闲聊之蝶恋花
天宫上仙乐袅袅,钟鼓声声。仙雾缭绕间,可见罗裙翩翩的仙子们在那琼楼玉宇中不停穿梭。赶上王母寿宴,四海八荒的神仙相聚一堂,别有一番热闹。蝶月是只刚修成仙的蝴蝶精,依着瑶池圣水和百花神蜜的喂养,不出千年已修成人形。百花神蜜乃花神如夕给她的,大大帮助了她修炼。蝶月修成人形后,不忘花神恩情,便自酿了一坛琼花玉酒想赠于花神。不想那如夕刚与妖王大战归来,体内的销魂散余毒未去净,玷污了蝶月。蝶月以此蒙羞,起了轻生之意,纵身跳下坠仙台,从此魂魄流离不知去向。花神悔不当初,便自散魂魄于三界,誓言不寻回蝶月绝不回天宫。
一年一度的花神节又到,夏宛蝶在丫环小灵的陪同下,偷偷跑出夏府去庙里观热闹。花神节乃福建一带的习俗,每年都有一次。夏宛蝶尚待字闺中,夏家夫妇显少让她出去见世面,扬言不及笄,便不许出去露面。算算到她及笄还有一个月,夏宛蝶可不想再错过这次的花神节。花神庙里人山人海,善男信女们络绎不绝,提着花灯花篮穿梭来回。抬眼望去,庙里香火袅袅青烟不断。夏宛蝶跟在祭拜的人群后,许久后才挤进花神庙。
只见她双手合十,跪于蒲团上,阖眼为父母和自己,向面前的花神求福。不知为何,夏宛蝶望着面前的花神像,隐约感觉一个白衣翩翩美得如同墒仙的男子,正朝他颔首微笑。夏宛蝶对这男子有种似曾相识感,又怕这男子就是花神,赶紧说道:"小女子只是觉得花神面熟,便多看了几眼,并无冒犯意思,还请花神恕罪!" 一番自言后,再抬头望,哪还有什么男子的身影,倒是丫环小灵见她,一个人伏在殿里不停地自言自语,不禁捂嘴笑起。二人将花神庙逛遍,直到黄昏才想着回府。二人按出来时的路子,偷偷溜回夏宛蝶的闺阁,不想被夏夫人唤住。夏宛蝶这才知道,夏夫人已在闺房等了她一天,自然起了火。夏宛蝶见母亲生气,便撒起娇来,到底是自己生的女儿,训过一番后,火气倒也散去。

夏母道:"今日花府有人上门提亲,说是花家少爷对你一见钟情!" 夏宛蝶一怔,深觉不可思议。她常年呆于闺房,不过今日才跑出去,怎会与那花家少爷认识,那花家真会一派胡言。无奈夏家与花家本就有生意往来,两家大人对结为亲家十分赞同,一个月后待夏宛蝶及笄,就将人嫁了过去。进了花府夏宛蝶才明白,那花夕峰早已卧床不起一年多,花家所说的一见钟情让夏宛蝶坠入深谷。见花夕峰静躺在榻上,四周罩着红色的珠帘。夏宛蝶壮大胆子,一手掀开珠帘,却见一个俊逸如雅,风度翩翩的美男卧于榻上。夏宛蝶瞧着花夕峰吃惊地说不出话,这男子居然与她在花神庙中见到的墒仙美男一模一样。深觉缘份来得奇妙。原来那日她见到的不是花神,而是花神指给她的夫君。"原来是你!" 夏宛蝶又惊又喜。摇着花夕峰想将他唤醒,而那花夕峰依旧阖目静躺,无一丝清醒迹象。夏宛蝶失望地守着红烛打起瞌睡,直至夜半三更,那花夕峰这才睁开眼。望着伏在榻边的新娘,花夕峰抑制不住地激动。此时的他已知自己的下界的目的便是找回她,可是他魂魄不齐,不得不每隔一段时间,便回原身修养。这就是他躺着一年的原因。本来他以为她恨他极深,不愿再与他相见,不想一个月前的花神庙里让他找到了她。"蝶儿!我终于找到你了!不枉当初自散魂魄,与你成就一世夫妻缘!待他功德圆满便带你回天宫!" 隐约间,夏宛蝶觉得有人在唤自己,陡然间醒来,见花夕峰玉树芝兰般地立在自己身旁。不禁莞尔一笑,与其共剪西窗烛。

翌日,二人一同起床,向花家二老敬茶,众人见二人夫妻情深,都为其叫好,众人以为花夕峰的病瞬间好了。一年后,夏宛蝶生了个男孩,可是在孩子满月那日,花夕峰再次卧床不起。这次花夕峰一睡二年未醒,无论夏宛蝶如何地唤他均无回应。
夏宛蝶伤心欲绝,终日哭泣不止,没过多久抑郁而终。夏宛蝶死后魂魄围着花夕峰打转,久久不愿回地府。好在那鬼差识得她的原身,便允她在世间流返。夏宛蝶始终觉得花夕峰没死,只是魂魄被什么困住了,才使他接二接三的发病,下定决心要找回他。夏宛蝶的魂魄四处寻找花夕峰,终于在一处荒山上她找到了花夕峰,只不过此时的花夕峰已非人形,而是一株硕大的桂花树。那桂花树粗壮齐天,枝繁叶茂,花瓣朵朵。看似有几万年,一身挺立,屹立于山崖上,不断吸取天地灵气。夏宛蝶心中一喜,不愿离去,便化作一只蝴蝶围着那桂花树打转,直至那桂花树修回人形。然而修回人形的花夕峰已失去记忆,对着终日围着自己打转的那只蝴蝶深觉讨厌。蝴蝶的寿命很短,几乎每过半个月,它都会在死亡和和重生中煎熬。花夕峰对它已不只讨厌那么简单,简直就想一手捏死它,让它彻底消失。"你不要跟着我了!" 花夕峰拉长着脸道。"相公,我是小蝶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夏宛蝶扑闪着两只透明的蝶翼,伤心地道。花夕峰对它的话嗤之一鼻,白袖一挥,将夏宛蝶挥打在地。夏宛蝶的翅膀被生生折断,想要再飞已不可能,它只有等待半个月后的重生,然后破茧成蝶。可是此时爬来了一只红蜘蛛。

那红蜘蛛盯上夏宛蝶已有多时,盼着有一日能将这顿可口的美餐吞下。可是它每次靠近夏宛蝶,都让夏宛蝶轻易逃脱,这次见夏宛蝶的翅膀受了伤,那蜘蛛得意地笑道:"这次你可跑不了了!" 夏宛蝶自知在劫难逃,难过地闭上眼。若是她被蜘蛛吃了,就会魂飞魄散,再也不会重生归来,也就再也见不到她的相公花夕峰,她不甘心如此。夏宛蝶恳求蜘蛛不要吃了自己,她还有心愿未了。那蜘蛛也不知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的,见一只蝴蝶居然会眼泪鼻涕一大坨,倒也起了同情心。"那么就等你了结心愿,再来被我吃了吧!" 夏宛蝶算算自己时日已不多,就算不被蜘蛛吃掉,魂魄这样不停地在世间流转,早已伤了阴元,迟早会化成灰烬。抱着以死相搏的心,夏宛蝶从蜘蛛的爪下逃过一劫,等到最后一个破茧成蝶日,再次奋不顾身地朝花夕峰飞去。"相公你听我说!" 夏宛蝶哭泣道。

伤心欲绝,几乎连泪都含着血。花夕峰不耐烦地挥动衣袖,又将它挥置一边,好在这次夏宛蝶闪得快,没让他挥断自己的羽翼。"我是你的妻子夏宛蝶啊!为了寻找你的魂魄,我将自己的魂魄化身为蝴蝶,伴着你过了五百年,如今你已恢复人形,可却忘了我!" 夏宛蝶泪如雨下,又继续道。"往后我再也不能陪伴你了,请将我忘了吧!" 说时夏宛蝶口中吐出红艳艳的血,那些血在空中凝聚,化成一颗又一颗的血珠,不断地飞向天空。那些血珠带着夏宛蝶前世今生的记忆和爱情。泪尽时,血也流尽。夏宛蝶的身躯渐渐变得透明,一个美丽的女子浮现在空中,最后一次望着她心爱的丈夫盈盈一笑,随后化为灰烬。花夕峰被那漫天的血珠慑住,心间陡然间一阵揪痛。他捂着揪痛的心,发觉有什么被他遗忘了,不停地捶打着胸膛。记忆如潮水般向他涌来,猛然间花夕峰忆起,他是天上的花神名叫如夕,而那只消失的蝴蝶,是他一直在寻找的爱人蝶月。终究他没有将欠她的还上,反倒让她就这样永远消失。正在花夕峰伤心欲绝间,那只红蜘蛛背着一只巨大的金色蝴蝶,笑道:"还好不算晚!这么大一只可以让我吃好些时候了!" (综合讯)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