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5,600 15,450
澳元 9,950 9,800
英镑 19,500 19,000
港币 2,000 1,900
日元 145 140
新币 10,850 10,750
欧元 16,950 16,600
人民币 2,250 2,150
新台币 470 450
马币 3,425 3,350
泰铢 470 450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măn
13 画
星期茶座 - 08 Mar 2020 WIL 215063
名人故事 纳兰容若的爱情故事
喜欢文学的人都知道纳兰容若这个人,他是中国清朝著名词人。他原来的名字叫纳兰成德,一度因避讳太子保成而改名纳兰性德。然而文学界更普遍称他为纳兰容若。
纳兰性德(1655年1月19日1685年7月1日),叶赫那拉氏,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满洲正黄旗人。大学士纳兰明珠长子,其母为英亲王阿济格第五女爱新觉罗氏。
纳兰容若自幼饱读诗书,文武兼修,十七岁入国子监,十八岁考中举人。康熙十五年(1676年)殿试中二甲第七名,赐进士出身。深受康熙皇帝赏识,授一等侍卫衔,多随驾出巡。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五月,纳兰容若溘然而逝,年仅三十岁(虚龄三十有一)。
他是贵胄,是才子,是情种。他的初恋、正妻、续弦、小妾,四个不同的女人,带给他四段不同的爱情,他却"情深不寿" ,英年辞世。他的一生真的耐人寻味

《好报》在这里给读者讲述纳兰容若的爱情故事;纳兰容若的爱情故事
据说纳兰容若在正式娶妻之前,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心上人,就是他的表妹雪梅。雪梅自幼父母双亡,寄居在纳兰家。这位表妹冰清玉洁,才智过人。纳兰容若和表妹相知相爱,心心相印,私订终身,但他们的爱情遭到了纳兰母亲的激烈反对。母亲固执地认为,一个父母双亡的孩子,即使她是自己的亲外甥女,她也是"丧门星" ,怎么能把这种"不祥" 带给自己最心爱的长子呢。
不管纳兰和雪梅如何的苦苦哀求,母亲都不为所动。他有预感今生和青梅表妹再也不得相见,多么薄浅的缘分,就像一段还未来得及旁白的故事,却在心中留下刻骨的深铭。他担忧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容若从贴身丫鬟口中得知,雪梅表妹已经被父母做主送进了宫,去参加选秀。并且以她出众的才貌,被选为皇帝的妃子。从此两人就再也未能相见。坚贞的雪梅为了保全自己的清白,在宫中吞金自尽,纳兰容若得知消息以后痛不欲生,大病了一场。

康熙十三年(1674年),纳兰与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氏成婚。康熙十六年(1677年)卢氏难产去世,纳兰的悼亡之音由此破空而起,成为《饮水词》中拔地而起的高峰,后人不能超越,连他自己也再难超越。
由于他是康熙宠信的殿前侍卫,经常要入宫当值或随皇上巡视、狩猎,这样能厮守在家的时间就不多。因此,他常填一些思念家室的词作。如〔相见欢〕"微云一抹遥峰,冷溶溶,恰与个人清晓画眉同。红烛泪,青绫被,水沉浓,却与黄茅野店听西风。" 词的上阙,作者回忆在家与妻子两情浓浓的情景,下阙则实写客居的孤寂。

在纳兰容若与卢氏的几年夫妻生活中,两人建立的恩爱感情,一直使他难以忘怀。卢氏去世后,他写了许多悼亡词,其中所表现出的真挚感情和凄婉悱恻的格调同样催人泪下,如《金缕曲》中他说:"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料也觉人间无味。" "我自终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 充分说明了他对卢氏的爱情始终没有淡薄。

人生若只如初见

他和沈宛在一起的日子,因为太美太轻,每天都像是梦。在恍惚的时光里,纳兰甚至以为,过往的生涯都是蹉跎。沈宛让他从往事中惊醒,再赏红尘之美,原来他错过了太多,错过秋月春风的温润,错过庭院深深的月光,错过一枝柳条的情思,错过一朵丁香的愁怨。沈宛带给纳兰的感觉,太震撼,太惊心。不仅是因为她的美貌,她的才情,更动人的是,她有着江南女子的性灵和飘逸。而她,正是一位久居京师的风流才子所渴慕、所向往的仙人。

纳兰将他与沈宛的相逢,都归结于宿命,若非是三生石上的旧精魂,又怎会有人间这一场爱恋。他对雪梅的爱,是一个少年第一次刹那的心动,纯真而洁净。他对卢氏的爱,是一个男子对一个完美女性最真切的依恋,炽热而执著。而他对沈宛的爱,则是一个词人为一个知音交付自己所有真性情,是一种灵魂的奉献。对纳兰来说,沈宛就是一首耐人寻味的词,蕴含了山水、人文、情感,以及太多难以言说的美丽。

如果说接受一段新感情,对过往的那份情感就是一种背叛。那人的一生都是在背叛中度过,背叛昨日,又背叛了今朝。纳兰拥有了现在,并不代表他就遗忘了过去。逝去的人和事,尘封起来,会比一直在太阳底下晾晒藏得更经久。背着一个包袱上路,这样的人生注定是一种负重,捆绑了自己,也锁住了别人。人有时候需要将装满的包袱放下,背上空空的行囊,去装载更多的故事。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