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5,600 15,450
澳元 9,950 9,800
英镑 19,500 19,000
港币 2,000 1,900
日元 145 140
新币 10,850 10,750
欧元 16,950 16,600
人民币 2,250 2,150
新台币 470 450
马币 3,425 3,350
泰铢 470 450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14 画
星期茶座 - 15 Mar 2020 HAS 215536
风水故事鄱阳湖畔鲤鱼吐珠
鱼米之乡的鄱阳湖畔,临近宜昌,有一处市级繁华的小城镇,方圆数里之内,每天清晨挑菜、做买卖、置货赶集的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而这镇上自繁荣的一条大街,有客栈、米店、药房、布店,终日里,镇上乡下的人,谁不往这街上来个几回。
事情就发生在这临街店面右边数来的第三家覧鸿祥绸缎庄,这店的店主名叫朱孟祥年纪四十开外,此人白手起家,精明能干,当初绸缎庄开业时,不过是一家小小店面,朱孟祥不辞劳苦,每隔个三、五日就上宜昌去批一次货,遇到时兴花色上市的时候,一个人又要兼采买,又要对帐还要在柜台上招呼闻风而来的姑娘家,有时还真忙不过来。

就这样克勤克俭的苦了十几年,鸿祥绸缎庄早已改建门面,成为这条街上最大的一爿店面,自己又为家小置了一间三进宅院,不禁有几分志得意满起来。

可惜好景不长,朱孟祥的父亲,人称朱老爹的,今年上不知怎的身染微恙,起初也不以为意,抓几贴药吃吃也就罢了,老人家胃口不好,身体虚弱,不到半个月,就躺在床上,爬不起来,没几天,他便因夜里一口气喘不过来,而一命归西。

一听朱家一方面吊丧,一方面合计丧事的发落,长辈说,这项地的风水得找人来看看,街坊也有人出主意,说找专给人看风水的杜德相来瞧瞧,朱孟祥见众人这么说,当下便答应了。

这天,朱孟祥在家里等着看风水的,等得有些烦躁,帮忙找人的早几天就去找人了,说今天回来回信,而昨天就过了头七了,真不知到瞧得怎么样了,葬朱老爹的坟地是早几年就买定了,当初也看是一块好地,现在又得再看一遍,想到这儿,朱孟祥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等下认领了一个人来到朱孟祥的眼前,朱孟祥压根儿没想到这个脸色焦黄、发丝斑驳的老头儿就是看风水的杜德相,有看到还带着几分憔悴和污秽,就心想这风水先生平日大概也不得意,不觉有些轻视他。

而这杜德相看这家主人斯文白净,福中带贵的气势,只是为皱着眉头,大概是为了坟地之事在操心,不觉就想替他分忧解劳,於是,他开口说道:

「朱大爷,您那块坟地小的杜德相早上就去看过了覧」朱孟祥不等他说完,就插嘴道:

「风水师父,那您看,我爹什么时候下葬最适合,就请您挑个日子吧!」

杜德相沉吟了一下,说:

「大爷,您听我说,这块坟地我是去看过了,但依我看来这块坟地并不适合朱老爷,安葬之事固然要紧,可也要办得妥当。」

「依您看,怎么样才算是办得妥当?」朱孟祥按下心中的几分不悦,开口问道:

「依我看,不如您亲自跟我上坟地去瞧瞧。」杜德相胸有成竹的样子,朱孟祥不得有几分犹豫,想想这毕竟是自个儿父亲的丧事,以他现今之地位,自然要办得备极哀荣,加上要避免宗亲长辈和街坊邻居说话,上山一趟,尽尽人子之孝也是应该的,当下两人便约好第二天清早一道上山。

第二天,朱孟祥带了小厮,由杜德相在前面领路,一同上山。走到一个三叉路口,杜德相想往右手方去,朱孟祥不觉咦了一声说:

「风水师父,我记得上回来时是走左边这条路啊!」

杜德相回道:

「朱大爷,您那块坟地我早已经看过了,我是想覧是想带您别处瞧瞧。」朱孟祥道:

「为什么不早说要带我瞧瞧别块坟地?」

杜德相又答道:

「我是想带您亲自来看看,让您好自个儿做个比较。」

朱孟祥质问杜德相道:

「我那块地有什么不好?你倒是说说看。」

话说至此,杜德相也不得不把心底话掏了出来:

「您听我说,朱大爷,您那块地前面有一座突出的小山挡着,旁边又有一个
小水塘,实在覧并不是十分理想的先人墓地,我要带您去看的这块地可不一样了,那是一块好地啊!我是看大爷是有富贵又修德的人,才特地给您报这么一块难得一见的福地啊覧」

「好了,别多说了,您领路,我去看看便是了。」听风水师父这么说,朱孟祥也有些心动,很快就答应了。(待续)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