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5,600 15,450
澳元 9,950 9,800
英镑 19,500 19,000
港币 2,000 1,900
日元 145 140
新币 10,850 10,750
欧元 16,950 16,600
人民币 2,250 2,150
新台币 470 450
马币 3,425 3,350
泰铢 470 450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lóng
5 画
文艺 - 28 Mar 2020 HEN 216350
朵拉
平潭的石头会唱歌  
白色雪花一样的海浪,一波一波高高卷起,然后重重地击落在雪白的沙滩,海水还来不及退回大海,另一波白雪浪花又卷过来,像不会凋谢的花,一朵接一朵不停地绽开。
在沙滩上迎接浪花的大人和小孩,抑止不住兴奋,对着浪花高声欢呼。海浪湿了沙滩,游人的倒影在水里分外清楚。在马来西亚西部海岸线,也有一个海滩,听说是个无人居住的小小离岛,到访的游客,等候浪花冲洗过的沙滩铺上一片水,争取在有水的沙滩拍照。大海为背景,有水的沙滩倒影特别清晰,大家把这个地方称为"天空之镜" 。

平潭的"天空之镜" 就在长江澳。夕阳给沙滩上的人和倒影公平地洒上黄金的颜色,湛蓝的天空和大海划上金黄色,更加出色。

人生有时候有意外,3月到平潭,就是一个意外的旅程。
开始听到的安排是去福清,原来福清到平潭只需要驶过一座桥。载着我们过桥的平潭人L说,曾经有过等轮渡的日子,是外地人无法想象的辛苦。从住的小村乘公交车去城关,换另一部公交车去码头,等渡轮,过去福清再搭公交车去"刚刚我们交费的收费站" 那边等过路车,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过路车经过,有时候清晨五点出发,抵达福州已经晚上,甚至深夜。春节时候,从福州城里一程一程搭车,到了福清码头,长龙看不见头,也看不见尾,还有一次遇到台风,只好在码头过夜,人已经来到了家的边沿,却静静地看着对岸灯火迷茫的平潭岛,过一个人的春节。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有人说是这,有人说是那,但平潭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乡小岛,吃不上团圆饭,这种心情,没有文字可以描写,只有让模糊了双眼的泪珠来表述悲伤。听的人也心酸起来。幸好幸好,海峡大桥终于把两地连接起来。

住在平潭的老朋友Y,之前几次答应带我到平潭采风,当我从国外飞来,那几日不是遇到天气不好,就是恰逢台风季节。听着听着,平潭对我便是一个非常小又极落后的岛屿。纵然如此,我仍希望看一看平潭。
听平潭人说平潭:地瓜乡,石头厝。这两句话也是惠安人描述自己乡下的景观。祖父下南洋之前的祖籍地叫福建惠安。人未到平潭,感觉已经非常亲切。刻意的安排一再拖延,突然人到福清,车子开过海峡大桥,两部车一行人便到了平潭大福湾。

餐厅的厢房面对着大海,我们对着特别蔚蓝的海水午餐。盛意拳拳的平潭人L和Z ,叫来一桌新鲜的野生海鲜:青口、目鱼汤、干煎带鱼、清蒸大虾、白煮青衣螺、螃蟹、海蛎煎等等,然后我知道了"头水紫菜" 不是生产于头水的紫菜,知道了那一盘由地瓜粉加菜丁、肉丁、虾仁丁、红萝卜丁和花生等混合后再煎得焦香脆的八珍糕,被称为平潭比萨,放在口里就是QQQ。还有平潭人最喜欢的菜粿,混合笋、咸菜和鱼炒熟的内馅,包在地瓜粉皮内,叫"时来运转" 。最后一道甜品是叫人怀念不已的地瓜粉包糖,非常乡下的单纯的甜味,名字也极缠绵,就很明白的叫"天长地久" 。

海鲜海鲜海鲜,地瓜地瓜地瓜,满满一桌都是地道的平潭菜,一边品尝,一边听平潭故事。L说青衣螺和耳朵鱼是他的最爱。原来鲍鱼在平潭的名字是耳朵鱼。青衣螺现在要看缘份才能相遇,从前倒是很多的。L小时候,他舅舅晚上到海边石头上放盏煤油灯,青衣螺看见灯光便爬上来,舅舅捉来给外甥吃。L的语气没有夸张:那个时候的青衣螺,有这么大。他用双手比个手式,要比茶杯大。接着口气沾沾自喜:外婆家里男孙数我最大,舅舅最疼爱我。青衣螺里有舅舅的爱,这份爱的味道至今未能忘怀。

平潭人最重视亲情,平潭人更爱自己的家乡,听到有人来采风,已经搬离平潭的他们今晨赶个大早从福州过来招待南洋来客。南洋来客吃饱后伫在餐厅外边迎海风,大福湾的海边都是石头,大大小小的石头相叠成山,仔细一看,石头都没有棱角,是海风不断不断地吹的缘故吧?极目眺望那蔚蓝得不像真实的天空和大海,望久了,仿佛连海风也变成蔚蓝色。

蔚蓝色的风不只在大福湾,无论走到平潭哪个角落,都有风跟随着你的足迹。将军山上的风不只有颜色,还有声音,轰轰轰地似乎要把人吹下海里去,真有将军的气势。当风吹到北港文创园时,湛蓝的天空和大海依然不分彼此,看得越远越是相连得天衣无缝,转回头来一看,墙上贴着的字是"石头会唱歌" 。

这真是万分惊喜的相遇,宛如做梦也想不到的老友重逢一般快乐。
坐在咖啡厅里,朋友们唤了芋圆仙草冰,我要一碗热的,然后给平潭的欣桐写微信。"我看见石头会唱歌了。" 大约一年前,接到欣桐来信要求转载我的文章"石头会唱歌" ,我说好。我不认识欣桐,也没有问她为什么要发表我的文章,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真的来到"石头会唱歌" 这个地方。

北港海边都是石头厝。一颗颗石头叠起来的厝,窗口极小,门也小,但却充满自然的韵味。所有游客都在厝边留影。走出咖啡厅的我们也不落人后。拍照时听见有人在敲石头,有人跟着石头的音调唱歌。
这时手机抖动,我接到欣桐的微信:"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 我接到的是平潭人的热情和真诚。我也以真诚相待:"我们马上就走,你不要过来。"

本来以为用脚可以走完整个平潭岛的,上午抵达,车子沿着海岸线一路环岛开,太阳已经快下山,我们才刚离开北港往长江澳去看夕阳。虽然我不晓得欣桐在平潭的什么地方,但我不忍心叫她匆匆赶来,可能距离挺远。我必需开始纠正自己的想法,平潭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小而落后。半天面对平潭,所有的形容词都变得俗气不堪。我只能用最简单最直接的"美" 一个字来给平潭定义。

风也唱起歌来了。穿过石头的风,唱着蔚蓝色的歌跟着我们到了长江澳风车发电田,又把蔚蓝颜色还给了大海。这个时间点适合拍照,一对,两对,三对新娘新郎在夕阳下的沙滩上听摄影师的摆布,姿势和造型就像他们对婚姻的期待那般美好。黄金色彩下的海边,初春的海风不断吹拂,伫在堤岸边的南洋来客只有一个想法,我还想再来。对着大海许愿,不是流星雨下的愿望,而梦想竟然成真。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再过一个月,我又再到平潭办画展。2018年4月,全国唯一一座位于图书馆路的平潭图书馆,为迎接"世界书香和版权日" 主办我在中国的第8次个展,"听香朵拉南洋风水墨画展" 。

平潭的石头为我唱了一首悦耳动听的歌。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