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5,600 15,450
澳元 9,950 9,800
英镑 19,500 19,000
港币 2,000 1,900
日元 145 140
新币 10,850 10,750
欧元 16,950 16,600
人民币 2,250 2,150
新台币 470 450
马币 3,425 3,350
泰铢 470 450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fĕi
10 画
连载小说 - 31 Mar 2020 HAS 216472
海宴著
琅琊榜202
琅琊榜202
茫茫迷雾间,梅长苏跳过所有假象,一下子捉住了最深处的那抹寒光。
第六十四章拨开迷雾
晏大夫赶过来的时候,梅长苏已经服过了寒医荀珍特制的丸药,穿戴得整整齐齐站在屋子中间,等着飞流给小手炉换炭。见到老大夫吹胡子瞪眼的脸,这位宗主大人抱歉地笑道:"晏大夫,我必须亲自出去一趟,你放心,我穿得很暖,飞流和黎纲都会跟着我,外面的风雪也已经停了,应该已无大碍"

"有没有大碍我说了才算!" 晏大夫守在门边,大有一夫当关之势,"你怎么想的我都知道,别以为荀小子的护心丸是灵丹仙药,那东西救急不救命的,你虽然只是风寒之症,但身体底子跟普通人就不一样,不好好养着,东跑西跑干什么?要是横着回来,不明摆着拆我招牌吗?"

"晏大夫,你今天放我出去,我保证好好的回来,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梅长苏一面温言赔笑,一面向飞流做了个手势,"飞流,开门。"

"喂" 晏大夫气急败坏,满口白须直喷,但毕竟不是什么武林高手,很快就被飞流象扛人偶一样扛到了一边,梅长苏趁机从屋内逃了出来,快速钻进黎纲早已备好停在阶前的暖轿中,低声吩咐了轿夫一句话,便匆匆起轿,将老大夫的咆哮声甩在了后面。

也许是有药力的作用,也许是暖轿中还算舒适,梅长苏觉得现在的身体状况还算不错,脑子很清楚,手足也不似昨天那般无力,对于将要面对的状况,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轿子的速度很快,但毕竟是步行,要到达目的地还需要一些时间。梅长苏闭上眼睛,一面养神,一面再一次梳理自己的思绪。

如果单单只是为了阻止,事情并不难办,如何能镇住底下的暗流又不击碎表面平静的冰层,才是最耗费精力的地方。

大约两刻钟后,轿子停在了一处雍容疏雅的府第门前。黎纲叩开大门把名帖递进去不久,主人便急匆匆地迎了出来。

"苏兄,你怎么会突然来的?快,快请进来。"

梅长苏由飞流扶着从轿中走出,打量了一下对面的年轻人,

"你穿得可真精神啊。"

 "我们在练马球呢,打得热了,大衣服全穿不住,一身臭汗,苏兄不要见笑哦。" 言豫津笑着陪同梅长苏向里走,进了二门,便是一片宽阔的平场,还有几个年轻人正纵马在练习击球。"苏兄,你怎么会突然来的?" 萧景睿满面惊讶之色地跑过来,问的话跟言豫津所说的一模一样。

"闲来无事,想出门走走," 梅长苏看着面前两个焦不离孟的好朋友,微微一笑,"到了京城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到豫津府上来拜会过,实在失礼。豫津,令尊在吗?"

"还没回来。" 言豫津耸耸肩,语调轻松地道,"我爹现在的心思都被那些道士给缠住了,早出晚归的,不过我想应该快回来了。"

"你们去玩吧,不用招呼我了。我就在旁边看看,也算开开眼界啊。"

"苏兄说什么笑话呢,不如一起玩吧。" 言豫津兴致勃勃地提议。

"你说的这才是笑话呢,看我的样子,上场是我打球还是球打我啊?" 梅长苏笑着摇头。

"那让飞流来玩,飞流一定喜欢," 言豫津想到这个主意,眼睛顿时亮了,"来吧,小飞流喜欢什么颜色的马,告诉言哥哥。"

"红色!"

言豫津兴冲冲地跑去帮飞流挑马,找马具,忙成一团。萧景睿却留在梅长苏身边,关切地问道:"苏兄身体好些了吗?那边有坐椅,还是过去坐着的好。"

梅长苏一面点头,一面笑着问他:"谢弼呢?没一起来吗?"

"二弟一向不喜欢玩这个,而且府里过年的一应事务都是他打理,这几天正是最忙的时候。" 梅长苏见萧景睿边说边穿好了皮毛外衣,忙道:"你不用陪我,跟他们一起继续练吧。"

"练的也差不多了。" 萧景睿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我想在一边看看飞流打球,一定很有趣。"

"你不要小看我们飞流," 梅长苏坐了下来,面向场内朝他的小护卫摇了摇手,"他骑术很好的,一旦记住了规矩,你们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202 待续)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